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和楚风分别时,已经下午了。我们交换了联系方式。他回去上学了,而我也回到了家中。

  现在线索断了,我毫无头绪,傻傻的坐在书桌前,从抽屉里拿出巫毒娃娃,用手在上面慢慢摩挲。

  如果楚风知道了我偷拿了这个巫毒娃娃,不知道会是一副怎样的表情。哈哈,我在心里想着。

  不知不觉过了两个星期,正当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的时候,上天伸出了它的援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给出了线索。公司做成了一个大项目,为了表示庆祝而安排了一次集体旅游。

  坐在开往杭州的客车上,我心里一直在盘算着到底还有什么地方可能能得到鬼的讯息。然而即便我绞尽脑汁,依然一无所获。我用力的摇了摇头,看着远处的青山绿水,试图放松一下。

  人在将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的时候,总是特别容易犯困。我也不例外,不知不觉间便进入了梦乡。当我再次醒来时,车子已经开进了市区。由于明天打算游览西湖,所以车子就停在了离西湖不远的灵隐寺附近。

  公司临时决定利用下午的剩余时间,让我们参观一下这座著名的宝刹。

  我迷迷糊糊地跟在队伍的最后面,正漫不经心的走着,突然旁边有一个人拉住了我的衣袖,道:“这位施主乌云盖顶,近期必有大难临头。”

  我一个激灵,睡意便消了大半,向那人望去,却是一个和尚。若是以前,我多半会将此人列为信口开河的骗子,但是现在亲身经历了这些超自然现象后,反而希望这是一位得道高僧,能够拉我一把。我急忙施礼道:“这位大师,此话怎讲?”

  那和尚神神秘秘地向旁边指了指,道:“不妨借一步说话。”

  我点头应允,跟着他来到一处角落,便急忙问道:“大师,刚才你说我大难临头,不知道可有什么破解之法?”

  那和尚顾左右而言它,道:“施主近日是否琐事缠身,遇到困难而无法解决,从而睡眠质量下降,晚睡早起,白日犯困。”

  额。。。说的虽然没错,但是现在年轻人不都是这样么?

  那和尚见我脸色有变,慢悠悠地续道:“此乃妖邪入侵,鬼魅缠身之兆。施主宜及早驱之,以免留下祸根,遗患无穷。”

  我不置可否,问道:“不知如何驱之?还请大师赐教。”

  和尚微微一笑,道:“外邪入侵,事出有因。施主可是偷拿了什么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偷拿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我不假思索,摇了摇头,道:“没有啊。”

  和尚面不改色,道:“这东西不一定是你故意偷拿走的,但是它不属于你却出现在了你的手中,也可能是别人故意放到你身上的,施主不妨再想想。”

  有这东西吗?我仔细一思索。哎哟!难道讲的是巫毒娃娃吗?我开口道:“是不是找到这个东西把它丢了就没事了?”

  和尚摇了摇头,从怀中摸出一张符来,道:“鬼气已经加身,即便是扔了那物,也不能彻底解决。贫僧这里有御气净身符一张,烧成灰加水喝下,方可驱除鬼气。不过嘛。”

  不过什么?要钱咯?我掏出钱包,故意问道:“大师,这张符多少钱一张啊,我能多买几张吗?”

  和尚摇了摇头,道:“阿弥陀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岂是钱财这等身外之物可以衡量的?这符乃贫僧故去师父所留,今日可以救人一命,也算功德圆满。钱财几何,施主看着给吧。”

  这可是你说的?我哈哈一笑,抽出一张红色毛爷爷,又放了回去,拿出一张十元大钞,迅速的放在他的手上,换走了黄符。

  和尚一脸肉疼,还想开口。这时远处有两个僧人跑来,喝道:“你这无赖,怎么又来骗钱。这次看你往哪里跑?”

  那和尚大吃一惊,‘哎哟’一声,拔腿就跑。

  两个僧人一个继续追赶和尚,一个留下来向我行礼,道:“阿弥陀佛!施主可曾在他手上买了什么东西吗?”

  我疑惑道:“我用十元买了张黄符。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啊?”

  僧人道:“借一步说话。”

  又借一步说话?我心中暗暗腹诽,但还是跟着僧人离开。

  这次僧人没有再把我带到什么角落,而是直接带进寺庙的偏殿之中,里面有一个知客僧已经在此等候。

  僧人将我领进来,小声地跟知客僧说明了情况后就离开了。知客僧迎了上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光临寒舍,蔽寺招待不周,致使施主蒙受欺骗,实在惭愧。”

  我也双手合十回礼,道:“这位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知客僧叹息了一声,将事情的因果跟我仔细分说。

  原来一开始的那个和尚不是灵隐寺的。那人叫做黄三,从小在寺里厮混长大,方丈见他孤苦,就收他为徒。谁知道这人心术不正,常常编织借口私收钱财。后来被方丈发现之后就逐出了灵隐寺。后来那人不知悔改,常常在寺边骗取游人钱财,因此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我恍然道:“原来如此,还好我机灵,只给了他十元。”

  知客僧道了一声惭愧,然后指着旁边桌子上的一些小物件,道:“施主不妨在此挑选一件小物品,那十元钱就权当是给本寺添了香油钱吧。还请不要追究黄三的罪过。”

  我疑惑道:“黄三既然已经被逐出寺庙,你们为何还要这样护着他。”

  知客僧道:“黄三是方丈看着长大了,方丈慈悲为怀,希望能帮他多消去些业障。阿弥陀佛!”

  我懂了。我毕竟就被骗了十元,太好的东西也不好意思去选,就在桌子上选了一个念珠,道:“我就要这个吧。这个开光过吗?”

  知客僧答道:“这里的物件都是方丈亲自主持开光的。”

  那就好。我没有再多言,拿了念珠,便转身离开。

  y最?新章“`节kA上}酷5B匠{网

  接下来的两天观光我一直都没怎么看进去,因为我心里正在期待着另一件事。

  虽然那个黄三是一个骗子,但是他却提醒了我一件事。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杀害肖露的鬼魂应该是他们身边的熟人,从而在这方面下手,一无所获。现在我想到了另外一点,那就是这个鬼魂有没有可能根本就和他们没有一点关系,只是由于某种原因而跟上了肖露,最终将她杀死,然后想要杀死我和楚风呢?

  怀着这样的疑问,我归心似箭。好不容易等到了旅游结束,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书桌而去。

  当我打开书桌的时候,我呆住了。既兴奋又失望,兴奋的是终于验证了我的想法,问题出在巫毒娃娃上,失望的是,我X,巫毒娃娃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