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我将信和木鱼带上,前往市实验高中。我找到高二一班的时候,学生们告诉我,楚风今天并没有来上课。

  当我转身想要离开时,班主任拦住了我。

  班主任上下打量了一下我,道:“你是谁?来找楚风有什么事?”

  我摸了摸鼻子,答道:“我是他哥哥,有一个东西要给他。”

  班主任焦虑地道:“楚风今天并没有请假。他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平时从来不会逃课的。打他家里人电话,他家里人说他昨天晚上就没有回家。如果你能找到他的话,请你一定要劝他回来上课。”

  呃,我连他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们都找不到,我怎么找?

  楚风昨天没回家,我猜测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知道了小女孩的死讯,伤心过头跑到哪个地方躲起来哭了;另一个是他也死了,至于是自杀还是死于鬼的手中就不得而知了。

  理清了思路,我开口道:“我就是去他家找不到他才来学校找的,没想到他也不在学校。对了,这几天他身边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

  班主任想了想,道:“奇怪的事?我不清楚。”

  我继续问道:“那学校里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吗?比如死人什么的。”

  班主任闻言,瞪了我一眼,接着压低声音道:“你可别乱说,我们学校里面从来没发生这些事。倒是听说昨天有一个五班的学生出车祸被撞死了,现在还没找到肇事车辆和司机。”

  这说的应该是小女孩吧。难道一班班主任不知道她和楚风是男女朋友的事吗?

  我试探道:“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应该有监控的啊,怎么会找不到?”

  班主任撇了撇嘴,道:“谁知道呢?一个好好的小女孩就这样没了。”说到这里,他突然又压低了声音,指了指旁边经过的一个胖子,小声道:“看到这个人了没,他就是五班的班主任。那学生的事对他造成了很大的打击。”

  我疑惑道:“怎么说?”

  班主任的八卦之火正在熊熊燃烧,道:“那个学生说来也怪,五班本来就是成绩最差的班级,而她高一入学以后成绩就一直是倒数,上课基本全在睡觉。可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学生突然就好学了,成绩像坐火箭一样上升。高一期末考试已经挤进段里前十了,这次月考更是拿下全段第一。”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居然抽了抽嘴角。

  是在笑么?我看的不太清楚。

  班主任接着道:“所以五班班主任这段时间一直笑开了花,谁知道天有不测风云,这人居然说没就没了。你说他能不受打击吗?”

  我问道:“楚风的成绩怎么样?”

  班主任自豪地道:“我们班楚风从入学以来就一直稳居段里前三,还是个品学兼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

  v●酷=匠网=唯{一tx正版9,qP其他●w都D%是?盗a"版…

  嗯,我懂了。小女孩应该是和楚风交往以后才开始发愤图强,梦想着两人将来能考同一个大学,白头到老。可惜梦想是好的,现实却是残忍的。不过那个鬼又是谁呢?小女孩说她要报复,那一定是死前有很大的怨气。

  我低声问道:“除了这个学生,学校里还有其他学生去世吗?”

  班主任仔细想了想,道:“应该没有了吧。好了,我要去上课了。”

  一班班主任离开以后,我又走到办公室找到了五班班主任。

  当我告诉她我是女孩的哥哥的时候,这个一脸苦逼的胖子悲痛欲绝地向我大吐苦水。我从他这里打听到的情况大体和一班班主任说的差不多。

  不过我把握到了两点:第一,小女孩的名字叫做肖露,第二,胖子知道她和楚风的事,同时还知道她们经常会去市图书馆。

  我想,也许我能去图书馆碰碰运气。

  市图书馆坐落于市广场边上,旁边还有一家电影院。虽然我不确定她们是否曾经挂羊头卖狗肉,将去电影院约会说成去图书馆学习,但我还是一眼就找到了楚风。

  这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男孩,遥遥的看一眼就令人有一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当我走到他旁边的时候,他正一脸忧郁的坐在花坛边上,两眼无神地看着不远处的篮球场,那里有几个少年在打球。

  我之前没见过楚风,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个近乎完美的男孩就是,我试探性地喊了一句:“楚风?”

  楚风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转过头去。

  尽管他没有答应,但是看到他泛红的眼睛和失魂落魄的眼神时,我确定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楚风。

  我小心翼翼地在旁边坐下来,道:“是肖露让我来找你的?”

  听到这话,楚风终于有了反应,他喃喃地道:“肖露,肖露。”接着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激动地抓住我的肩膀,兴奋地道:“是肖露让你来找我的,你见过她对吗?她还活着对吗?快告诉我,她在哪里?快!”

  我用力的挣脱了他的双手,揉了揉被他弄疼的肩膀,开口道:“我是见过她,但是她现在已经死了。”

  楚风听到这话,眼神又暗淡了下去,道:“对不起,我。。。”后面的话他没有说下去,而是又转过身去,口里喃喃自语,大概是在回忆以前的美好时光。

  我从身上拿出那封信,递到他的面前,道:“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你的。”

  楚风接过信后,直接撕开信封,在我面前拿出信看了起来。

  我在旁边偷偷的瞄了几眼,果然和我想的一样,里面除了一些你侬我侬的情话以外,就是一些让他保重身体,多吃饭,多休息之类的话。在信的最后一句,我突然看到了几个不和谐的字眼,上面写道:“你们都要死!”

  这句话字迹和前面的迥然不同,也不是用普通的黑色中性笔写的,而是红色的,看到的第一眼我就感觉像是血字。

  楚风也看到了,他本来正陶醉在字里行间的情意之中,突然看到这么一句话,显得很诧异,抬头看向我,眼中充满了疑问。

  他怀疑是我写上去的?

  正当我心里盘算着该怎么和他解释的时候,突然远处有一个人惊呼道:“小心!”

  我和楚风听到那人提醒,抬头一看,我X,一个大花盆从天而降,笔直地砸向我们的脑袋。

  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但这时楚风站了起来,只见他一拳锤向花盆。

  咔嚓一声,花盆裂了,溅了我一身土。

  好家伙,这男生的拳头还真硬,这是一个强势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