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时空加速,直接到了张阳的后面,小子,我会让你为苏夏而付出代价的!我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火焰苏醒!我往四处喷火,这段时间和白兔学了不少,什么烈焰连击,激光照射,复活攻击都学会了,所以我现在很厉害了!

  四处一片狼藉,我用自己的照射眼睛看到张阳正在跑,我一个闪身就到了张阳的身边,我用了十重的实力重拳,把张阳给打飞了,红的白的洒了一地,我也觉得恶心。

  当时觉得一击毙命的,可看到了张阳的那张嘴脸,想像一下苏夏的痛苦,我还是狠下心来。

  哼,豪门吗?切,素质也不咋地!我在心里默默冷哼了一声。

  很快,仅剩下的那些人看到张阳死掉了,顿时像疯掉一样扑向我,人山人海挤得我有点透不过气了啊!灵气破!对!没错,灵气是一种幽界的力量,灵气多就是能量多,灵气少就是能量少,比如前面有一个巨人,巨人没有灵气,你只是一个蚂蚁,你有灵气,那也能赢了!这是白兔说的。

  我一个灵气破,所有人都飞出了场外,也不过如此嘛!现在,这个张家豪门已经彻底被我给灭了,我还以为多大的压力呢!这真的是虚张声势罢了。

  满地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大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血流千里!敢惹苏夏,我就让你灰飞烟灭!

  }z酷匠ZO网唯1Q一@正%版),2其b)他b¤都是v“盗'版1W

  我走进去了豪门,刚才只是一部分人而已,可是我试探了这些人的实力吗,确实很弱,而且我还有灵气破,所以我不用担心了!

  那些人看到了我,我们的眼神凝固在了那里。

  给我杀!领头人大声吼道。

  一场血腥恶战就这样在瞬间爆发,是偶然,亦是必然!

  刹时间,杀声震天。我一个侧身拳打倒了一片,一个回旋踢又打倒了好多,你这是有多弱啊!连我一个照面都打不过,那些人就像绵羊一样软倒在地,呵呵!就这点水平可打不过这位先生啊!

  一个声音出现在我耳边,我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这人身上有这强大的能量气息,我还是小心一点才行!不然的话还真不好对付这个人。

  一招定胜负吧!眼前这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体闲装,手拿一把短刀,仿佛要把我杀了,这个人和张羽的气质可是截然不同,张羽是霸气,而这个人是杀气!

  我用了火之盾术,这个术虽然不是最厉害的,但是我不能暴露实力啊!那个人用了水之盾术来吧!那个男人对我说道,随即挥了挥手上的尖刀,他把能量注射到了尖刀里!我还是能知道他想干什么的。好啊!奉陪!

  我拿出越王勾践剑,也把我的火注射到了我的越王勾践剑里面去了。

  于是,我们都以超快的速度在河上决斗,两个能量撞在一起。

  冲天地火光将河岸两旁映射的一片通明。白兔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我们。当真是如洛神临世一般,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蓉出渌波。

  一阵强烈的力量把水撒的到处都是,我们两个同时倒飞出去,而此时,我已经筋疲力竭,动都不能再动了,而那个男人站起来,拿起刀朝我的心脏捅去,此时,我闻到了一股幽香的空气,随即是金属碰撞的声音,我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白兔了!

  白兔那叫一个漂亮,一个甩尾踢就把那个男人给踢飞了,那个男人坠入河中,最后怎么样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逃出来了吧,我太累了,就倒在白兔的怀中,芬香扑鼻,我忍不住多闻了几下,这才安然在白兔的怀中睡去,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又是一个绚丽多彩的早晨,带着清新降临人间。

  清晨,街上是静谧的。当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街上便迎来了一个温馨的晨。

  清晨,我慢步于校园主干道上,空气凉凉的,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我的发丝,让我全身心地放松,顿时全身的疲惫没有了,身上的酸痛感也没了,只感觉到一缕缕凉凉的清泉流入内心,正如同火热的夏天吃着冰凉的西瓜!

  清晨,我漫步在池塘边,两旁高耸的一棵棵梧桐树和柳树在微风中点头,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塘边的野花倒映水中,美丽极了。

  夏天的清晨,四五点钟,天刚露出鱼肚白,一切都未混进动物的气息,一切都纯净的让人心旷神怡,仿佛一幅淡淡的水墨画,水墨画里,弥漫着好闻的青草的香。

  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白兔对我说:星,那人不简单,可能是一个比较神秘的人物,如果不是我出手救了你的话,你恐怕早就死了!

  为什么不叫我小星子啦?我听白兔不叫我小星子,还真有点不习惯,而且我对那个神秘人物也没有太大的兴趣,白兔对我说:你比我都大,我叫你小还行吗?看着白兔那可爱的脸颊。

  我安然一笑,然后走了出去。

  太阳慢慢地透过云霞,露出了早已胀得通红的脸庞,像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张望着大地。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透过早雾,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

  太阳更低了,血一般的红,水面上一条耀人眼睛的广阔的光波,从海洋的边际直伸到小船边沿。

  天空被夕阳染成了血红色,桃红色的云彩倒映在流水上,整个江面变成了紫色,天边仿佛燃起大火。

  春天,那太阳暖洋洋的,它伸出漫暖的大手,摩挲得人浑身舒坦。

  阵阵春风,吹散云雾,太阳欣然露出笑脸,把温暖和光辉洒满湖面。

  炎炎的烈日高悬当空,红色的光如火箭般射到地面上,地面着了火,反射出油在沸煎时的火焰来。

  没有敢抬头看一眼太阳,只觉得到处都耀眼,空中、屋顶、地上,都是白亮亮的一片,白里透着点红,由上到下整个像一面极大的火镜,每条都是火镜的焦点,仿佛一切东西就要燃烧起来。

  晚秋了,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天上,像个老公公露着笑脸在打瞌睡。

  深秋的太阳像被罩上橘红色灯罩,放射出柔和的光线,照得身上、脸上,暖烘烘的。

  太阳一到秋天,就将它的光芒全撒向人间。瞧,田野是金黄的,场地是金黄的,群山也是金黄的。

  冬天的太阳像月亮一样苍白无力。

  太阳正被薄云缠绕着,放出淡淡的耀眼的白光。

  太阳一年操劳到头,忙到冬天,就筋疲力尽,几乎放不出热力来了。

  和煦的阳光,透过稠密的树叶洒落下来,成了点点金色的光斑。

  远处巍峨的群山,在阳光照映下,披上了金黄色的外衣,显得格外美丽。

  我走到金灿灿的阳光倾泻下来,注进万顷碧波,使单调而平静的海面而变得有些色彩了。

  红艳艳的太阳光在山尖上时,雾气像幕布一样拉开了,城市渐渐地显现在金色的阳光里。

  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把浅灰、蓝灰的云朵缝缀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

  太阳刚刚升上山头,被鲜红的朝霞掩映着,阳光从云缝里照射下来,像无数条巨龙喷吐着金色的瀑布。

  金色的阳光透过缝隙,洒在褐色土地滋生的小草上。

  天空一碧如洗,灿烂的阳光正从密密的松针的缝隙间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着轻纱般薄雾的林荫照得通亮。

  太阳泛起火红的笑脸,使朦胧的校园豁然揭去纱帐。

  天际出现了一抹紫红色的朝晖,像绽开的红玫瑰。

  苏夏的病房前,对她说张阳已经被解决了,苏夏一脸惊愕,大概没想到我这么厉害,不过联想到我的强悍身手也没什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