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往常一样,金鑫由网吧出来时已经是将近晚上10点了,因为是城市边缘,所以,并没有城市中心的繁华气息,这点从简陋的网吧设施中就可以体现出来。深夜,已经没有什么人在街上,因为没有什么娱乐场所,所以这里的人们在工作一天都会选择很早的睡下。

  他的住处离网吧并不怎么远,步行大概10分钟的路程,期间要穿过两条马路和一片树林。

  大概是十五,今晚的月亮很圆也很明亮。

  金鑫很懒,但他对这种深夜散步并不反感,特别是这种夏天的夜色,有月有风,仿佛将夏天的那一点燥热全都驱散了,让精神明朗了许多。

  他点了烟,一边走一边吸着,心情有些激荡,这两个月混沌的生活,让他感到茫然感到不知所措,但今天,他终于再次找寻到了生活的目标,就在网吧他躲避王虎呵斥的一刹那,那奇怪的声音让他想通了,看到了自己在彷徨中一直寻找的路。那个在深夜中迷失的孩子终于看到了一线光明,所以,他会向着那道光亮一直前进,哪怕前方是索命沼泽,万丈深渊!

  “啊……救命……喔”正当金鑫走到离树林不远时,他突然听到了女人的求救声,不过还未来的急喊出来就断了声音,像是被一双手把嘴捂上了。只能听到沉闷的“喔喔”挣扎声。

  金鑫听在耳中,不禁眉头一皱,心道“今晚这是怎么了?事情还真多!”

  树林深处,三个流氓正满脸淫笑的围着一个少女,女孩早已被按倒在地,拳脚不断捶打蹬踹,但这些流氓早已被色念冲昏了头脑,女孩的反抗对他们非但起不到一点威胁,反倒越发的激起了他们的性欲,皆像黑狼一般扑向可怜的女孩,他们撕撤女孩的衣服,拽拉女孩的裙子。单薄的衣服被撕成条状,里面洁白的胸围暴露在空气中。月光下女孩的半裸身体让这几个流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女孩被扑到在地,流氓猴急的扯去自己身的衣服,**涨到了顶点,纷纷压在女孩身上。。女孩的挣扎更让他们得到一丝变态的快感。一时间,树林里女孩绝望的哭声和流氓们得意的淫笑声交织在一起。

  当他们正要享用身下小羔羊时,后面传出冰冷的声音,“你们是畜生吗?!

  流氓象是突然被人在头上浇了一盆冷水,马上提裤子站起来,转身看身后的人。

  树林中,站着一人,身材高挑,白色汗衫,黑色裤子,月光透过林荫,零零碎碎的散落那人身上,但不能看清面容,只是目光很明亮,亮的让几人心底不由一寒。

  这青年正是闻声赶来的金鑫!虽然金鑫决定出手,但还是难以克制心中怯懦的本性,但当他看到几个流氓的无耻行为时,心中顿时生出一股怒气,再也管不了那么多,恶狠狠的骂了出来。

  一个流氓仗自己人多,压住胆怯,向金鑫走来,“你最好别多管闲事,要不别怪我们不客气!”

  金鑫手叉在兜里,没有说话。

  流氓以为他怕了,‘嘿嘿’发着嘿笑来到近前,这时他才看清金鑫的样子,十五六岁的年纪,相貌清秀,不过有些瘦,散发出些许文弱气息。其他毫无特别,唯一不同的是他那明亮的眼睛,像刀子般时而流动出寒光。

  那流氓把心放了放,猖狂的气焰再度燃烧,一推他的前胸说:“我当是什么人,原来是个刚刚发育的小子,怎么着?敢扫爷儿几个的兴致,想找死吗?!。

  金鑫嘴角挑了挑,冷声道“你们几个不走运,遇到了今晚之后的我”

  “什么乱七八糟的,哥几个先把这找死的小子解决!”

  还为等他说完“啊……”那流氓惨叫一声,双手捂着大腿根部满地打滚。

  “像你这种人以后别要那东西了!”金鑫看也没看地上痛得快晕过去的流氓,向其他二人走过来。这两人虽然没看清对方是如何出手的,但他身上放射出的寒气和在地上同伴的嚎叫声让他们心里凉到极点。这些人早把欲念抛到脑后,见金鑫向自己走过来,控制着女孩的那个流氓把心一横,从口袋中突然掏出一把匕首,一把锋利的匕首。

  “找死”流氓凶狠的冲向金鑫。

  \?酷s◇匠☆网TV首c/发《

  “啊……”又一声惨叫,剩下的那个流氓甚至都没看清对方如何出手,但此时同伴的匕首已经在青年的手中,同时,同伴的脸上赫然出现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由脑门一直划到下颚。

  “脸也没必要在要了”金鑫说的是那般从容,转头看向仅剩的一人。

  那个流氓被金鑫一看,顿时吓的一屁股向后坐在地上,连滚带爬的提着裤子向树林深处逃去。

  金鑫没有追,见几个流氓跑干净了,转头看向那个险些被几个流氓糟践的女孩。

  必须说,直到多年以后,这晚女孩的美丽都深刻镂刻在了金鑫心中。他感觉脑中突然轰的一下,仿佛灵魂都飞了出来。

  而多年以后当金鑫向她问起为什么这么晚还一个人出门时,女孩的回答着实让金鑫哭笑不得。不过,那些都是后话!

  青草旁,月光下,蜷缩着一个女孩,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面若芙蓉,艳若桃李,不可方物。欺霜胜血雪的肌肤上留着几道血痕,是刚刚在挣扎时,几个流氓留下的。看在金鑫眼中让他不觉心头一痛,原因金鑫也想不通,不知是本能的怜惜,还是传说的一见钟情。

  女孩刚才已经放弃了挣扎,漩入绝望中,准备默默承受命运的捉弄。

  金鑫不由自主的走向女孩,一边走着,一边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顿时,上身并不算健壮的肌肉暴露在月色中。

  女孩见到一边脱衣服一边向自己走来的林羽,无助中掠过一丝惊惶:“别过来,别碰我,别碰我。。。。”

  金鑫也不顾女孩的呐喊,又上前两步。

  他将自己的衬衫往女孩身上一扔,“穿上”说完,转过身去,背对着她。

  好一会,女孩情绪稳定下来,穿着金鑫的衬衫走了出来,衬衫很大,女孩穿在身上虽然很不协调,但越发的显出几分性感。金鑫的胸肌,从未将这件衬衫支撑的如此高耸,还有那两颗……他不敢在想下去,因为他此时已经隐约感到了身体中某部位产生了变化的冲动。

  “我送你回家”金鑫柔和的说道“你这……”女孩指着他的上身,面上不由的现出一层红晕,低下头,有些犹豫的道金鑫看看自己光着的上身,这才了解女孩的意思,微笑道“没关系,我是男生”

  他将女孩送到了小区门口,正要转身离开。突然被女孩叫住。“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金鑫回头露出迷人的微笑:“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也不会是什么好人!”

  “你是个好人!”女孩立即反声道月光两人同时笑了。

  金鑫转身走了,背对着女孩摆了摆手。

  正当他即将走远时,女孩甜美的声音再度响起“我叫尹姗姗,你叫什么名字?”

  夜色中,这个文弱少年在度回头,“以后如果见面的话,你会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追往昔年说:

  无情!无情!无情!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