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在清理身上的泥土时,楚风皱着眉头向上方的过道望去,试图找到花盆落下的原因,或者说将花盆弄下来的人。

  -酷匠'd网l,首,发4

  不过他失望了,那里一个人影都没有。

  我向出声提醒的路人表示了感谢,然后拉着楚风进了旁边的KFC。

  我刚点好东西坐下,楚风就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回事?”

  我不确定他问的是信的事还是花盆的事,不过我已经想好了怎么回答:“你爱肖露吗?”

  楚风闻言,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反问道:“你觉得呢?”

  他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是我却从他的语气中感受到一股坚定,我继续问道:“那你想为她报仇吗?”

  “报仇?”楚风很诧异,他可能从来没有这么想过,随后他摇了摇头,道:“不!肇事者会受到法律的惩罚的。”

  我随手拿起桌上的汉堡,边吃边道:“法律能惩罚人,却惩罚不了杀她的凶手。嗯,味道不错,你也来点啊。”说着将桌上的另一个汉堡递过去。

  楚风没有接,而是皱着眉头,沉声道:“你什么意思?”

  我实在有点饿了,快速的解决了一个汉堡,然后低声道:“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楚风站了起来,道:“我只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说着,他想要离开。

  我拿起本来准备给他的汉堡,打开吃了起来,平静地道:“肖露死的时候我就在她身边,你不想听听细节么?”这是我的杀手锏,他不可能不回头。

  果然,楚风又坐了下来,盯着我,一字一句地道:“告诉我!”

  我笑道:“如果我说,杀她的是鬼,你信吗?”

  楚风显得有些生气了,冷冷道:“你在侮辱我的智商?”

  我慢悠悠地将最后一口汉堡吞下,摇了摇可乐,道:“这就是事实。第一次汽车将她撞伤后,我叫了救护车。但是在救护车赶到的前几秒钟,那辆车再次回来了,将她撞死,然后离开,到现在还没有找到。你觉得这是意外吗?”

  楚风对这个消息很吃惊,他应该是一直以为这是普通的肇事司机意外撞人后逃逸,却没想到这是刻意的谋杀。他痛苦地抱着脑袋,低着头靠在桌上。

  我继续给他灌下一剂猛药,道:“而且还有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当我看向驾驶座的时候,发现里面根本没有人!”

  楚风在小声的抽泣着,低声说了一句话,我分不清是你别说了,还是你胡说。不过这都无所谓,他动摇了,我能从他身上问出更多的东西了。

  我将他的手打开,问道:“肖露死之前曾经说过,鬼要报复,要杀人。很显然她知道鬼的存在,你也知道对吗?告诉我,是谁?”提问的时候我一直盯着他的眼睛,因为这个问题如果有隐情,那么他很可能会说谎。

  不过我失望了,楚风的眼神除了哀伤以外只剩下了疑惑,他努力收敛了悲伤的情绪,道:“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鬼,你在骗我。”

  “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个花盆是怎么掉下来的?那里根本没有人,难道你认为风能吹得动这么重的花盆吗?”我用手指在桌上用力的点了点。

  楚风是一个强势的人,他不会轻易相信我的只言片语,但是刚才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是他亲眼所见的,容不得他置疑。所以他沉默了。

  我盯着他,问道:“既然鬼要报复,那么她应该是死前充满了怨念。告诉我,鬼是谁?这一切是怎么回事?”我怀疑这应该是他们小孩之间的情感纠葛导致的悲剧。

  不过我最终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楚风平静地告诉我三个字:不知道。说这句话时他没有很明显的情感波动,没有小动作,没有眼神闪避,如果他不是一个心理素质极强的演员的话,那么我觉得这应该是真话。他真的不知道,线索在这里断了。

  我失望地站起身,在离开前想再开解一下他,道:“逝者已矣,你应该多保重身体,不吃饭可不行,肖露在地下有知,也不会安心的。”

  本来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却得到了一个另我尴尬的回答。

  楚风也站了起来,苦笑了一下,道:“如果我吃了这些垃圾食品,才是对身体的践踏吧。现在也到饭点了,陪我去吃碗面吧。”

  呃。进来的时候你不说,故意逗我么?

  不过我听出来了,他还有事要讲。

  我们一起穿过马路,走进对面的面馆。楚风在整个用餐过程中都没有说话,吊足了我的胃口,将谈话的主动权把握在自己的手中。

  直到楚风放下筷子的那一刻,他才淡定地用纸巾擦了下嘴,开口道:“大叔,先把钱付了吧。”

  大叔?什么鬼?我被这个称呼气得半死,开口道:“别叫我大叔,我跟你很熟吗?叫我大哥就好了。还有你吃饭为什么要我付钱。”

  楚风疑惑地道:“刚才你拉着我进餐厅,我还以为你要请我吃饭呢?好小气啊。”收敛了悲伤的楚风表现出了另外一种阳光的气质,跟我开起玩笑来。

  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而是大方的付了钱,道:“说吧,还有什么事?”

  楚风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我拍着胸口道:“千真万确,如假包换。”

  楚风调侃道:“怎么换?”

  呃。。。你这样抓着我的语病玩,真的好么?

  楚风哈哈一笑,缓解了下气氛,道:“那么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

  我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道:“我还没见过鬼,不过我见过粽子,就在不久前。对了,你怎么突然变的不一样了?”

  楚风答道:“因为我找到了目标,我要找到真凶。这是我唯一能为肖露做的事情了。所以我一定要振作起来。”

  “可是我们现在毫无头绪,你不知道鬼是谁,我也不知道。没有一丝线索。”我无奈地道。

  楚风耸了耸肩,道:“这都不是事儿。我相信我们一定能找到真凶的。大叔,我们合作吧!”

  我摆了摆手,道:“跟你合作?我对队友的要求可是很高的。”

  楚风笑道:“有多高?”

  “叫大叔肯定不行,差辈了。叫大哥就合作。”

  “大哥!”

  “成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