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一脸郁闷的坐下来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随意地接了手机,却从手机里面传来滋滋滋的电流声,我喂了半天,对面都没人说话。正当我要挂掉手机时,里面终于响起了令人发毛的声音:“你在找我吗?”

  从声音中我能想象出这是一个披头散发一脸苍白的女子的模样,她正在手机的那头,冲着我笑。我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大声地道:“你是谁?”

  “啧啧啧。。。”手机那边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然后道:“看看你的身后。”

  我惊出一身冷汗,猛然回头,却发现身后空空如也。

  “哈哈哈。。。”手机里面传出一阵凄凉的笑声,随后就是一阵忙音。

  我有些恼怒,气愤地将手机扔在床上。即便生气我也没有晕了头,一部手机对我来说还是很贵重的,所以我将它用力扔出,却掉在软绵绵的被子中。

  我重新坐下,拿出木鱼和念珠放在桌子上,这是我现在唯一能用来对付鬼魂的法器。木鱼的威力已经经过验证,而那个念珠我则有点不确定它是否有效。

  想了想,我又从桌子里拿出小和尚给我的六张符,在桌子上一字排开:辟邪符,驱鬼符,安宅符,凝神符,聚魄符,祈福符。我不知道这些符该怎么用,而且光听名字的话应该只有前两张可以对鬼魂起到压制效果。

  这时手机又响了,不过我没有去理会。我拿出一个胶带,将安宅符贴在了门口,然后将辟邪符和驱鬼符折成很小一张,用绳子分别串了,一个挂在胸口,另一个放入口袋,我准备送一个给楚风防身。

  毕竟小和尚的本事还是有的,他给的符应该有点作用。

  v酷匠#◇网永《》久免T费?看小说(1

  忙完这些,手机还在响个不停,起初我不想去理,后来实在被吵得心绪不宁,只好去拿起来。一看界面,居然是楚风的电话。

  我接了起来,道:“喂?”

  楚风似乎吐了一口气,道:“太好了,你还活着。”

  我笑道:“有你这么咒人的吗,难道我不该活着吗?”

  楚风赔礼道:“抱歉抱歉。我之前受到了袭击,后来打你电话也没人接,就以为。。。”

  我吃惊道:“你受到了袭击?那现在怎么样了?”

  楚风笑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区区一个女鬼,也就弄伤了我的一只手而已。”

  我问道:“你受伤了?你现在在哪里?”

  楚风答道:“我在市医院躺着呢,要来看我千万别带什么水果篮之类的,直接给我几张毛爷爷就行了哈。”

  这小子,现在还有心情说笑,看来没什么大碍。我说了一句:“我来了。”直接挂了电话,出门打的直奔医院而去。

  当我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发现这小子伤的比他说的要严重许多,楚风不仅一只手打了石膏吊在脖子上,另一只手和脚上也有很多淤青,连脑袋上也有一个大大的包,全身上下基本上是都受了伤。

  见到我走进来,楚风笑着想要起身打招呼,结果一只手不好支撑,一动就疼得龇牙咧嘴。

  我急忙走近,道:“不是说就伤了一只手吗?怎么弄成这副德行,那女鬼怎么你了?”

  楚风瞪大了眼,道:“你可别瞎说,什么怎么你了。人家可是清清白白的”

  我笑道:“对对对,青青白白。我看见了。说吧,怎么回事?”

  楚风正了正身子,道:“一天前我受到了一次袭击。晚自习下课后,我被困在了教学楼里,然后我就见到了她。我X!”他突然大声爆了句粗口,将我吓了一跳,然后续道:“那简直不是人,身上到处都是血迹,伸出的手臂零零碎碎的,都不知道是怎么连着的。”

  吓我?我坏笑地在他腿上的淤青上一按,道:“废话,她本来就不是人。后来呢?你怎么出来的?”

  楚风疼地大喊一声:“哎哟。你轻点!”

  这时有两个护士经过,听见他的喊声都不自觉地探头进来查看,正好看见我将手从他大腿上离开,瞬间就变了脸色,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鄙夷。

  我大囧,急忙退后几步,机智地辩解道:“瞎喊什么,这跌打酒是我祖传的,专治外伤淤青。”

  那两个护士听到我的解释,才一脸恍然地离开。

  楚风打趣道:“你说瞎话的水平还真是专业级,演艺界没有你真是一大损失。”

  我伸手假装要打他,道:“别胡搅蛮缠了,说正事。”

  楚风咳了咳,道:“当时我跟女鬼展开殊死搏斗,双方势均力敌,大战了几百回合。后来这贱人使诈,用出各种阴招,飞椅子,推桌子,扫把,畚箕。。。然后我就双拳难敌四手,受了点伤。后来她想跑,被我一路追着出了教学楼,一直追到学校旁边的夜市上,才借着人多跑了,不然我非打死她不可。”

  我闻言二话不说,肃然起敬,对着他倒头就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楚风起初没明白我什么意思,后来仔细一想,才发现我是夸他演技好,足以甩我几条街。他尴尬的摸了摸头,道:“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啦。”

  他虽然说的简单,但我却明白其中的凶险,这种情况稍有不慎,就是身死魂消的下场。他这次能逃出来,只能说是运气好。

  我从身上拿出驱鬼符来,递给他道:“这是大哥给你求的驱鬼符,应该会有点用。”

  楚风呸了一口,道:“想用这么一张黄纸就安慰我受伤的心灵,门都没有。快上两张毛爷爷来。”说是这么说,不过他还是接过驱鬼符,挂在了胸前。

  我见他挂好,正想开口将巫毒娃娃的事告诉他,突然发现角落里绿光一闪。我仔细一打量,道:“我X。这巫毒娃娃怎么在病房里?”

  楚风苦笑着拿起巫毒娃娃,道:“你说这个啊,这是我以前送给肖露的,前天晚自习的时候突然在她的桌子里发现了,就拿回来做个纪念。唉!”说道这里,他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又出现了哀伤的情绪。

  “你送的?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我急忙问道。

  楚风感受到了我的异样,疑惑道:“店里买的啊,怎么了?”

  我吸了口气,道:“这。这就是女鬼。”

  楚风将巫毒娃娃举到眼前,仔细地打量着,道:“不可能吧。咦,这是什么?”说着,他突然打开巫毒娃娃的头,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打开一看,上面写了一排名字。

  “毕成。夏晓芬。楚风。肖露。罗云。”我小声的念出纸上的字,然后道:“毕成的名字是黑色的,夏晓芬和肖露的字是红色的,你和我的字是黄色的?”

  楚风接口道:“如果字的颜色表示的是性别,那么这个黑色是什么情况?”

  我摇了摇头,道:“所以这不成立,那么字的颜色如果是表示生死呢?红色的是已经死了的,黄色的是将要死的。”

  楚风疑惑道:“那黑色呢?”

  我盯着楚风,慢慢地道:“也许,这就是她的名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