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来了!

  7酷/匠/网正kd版首T9发p

  不仅我感受到了,他们两个也感受到了。楚风向后退了一小步,一脸严肃地盯着角落。而毕成则打了个寒颤,面如死灰,却没有再动弹,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我也向后退了几步,一边拿出木鱼警戒,一边盯着角落,等待吴丽出现。

  当吴丽出现在我面前的刹那,我还没来得及打量,只感觉手上一空。狗X的,楚风竟然二话不说抢过木鱼朝着吴丽就拍了过去。

  吴丽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接着躲过木鱼,朝着我飞扑而来。

  年轻人真是不懂事,这下是没有和解的可能了。在生死关头,我居然还有空对着楚风吐槽,连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不过我毕竟不算是纯新手了,手上动作也不慢,掏出念珠用大拇指夹着,对着吴丽一掌印去。

  吴丽也伸出手来,不过却没有和我对掌,而是避过我的手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我一掌拍飞。

  我感到胸口一阵剧痛,接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重重地砸在了货架上。哎哟,疼死老子了。

  当我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时候,发现楚风已经和吴丽战成一团。楚风借着木鱼的威力和灵活的身手,不停地骚扰吴丽,让它分不出身来对付我。

  我赶紧跑到吴丽身后,捏着念珠,一拳擂在女鬼后背上。中了!不过我并没有来得及惊喜,因为除了将自己的手砸疼以外,我发现吴丽只是顿了一下,根本没有受伤。

  这时楚风抓住机会,用木鱼狠狠地击打在吴丽的身上,将它拍飞了去。然后他松了口气,用手按在膝盖上不停地喘息,刚才的短兵相接对他也是极大的消耗。

  我正想夸他一句,突然感到后背一凉,它又回来了。当我转身的刹那,终于见识到了它的庐山真面目。我去,一张脸上全是血迹,披散的头发遮盖不住脸上的青筋与裂痕,简直不堪入目。

  这一刻我避无所避,因为身后就是楚风。所以我强自镇定,将念珠夹在两掌之间,双手一翻,结不动明王印,口中大喝一声:“临!”随后心中默念‘嗡巴杂尔萨垛哄’。

  在女鬼击在我手上的瞬间,我恍惚中看到金光一闪,将它逼退了去。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我乘胜追击,双手一边,结大金刚轮印,口中大喝一声:“兵!”双手前探,点向女鬼。

  本以为这一击能奏效,我全力以赴,没有留力。哪知道女鬼突然大手一扇,重重地拍在我的双手上。狗X的。没有口诀真的没有威力。我心中一阵哀嚎,食指和中指一阵剧痛,人便向后倒了过去,同时手上一松,念珠滚落在了地上。

  我强忍着疼痛,俯身想要拾起念珠。

  女鬼抓住机会,向我扑来,伸出支离破碎的手臂,对着我的脑袋挠来。

  我闪避不及,眼看就要中招。还好在千钧一发之时,楚风赶到,用木鱼重重地敲在女鬼的手上,将它击退。

  击退女鬼的楚风高兴地向我扬了扬头,道:“还是我厉害吧。”

  我拾起念珠,惊魂未定地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无法对它造成实质性地打击。一旦我们耗光了体力,那我们就完蛋了。”

  楚风一想,也是这个理,击退女鬼的兴奋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问道:“那怎么办?”

  怎么办?我怎么知道?你也动动脑子啊!

  我心中也没有个主意,道:“不如我们先离开,等明天白天的时候,再来挖开墙壁,将它的尸身火化。”

  楚风疑惑道:“这样真的有效吗?”

  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女鬼又攻击过来了,我这次学乖了,只结不动明王印,念咒将它逼退。也许是手里捏着念珠的缘故,这几次结印都没有强烈的眩晕感。

  逼退女鬼后,我得意地看了楚风一眼,道:“没看过倩女幽魂吗?黑山老妖控制了它们的骨灰,就能控制住女鬼。尸体是它们力量的来源,它们不能离骨灰太远。到时候我们将它的骨灰藏在佛殿里面,你说会怎么样?”到后来我越说越顺,忍不住的坏笑了一下。

  楚风也是怪笑了一声,补充道:“将这个巫毒娃娃也烧成灰,一起藏在佛殿里。哈!”

  他的笑声才刚响起,女鬼就攻击过来了,楚风挥舞着木鱼,将女鬼逼开。

  女鬼见攻击对我们无效,绕着我们游走,却不敢轻易进攻了。

  我和楚风商量完毕,一边警戒着,一边向门口退去。

  这一下女鬼急了,似乎我们刚才商量的办法对它确实有效,它开始拼命地向我们攻击。在不知道多少次结印以后,我最终还是感到一阵疲惫,眩晕感渐渐袭来。

  楚风也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挥舞木鱼的右手麻木地左右摆动,越来越慢。

  一切都在向着不利的方向发展,我们陷入了危机。

  当我们越来越乏力的时候,女鬼发现了有机可乘,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攻击越来越频繁有力。最终,它一掌拍飞了楚风手上的木鱼,伸手向楚风的脖子抓去。

  当我一阵心惊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楚风在笑,是终于能和肖露黄泉相见的解脱么?

  不!下一秒异变突生,女鬼抓住楚风脖子的同时,楚风也伸手抓住了女鬼,只见他身子站不住了一般向着女鬼倒去。

  随着他上扬的嘴角越来越明显,我突然发现,楚风的另一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把短剑。一击致命!楚风贴着女鬼,一剑刺穿了它的身体。

  女鬼哀嚎一声,松开抓住楚风的手,向后急退。

  楚风一只手紧紧抓住女鬼,它退一步,他进一步。另一只手握着短剑,连续补刀。两人一退一进,一直退到了墙上。

  当楚风将短剑插在墙上的时候,女鬼终于放弃了所有的防御。

  它耷拉着脑袋,浑身都在颤抖,一字一顿地道:“我。不。甘。心。。。”

  楚风将短剑抽出,怒喝道:“去死吧!”又是一剑,重重地劈在它的脖子上。

  女鬼留下最后一句哀嚎,‘啊’的一声,魂飞魄散了。

  我上前扶住力竭的楚风,笑道:“你小子可以啊,居然藏的那么深。”

  楚风不知道是真的站不住了,还是故意的,整个人全部靠在我的身上,笑道:“那当然了。你以为就凭这种货色,能打断我的手?我故意装伤,用绷带将剑藏在里面,就是等着这致命一击的时候。”

  我伸手拿过他手上的短剑,打量了一下,发现没什么特别的,递还给他,道:“这是什么剑,居然能杀鬼?”

  楚风答道:“我也不知道,前段时间我妈在庙里买的,开过光。据说是天王同款。”

  “谁?”

  “四大天王啊,南方增长天王,手中拿的就是这个慧剑。我这是缩小版。”

  。。。。。。

  我们一边闲聊,一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然后匿名报了警。说不去管毕成杀人的事情,其实是骗他的。既然犯了错,那就应该受到法律的惩罚。

  事后,楚风问我是怎么知道女鬼的尸体被分尸藏在墙里的。我笑着答道,那里太干净了。全新的墙面和拖了又拖的的地板,一切在这个有些年头的店铺里都显得那么的刺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耳元君说:

  第二个故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