金鹏辉起身,走到门前,将房门反锁,当确定门外不会有人进来后,他小心的将房间墙边的真皮沙发向旁边挪动了一段距离沙发挪动,露出被遮盖住的象牙白地板,平坦的地板上突兀的露出一个简小的扶手,能够向上拉开的那种。

  金鹏辉将手放到扶手上,平滑的地板竟被他生生拉了起来,露出一个泛着淡黄光亮的的入口。

  很显然,这是一个密道,他在自己的房间中设下的一个隐蔽密道。

  密道的入口很规整,四四方方的由水泥砌成,由一个梯子顺到下方。

  金鹏辉顺着梯子下到密中,虽然入口不大,但下方竟很宽敞,韵黄的灯光也越发的明亮,在金鹏辉脸上撑出一方暖色。

  密室与房间的大小差不多,也是四四方方的,而房间中的光亮则是由密室顶上的几个零星分布的白炽灯发出。宽敞的空间正中,摆着一套简单的桌椅,西面的墙上还有一扇紧闭的房门,不知在门的另一方会是一个怎样的景象。但金鹏辉目光看的并不是这些,而是在东侧墙上掏刻进去的一个灵位。

  他看着灵位上的女人,眼中现出前所未见的温柔,照片中,女人微笑着,依旧带着生前清丽脱尘的美丽。仿若一朵在夜间悄然盛开的水莲花,安静的激不起一丝涟漪。

  曾几何时,他以为心中的伤痛会随着时间而淡去,但显然,现实否决了。

  金鹏辉轻轻走到牌位前,拿起案几上的香,点燃,插在了牌位的香炉上。他对这灵位上的照片,温柔的道“婷婷,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已经13年了,小乐上中学了,他很像你,是个乖孩子……”金鹏辉干涩的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曾经发过誓。要为你报仇,可那人的势力太大了,大的超乎我的想象,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在暗中准备着,今晚铭儿就会带人迈出我复仇的第一步,希望你的在天之灵能够帮助我,让我能够亲手杀了那混蛋!……”

  烟缕袅袅浮动,萦绕着女子清丽的笑容,仿若十年前一般,深深牵动着金鹏辉的心。

  十年前。

  这一觉金鹏辉睡的很深很深。

  已经整整两夜没合眼了,最近的他实在有些焦头烂额。在a市金鹏辉算是成功的,因为他得到了很多男人一直为梦寐以求的成就,例如,金钱,美女,权利……

  不同的是,他取得的一切都是见不得光的。因为他是走的是黑道,是a市黑道老大胜哥最器重的手下。

  然而,前些日子胜哥在他和几个兄弟的眼皮底下被人暗杀了,本来按照四爷洪天集团的规矩,金鹏辉和其他几个兄弟也会遭到惩罚,毕竟是保护老大不利。但这次的情况却有些特殊,他和其他兄弟并没有受牵连,因为这次杀手的身份有些特殊,是道上人人谈之色变的刺客联盟第一金牌杀手——血芒!

  按道上的说法,被血芒列入名单的人,从没有一个能够活着逃脱,在这个子弹横行的时代,血芒再次用行动诠释了冷兵器的威力,血芒的飞刀,比子弹还要快!

  金鹏辉作为见证人,着实深有体会,自以为当过几年特种兵,还有几下身手他,甚至连对方怎么出手都没看清,胜哥遍被对方的飞刀穿透了喉咙。而他心中的战神(至少当时他是这么认为的)好友张旭,在对方手上还没有过上三招,便被血芒诡异的在脸上划了道触目的伤口,从左眼角一直划到下颚。所以,正是因为杀手是血芒,金鹏辉才没有受到牵连。但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大被刺杀之后,金鹏辉在心中萌生了退出的想法。

  当然,若是2年前的金鹏辉自然对鲜血和死亡毫不畏惧,但现在他心中有了比自己姓命看的更重的东西,那就是方婷,一个他深爱的女人,他不敢想像如果那天倒在血泊中的是他,方婷和他的两个儿子以后要怎样生活。所以,金鹏辉心中萌生了退出的想法。

  金鹏辉醒来时,发现方婷没在床上,他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将脑中残存的睡意驱散。像往常一样。金鹏辉起身拉开了窗帘,窗外稀稀疏疏的下着小雨,朦朦胧胧的!

  “你醒啦,我正要来叫你呢,快去洗漱吧,我给你做好了早餐,一会就该凉了!”方婷温柔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就像这窗外的三月细雨一般,让整颗心都为之一软,生不起丝毫的烦躁。

  金鹏辉转过身,看着这日夜陪伴在他身边的女子,心中莫名的感到有些歉疚,对方与他一起编织了这个家,每天照顾他,并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而他却什么都没能给与对方,甚至是女人最看重的名分。

  因为身份的特殊,担心会给方婷带来麻烦,他并没有和方婷结婚。甚至在他的朋友圈中,也很少有人知道方婷的存在,换句话说,方婷完全的被隔离在了金鹏辉的世界之外。

  想到此处,金鹏辉突然上前抱住了方婷,像个孩子一样,在她耳畔温柔的道“婷婷,我们结婚吧”

  “不!”方婷对在身后抱着自己的金鹏辉很干脆的道。

  “为什么?”他有些吃惊。

  “你还没刷牙,等你刷完牙,乖乖的吃完早餐后,也许我会答应”方婷一边说着,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金鹏辉狠狠的在方婷脸上烙上一个吻“好,为了我未来的老婆,我一定把早饭都吃光”他刚要转身,又突然道“哦,对了,今天有个朋友过来看我,我没时间,你去帮我去机场接他”

  方婷清丽的脸上似有些惊讶“你不是从不让我见你的朋友吗?”

  “这个朋友不一样,是我当兵时的战友”,“是个好人”他又补充道。

  “那好吧,不过今天是小乐两岁生日,我买好菜,你记得中午回来吃饭”方婷折着被子答道。。

  “喔……好……”金鹏辉一边刷着牙,一边支支吾吾的说道男人,往往都是这样,前脚一出门,后脚便忘了自己在家中的约定!

  上午,金鹏辉开车去医院看了张旭。

  当金鹏辉走进病房时,张旭正悠闲的打着拳,不过,头上却被纱布包的像个木乃伊,只留下一双眼睛在外面。越发的让人感到眼神中的森冷。

  “辉……辉哥,你来了”张旭见金鹏辉进来,有些激动,他并没有朋友,并没想过有谁会来医院看他。

  “你小子真有实力,在血芒的手下竟然然还能把命留住”

  张旭突然沉默了,一双眼睛也暗淡不少,他低声道“辉哥,你错了,不是我有实力,是血芒根本没想要杀我,血芒的刀太快了,如果他想要杀我的话,这一刀就应该落在我的喉咙上了”

  最0G新章)9节mh上酷cS匠网¤T

  房间中顿时沉默下来,金鹏辉回想起那仿若恶魔一般的杀手,后背不觉惊出一身冷汗……

  这在这时。一个电话打破了房间中的寂静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金鹏辉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突然打来的电话竟改变了他的一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