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闹!”金鹏辉嘭的一拍桌子,整个房间仿佛都为之一振。金铭,金鑫兄弟俩,皆低着头,被父亲训斥着。

  金鹏辉一边在房间中来回踱步,一边训斥道“小乐年纪小不懂事,你还小吗?几个小孩子打架,你叫去八个夜总会老板,你怎么不把我叫去?”

  “爸,难道你要我看着小乐被人欺负不管吗?”金铭反驳道。

  “那现在你达到目的了吗?整个a市的人都知道我金鹏辉的儿子在一中,是的,我承认被你这么一闹,一中那帮小毛孩子没人在敢欺负小乐,但你以为那样小乐就会硬起来了吗?不会,他该懦弱还是会懦弱,小乐不在受欺负那是学生因为顾及我的势力,但不顾及我势力的人呢?我的仇人呢?他们也会知道小乐是我金鹏辉的儿子!。”金鹏辉怒气冲冲的道,整个房间都分外嘹亮。

  金铭楞住了,他也意识到了自己的确犯了个错误,学生们知道金鑫的身份,的确不敢在欺负他,但同样,金鑫也暴露在了仇人的眼中。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低头不在言语。

  而金鑫,从进房间到现在,都没有说一句话,此刻的他只知道,自己犯错误了,惹的爸爸很生气,并连累了哥哥。不同的是,金鑫不为以后不会再受同学欺负而感到高兴,也不为金鹏辉口中的仇人找到他而害怕。因为他的心根本就不在这里,是的,他在走思,因为,按他的经验,每次爸爸发火,只要乖乖的站着,等教训完也就没事了,只是听声音父亲这次发的火要比以前大的多,但金鑫还是没有丝毫的在意。金鑫此刻想的是今天的感觉很威风,还有一会出去后去玩哪个游戏。

  正如所打算的,金鑫很快就被金鹏辉放了出来,金铭却是继续留在了房间中,似乎金鹏辉要与他商量些事情。至于商量什么,那就更不是他应该知道的事了。

  今晚的星光很明亮,一颗颗点缀在夜空。

  $酷^匠网w永●久免费VP看N小说

  金鑫不知在床上换了多少个姿势,却依旧感觉不到丝毫的睡意,一闭上眼睛,几个打手收拾侯俊辉的惨烈场面就会在脑中浮现,不禁让他感到有些过于残忍,不过却有种莫名的亢奋,这让他自己也有些矛盾,自己平时连厨房的孙阿姨杀只鸡都不敢看,今天却为什么看到满身是血的侯俊辉而兴奋呢?金鑫不禁在床上打了个冷战,暗自摇了摇头,不敢在继续想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意识才渐渐迷糊,今晚,那个经常梦到的噩梦又一次出现了。

  月黑风高,阴风阵阵一个满脸胡茬的壮汉在一条幽深的小街道拼命跑着,他跑到很狼狈,右脚上的鞋也在奔跑中被甩丢了,突然,他停住了脚步,前方已经没路了,他逃到了一条死街道中。

  壮汉一脸惊恐的转身跪在金鑫的面前,衣服已经残破不堪,鲜血自身上的几处刀伤中流出,将衣服浸的道道通红。

  “求你了!不……不不要杀我”

  金鑫将手中沾着鲜血的片刀放在嘴旁,伸出舌头添了添,浓重的腥涩味道。

  “啊~~~”深巷中传出壮汉凄厉的呐喊。

  金鑫拖着壮汉的尸体自幽黑的深巷中走了出来,自后方的地面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前方,足有上百具尸体杂乱堆放着,金鑫将壮汉向尸体堆中扔去,面对足有小山大小的尸体堆,嘴角挂起阴森诡异的微笑。

  像往常一样,一中在早上七点钟打开了校门,不同的是,侯俊辉在昨天被金鑫永远的驱逐出了这道校门。而金鑫,虽然还是那个文弱少年,但身份却悄然发生了改变,从一个经常被欺负的学生,转变成了一中名副其实的学校霸王。

  一大早,天灰蒙蒙的就下起了雨金鑫早上上学突然发现,身边多了几个保镖护送,虽然金鑫有些反感,但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因为这是父亲的安排。

  昨晚的事件无疑成了一中的大新闻,突然之间,一班门外多了许多走动的同学。走动之间,还时不时的将目光投到金鑫的座位处。这些学生大部分是听说昨晚的事情后,好奇心的驱使下,赶来看看这个金鑫长什么样子。

  “他还蛮帅的嘛”一个女生有些花痴的道。

  “那当然,他可是我们班最新选出的校草。”一班的一个女生很得意的向她的姐妹们介绍着。

  “就是瘦了点”

  “什么瘦,那叫骨感”

  ……

  几个男生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你说他以前是真的老实还是装出来的?”

  “当然是装的,人家那叫低调,不和我们一般见识,要不是侯俊辉太过分的话,金鑫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这才叫风度”

  金鑫感到每个人看自己的眼神都怪怪的,而且,今天似乎多了很多同学与他搭讪。其中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甚至,他还破天荒的收到了一封情书。

  金鑫将情书拿在手上,并没有打开,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知道对方是谁。

  “情书?呵呵……”他一阵苦笑,“似乎一切都是因你而起的”

  金鑫拿着情书心中想到今天林雅倩并没有来上学,这半年来,即使他和林雅倩不怎么说话,但金鑫已经习惯了这个泼辣的女生坐在身旁,而今天,那座位正如金鑫的心一般——空荡荡的。

  终于熬完了一天的课程,天依旧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金鑫失魂落魄的踩着湿漉漉的地面走出校门,他感觉这一天过的真像这鬼天气一样——糟透了!!

  这一路依旧有很多陌生的同学带着奇怪的目光向他打招呼,而他也是机械一笑搪塞着,尽管他这样做感觉自己很虚伪,但出于礼貌,他还是笑着。

  走出校门,因为下雨的原因,天色已经很黑了,路上的行人很少。

  突然,远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小乐快跑!!”一声呼唤,将走神的金鑫拉了回来金鑫瞬间便听出声音是他的哥哥金铭,寻着声音向左方看去,金铭正在百步之外飞速向自己处跑来,一边跑着,一边向自己在度喊着“快跑啊!!”

  金鑫一激灵,本能的身体猛的提速,一边跑,一边转头向身后看去。

  只见四个蒙面男人皆手开山刀,已悄然离自己只有三十步远。顿时,金鑫仿佛全身被电了一下,心中猛的跳动着,飞快的朝金铭奔去,脚下时而踩中雨后的积水,水花搀着泥沙溅起,激到周身、脸上,他全然不顾,意识中只剩下一个字——跑!!

  终于与金铭相接,可金铭竟然一侧身与他擦肩而过,只丢下一句话,“继续跑,一会我给你打电话”说完便只身冲向那提刀的几人。

  金铭和金鑫一样从小便开始接受张旭的训练,又加上绝佳的资质,所以,一身功夫,很是了得。从那晚一瞬间放倒张成的几名手下便可看出。

  但这次对方早有准备,派来的四人身手都不弱,雨水浇在脸上,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冷峻的盯着金铭,从他们有序的站位中不难看出,四人受过很专业的训练,金铭刚一动手便被四人围住,被困在正中。

  最糟糕的是金铭此刻手上没有兵器,而对方都带着刀,金铭与他们混打几个照面,几次差点被对方伤到,顿时心中感觉不妙,经验丰富的他急忙想要从几人的包围中突破出去,可对方哪里会让他得逞?几次周旋都是无功而返。只能不断的在对方的刀下闪躲着。

  虽然成功的将金铭困住,但四个杀手心中也是焦急万分,毕竟在金鹏辉的地盘,如果时间拖长了,恐怕金铭的援手就会到了,但金铭的功夫竟比他们想的要强的多,几人使出浑身解数竟不得伤到他,取得的最大收获,也就是将金铭胸前的衣服割开了一条口子,但丝毫没有受到一点伤。

  雨越下越大了,似是要对a市进行一次彻底的洗礼终于困着金铭的一人碍不住心中的焦急,自己乱了阵脚,对金铭一阵穷追猛打,空出自己守着的方位,金铭早就被困的叫苦不跌,面对对方出现如此的失误,他哪里会错过机会,虚晃一招之后,身形仿若横跳出水面的鲤鱼,瞬间由侧身处窜到那人身后,同时横在半空的右手抓住那人持刀的手腕,左手四指化掌刀,径直刺到那人腋窝处。

  在张旭的教导下,金铭熟知人体的每一处要害,包括有什么方法击打,要害处有什么穴道或神经。

  被金铭这么一刺,那人腋窝处顿时感到一阵巨痛,持刀手臂那一刹那仿佛瘫痪一般,在也用不上力,就这么莫名奇妙的被金铭握着自己的手,用刀抹了自己的咽喉,感觉不到呼吸的他,挣扎着倒在了雨中。

  鲜血不断自脖颈涌出,与雨水交融在一起,很快将马路染成稀释的鲜红。

  “老三”见金铭把那人杀了,一个杀手大叫一声,横道刀冲了过来,这也正中金铭的下怀,手中已经有刀的金铭好似困龙得水一般,瞬间便把冲动过来的这人放倒。心中得意道“哼,四人包围都没伤的了我,你自己过来不是找死吗”

  刚刚气势汹汹的四人,这时已经只剩下了两人,显然,他们的任务失败了,而且还损失了两个生死相交的兄弟。二人站在雨中与金铭对视着,浑身上下早已被雨水淋个通透,眼角残留着几滴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