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月后D市是z国的一个中等城市,位于z国东北,最近几年经济蓬勃发展,似黑马般异军突起,大有栖身z国上等城市行列。初夏,晚上8点钟左右,天色已经黑了很久。

  D市的一家网吧,生意还算红火。

  一个沉沦在网络中的少年正毫无时间观念的打着游戏,虽然面容很干净,但还是难以掩饰沉迷网络的颓废,消瘦的脸上眼圈有些淡淡的黑蕴,看是非常缺少睡眠,他似打游戏累了,自桌上烟盒拿出一根烟点上,不经意间,手腕上赫然露出一道长长疤痕。这伤疤显然是自己造成的,不知蕴藏了多少故事。这少年如果一中的学生看到他,一定会马上唤出他的名字——金鑫。

  金鑫是在一个月前被父亲强行送到个陌生地方的。尽管他知道父亲的决定后苦苦哀求,并用尽了他所能用的所有手段甚至割腕自杀,但还是没有半分撼动父亲的决定。林树旺决然的对他说,“你太软弱了,根本不配做我金鹏辉的儿子!我为有你这样的儿子感到耻辱!所以,你必须离开!”

  他现在寄宿在父亲早年一个战友的家里,虽然对方对他很好,并且百般照顾,但依旧没有赢得林羽的好感。15岁的年纪,正在青春期的叛逆时,金鑫却被父亲抛弃了!至少,他心中认为是这两个字“抛弃!”所以,这个在现实中感到无力的少年选择毫无保留的逃避到了网络中,像一个在大风雪天,迷路的孩子,在网络中来寻找他丢失的快乐。

  吸烟,上网,这便是他选择的堕落,只因现实中再也找不到生活的目标。

  他吸了口烟,将辛辣的烟气狠狠在肺里打了个转才吐出,继续他的游戏。

  “你是哪里人?”金鑫正在和他游戏中的情侣聊天,对方以前是他游戏中的好友,网名叫枫叶,而他的网名叫追往昔年,起初二人在游戏里遇到,发现彼此配合非常默契,金鑫便在游戏中买了戒指,选择结婚。

  “a市”电脑前跳出了这几个文字,金鑫看在眼中,仿佛老天在故意捉弄着他,心中那刚刚有些愈合的伤口再度裂开。干涩的眼眶不觉泛起泪水,曾几何时,他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干,可现实揭开了他自己的谎言。“a市,呵呵……a市”金鑫在心中喃喃道,将手中烟盒狠狠的捏扁。

  “我心情不好”金鑫回道“怎么了?”

  “因为你是a市的”

  “哦,呵呵,没关系,我现在不在a市了”对方回道“那现在在哪里?”

  “D市,你呢”对方回道金鑫心中猛的一跳,“是巧合吗?”他在暗自问着自己,他甚至猜想对方是他认识的人在和他开玩笑,但马上就被否定了,因为好友是以前在游戏中加的,而自己也没会开这等玩笑的朋友。所以,他在心中很快得到了答案,“真的是巧合”

  金鑫有些激动,甚至有种想要见见女孩的冲动,可惜他此时所在的地方已经是D市的边缘挨着郊区了,网吧设施有些简陋,没有一台装上摄像头的机子。就连屏幕都是很早就淘汰的大脑袋那种。

  “和你一样”金鑫干涩一笑,回道“什么一样?”

  “从a市到D市”

  “呵呵,你别逗我了”

  “真的”

  “那为什么呀?”

  “我爸爸不要我了”金鑫回道,虽然有些荒诞,但确是事实。

  “呵呵,因为什么原因?”对方显然认为金鑫是在和她开玩笑,所以也就玩笑的回道。

  “因为我太老实,在学校老受同学欺负”金鑫真的认为这是他被父亲抛弃的原因

  “你别开玩笑了好不好”

  金鑫也笑了,虽然自己说的是真话,但对方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很无奈的回道“好了,我不开玩笑了,那你呢?为什么来到D市?”

  “在以前学校上不下去了,所以就被小姨接到这边来上学”

  “怎么了?”

  “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对方怎么这么混蛋,得罪他就上不下去了吗?”金鑫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

  对方的消息突然止住了,过了好久才回道“没有,是我自己的错,是我有些做的过分,不怨他”

  “那你现在那所学校上学?”金鑫见对方又有了消息,急忙将心中憋了好久的问题问出,因为他很想见见这个女孩。虽然对方认为他的话是在开玩笑,但在金鑫心中清楚,对方是个与他有着相似经历的女孩,在金鑫心中的距离顿时拉近不少。

  “D市辉煌中学”电脑屏幕上很快弹出这几个字。金鑫轻声念出了出来。但他不会知道,就在不久以后,他的另一段精彩人生便是在这所学校拉开了帷幕。

  就在这时,“哐当”一声脆响由网吧大门处传来,打断了金鑫他坐的位置离门口很近,抬头视线便可掠到,于是他好奇的看了过去。

  一个光头的青年,手中拉着长长的青木镐柄走了进来,青年的身材很健壮,准确的说是魁梧,立眉凶目,手中握着的镐柄细端也有手腕粗,形状是近似一个不明显的锥形,由细到粗,正当金鑫狐疑声音怎么发出的时,“咣当”一声,又进来一人,这时金鑫清楚了声音原因,网吧的大门是那种滑动的铝合金材质大门,同样门槛也是,声音便是由拉动的实木镐柄划过门槛时自然发出的声音。

  不一会一共进来六人,皆是光头打扮,手中拉着实木镐柄,看架势,来者不善。

  几人一进来,整个网吧立时充斥着一股威严的杀意,金鑫甚至想象如果那扎眼的实木镐柄打在自己身上会是怎样一种感觉,想到此处,他心中森然一惊,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酷Di匠:网$Y永g@久U免费看小2说E,

  网吧的网管也不是什么善类,平日里说话污言秽语一大堆,但此时见到进来的几人却装作没看到,连个屁都不敢放。

  几人进来也不说话,拉着长镐柄顺着网吧的过道仔细的寻找着,显然,是什么人得罪了他们,所以来寻仇的。

  整个网吧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死寂网管一见不是来砸场子的,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立时,拿起手中的点五中南海,满脸媚笑的朝几人而去,网管是个男人,但他那笑容只能用媚笑来形容,因为根本就是媚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