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P网正s版首…发?

  金铭与剩下的两名杀手对立着,缕缕被雨水浸湿的发梢贴在脸上,为这英武青年勾勒出几分狂野,几分不羁“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我金铭就站在你们面前,想要我命的就过来拿吧”

  就在这时,两名杀手相互对视了一眼,沉重的点了点头,眼中多了几分无奈,像是做了个很艰难的决定。警惕了许多,堤防对方突然偷袭。

  三人就这么在雨中依旧对视着,谁都没有先动手。

  突然,二人猛的转身向后逃去。

  已经稳稳站了上风的金铭心中一松,不由的对二人一阵鄙视,原来是故弄玄虚!他哪肯这么轻易的就放过两人,抬步便追。

  正当金铭速度起来的一瞬间,二人冷然很默契的转身,齐向林枫冲来。

  面对对方突然的动作,金铭急忙调整身势,抓住对方转身的调节空挡,挺刀刺进了一人的身体。

  虽然蒙着脸,但金铭分明看到了黑布下的笑容,那笑容,异常诡异,带着几分决然几分凄厉。

  当他将刀刺进他的身体的同时,对方不退反进,任凭被利刃刺穿身体,欺身到金铭面前,将他抱住,抱着必死的决心,为队友赢得刺杀金铭的时间。

  金铭大意了,对方不是逃跑,而是要与他同归于尽!

  他干涩一笑,有些留恋,有些无奈,闭上了双眼“结束了吗?结束了!”

  “噗!”他听到了锋利刀口切在肉身上的声音,这声音,对跟在父亲身边多年的他来说在熟悉不过了。不过奇怪的是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疼痛。

  金铭不敢相信的睁开眼睛,顿时,他呆住了。

  他得救了,救他的是那个15岁了还经常哭哭啼啼,甚至被同学欺负都不敢还手的懦弱弟弟——金鑫。

  最后一名杀手死了,金铭看出了金鑫这一刀有多么凶狠,扁平入刀,巧妙的避过肋骨,自缝隙中由下向上,斜插进对方身体,刺破肝脏,直达肺部,一击致命。

  金鑫同时也中了对手一刀,白色t恤已经被鲜血染红,伤口由左肩划到右胸。

  “小乐”金铭呆住了,脑子中一片空白。

  很显然,那一刀不是巧合,如果没有意识失控的话,没有人会选择扁平入刀的刺杀方法,而每个人在生死之间的那一刻,行为都是由潜意识控制的,哪怕是金铭自己在潜意识中也不会刺出如此心狠手辣的一刀,这些金铭不清楚。此刻的他,只是不敢相信,这近似恶魔般凶狠的一刀,会是他的弟弟刺出的。

  大雨中,依旧是那个文弱少年,向哥哥微笑,他说“哥哥,我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说完便倒在雨中。

  a市辉煌医院,唯一家私人医院。

  医生已经为金鑫检查完毕,虽然伤口很深,但幸好没有伤到内脏,所以,只要修养几天便可以出院。

  伤口已经包裹好,但因为淋雨,和伤口发炎,金鑫高烧不退,但还是睡下了。

  睡梦中,他时不时的眉目皱起,不知是因为伤口疼痛还是因为高烧引起的恶梦。

  “我杀了你!……呵呵”金鑫不断说着梦话,时而发出阵阵冷笑,异常妖邪,这不免让此刻正在身边的金鹏辉非常担心,他猜不到这个懦弱的儿子究竟在一个怎样的梦境,但看着金鑫的表情,他感到有些陌生。

  私人病房区的门外,金铭坐在病房的椅子上,双手拄着头,手指插在散乱的头发中,因为被雨水淋了个通透,他的身上时不时的还在滴水。

  金铭在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冲动,没有听父亲的话,把金鑫的身分泄漏,结果引来了今天的杀手,后悔自己没有保护好弟弟,反倒让金鑫出手救了自己,其实他宁愿那一刀砍在自己身上。至少此时自己心里会好受些。

  在病房的门外,站着两个黑衣人,臂膀宽厚,身姿英武,双手上都有层老茧,显然都是用刀高手,这两人是金鹏辉今天突然带来的,甚至他们的来历,连金鹏辉的其他手下都不清楚。

  金鹏辉从金鑫的病房中走出,掏出香烟想要点上,但一想到这里是医院,又放了回去。今天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在电话中和金铭了解清楚了。

  金铭见父亲出来,也站了起来,一脸愧色的看着父亲,显然是在等着责骂。

  “调查清楚了,是赵源的人”金鹏辉道,声音很是平缓,听不出怒意,也听不出高兴,仿若平静的湖面,没有丝毫的波澜。

  虽然金鹏辉看上去没有半点责备金铭的意思,但金铭感觉心中的惭愧又平添了许多,“爸,都是我的错,是我把弟弟的身份暴露了,也是我没保护好弟弟”

  “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在跟我说这些有用吗?你如果真的知道错的话,就马上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准备跟着我进行报复赵源的计划,我要让别人知道,我们金家人是动不得的”金鹏辉拍着金铭肩膀道,双眼满是狠辣的目光。

  刚刚还是有些颓废的金铭,眼神顿时冷峻起来,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爸你放心,我一定让赵源那混蛋为今天的事付出代价”

  “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行动?”

  “……”金铭有些不解,站在那里继续等着明确的命令“赶快回家洗个热水澡,然后换身干净的衣服,之后躺在床上睡个好觉,报仇先要从调节身体状态开始”金鹏辉笑道。

  金铭一愣这才反映过来,也对父亲一笑,便回去了,经父亲提醒他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

  金铭走后,金鹏辉突然止住了笑容,他是个很有心机的人,心中就像有个记事本般,他的世界他的生活都会有条不紊的安排着,甚至每天睁开眼睛,他都会知道今天自己该干什么,什么人在他的安排下应该在干什么,今天会干到什么程度。然而,他的记事本却在一个人的身上失灵了,甚至,那人屡次跳出他的安排。这样的结果,连他自己也觉得有些可笑,因为那个特例不是别人,而是与他生活在一起,在他心中占据着重要位置的小儿子——金鑫。

  他怔怔的看着前方,略有些失神,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唯一清楚的是——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他的儿子。

  不知过了多久,金鹏辉长长的叹了口气,略有些犹豫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喂,老马吗?有件事我可能要麻烦你,只是觉得不好意思开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