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上次的白衣庙事件已经过去四个月了,白衣庙在打雷引起的大火中烧成了一片废墟,伴随着的将粽子也化作了灰烬。尽管上次小和尚离开时说我劫数未消,不过这四个月的平淡生活足以让我将这事抛在脑后,一切都证明了小和尚是随口唬我的。

  我找了一份工作,离家有点远,每天都要挤一个小时的公交车才能到达。

  起初我对等公交车和坐公交车这事儿有点反感,但是后来渐渐的喜欢上了这些,因为我认识了一个女孩。

  说认识其实有点不贴切,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和她说过话。如果不是发生了后来的事,我甚至可能都不会知道她的名字。

  小女孩应该是一个高中生,我下班的时间也刚好是她放学的时间。所以我每天都能在公交车站看到她。

  她长得并不是很漂亮,但是胜在清秀。而真正引起我关注的是她认真学习的态度,几乎每次看到她的时候,他都在拿着书,或是背课文,或是写习题,不论是等公交车的时候还是在车上的时候。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么一个感觉,就是当你不去注意一个人的时候,即使他与你每天都在同一条街、同一个走廊、同一个楼梯上擦肩而过,但是当你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你还是会觉得你以前从未见过他。

  而当你开始去注意他的时候,你才会发现,他经常会不定时的出现在你的视野里。你俩就如同两条不相交的平行线,你在这边,他在那边。相望而不相交,除非其中一人想要改变。

  就这样,每天在等公交车和坐公交车的时候,我都会偷偷地望着她,借此打发时间。虽然有好几次我都想上去跟她打个招呼,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和她讲上话了,在一个意想不到的场合。

  这一天天色阴沉沉的,老天爷似乎早已为接下来的这一幕做好背景。五点十分,当我走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女孩还没来。

  我有些失望,随意的在一张椅子上坐下,无聊的摆弄手机。

  大约过了五分钟,我看到女孩从马路对面过来了。在她出现的那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我感到一丝心悸。

  接下来发生的事印证了我的心悸,女孩在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一辆黑色的车疾驰而来,直直的撞在女孩身上,然后没有一丝停车的迹象,直接扬长而去。

  这。。。我惊住了,深深的吸了口气,向着地上的女孩跑去。

  当我将女孩的头枕在我的手腕上的时候,她还有意识,伸出颤抖的手,放在我的肩膀上,道:“帮我。”

  我拿出手机叫了救护车,然后半坐在地上,抱着女孩,道:“你一定会没事的,救护车马上就来了。”

  她吃力地摇了摇头,道:“我感觉我要死了。答应我,如果我死了,帮我把这封信交给实验高中高二一班一个叫楚风的人好吗?然后告诉他,我不能履行我们的誓言了。”说着,她想伸手去拿书包。

  我赶紧帮她把书包拿下来,打开包后将里面的东西掏出来,拿出信的同时,一个巫毒娃娃从书包里掉了出来,我举着信道:“是这个吗?”

  她看了一眼,点点头,道:“对,就是这个。你会帮我的,对吗?”这是一个痴情的姑娘,在生命受到损伤的时候,还想着他的小情人。

  我点了下头,又摇了摇头,道:“你一定不会有事的,等你好了,可以自己交给她。”

  她咳了咳,口中吐出一口血来,道:“即使躲过了这次,我也躲不过下次了。我能感觉到,她来了。”说到后来,她的声音变的尖锐而歇斯底里,充满了绝望。

  我疑惑道:“她?谁?”

  小女孩静静地闭上了眼,道:“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我能感觉到她。她要报复,她要杀人。”

  我怀疑她是受伤后出现了幻想,便没有接话,伸手擦了擦她脸上的血迹。

  这时,小女孩突然睁开眼来,瞪大了双眼,惊恐道:“她又来了,你快走。”

  我顺着她目光的方向望去,却看到令人吃惊的一幕,那辆撞人的黑色轿车回来了。我下意识的看了下车牌,发现上面一片空白,然后我抬头看向驾驶座的时候,我惊呆了。他喵的,里面没有人。

  鬼车!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个词。看着鬼车气势汹汹地朝着我们撞来,我有心想要带着女孩一起跑,却发现不知是因为惊恐还是坐太久了的缘故,我竟然不能动弹了。

  该死的!难道我要在此饮恨么?

  望着越来越近的轿车,我苦笑一声,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等死吧。

  这时,我怀中女孩突然爆发出了一股力量,她使出了她毕生的力气用力的将我推开。

  当我在地上一个翻滚再次起身的时候,黑车从我面前呼啸而过,拖着小女孩开出老远。

  最ct新t章节k上~酷}i匠网☆

  我静静的站在马路中央,望着脚下的巫毒娃娃,心中一阵翻腾。有死里逃生的惊魂,而更多的是自责,如果我带着木鱼的话,也许她就不会死;如果我能动弹的话,也许她也不会死。在这些鬼怪的面前,我还是太弱小了。

  看着远处的救护车和渐渐变多的围观群众,我默默地擦了下脸,弯腰拾起地上的巫毒娃娃,转身离开。

  回到家中,我将信和巫毒娃娃随手放在书桌上,然后坐在桌前。

  她是谁?为什么要杀小女孩?也许只有找到那个叫楚风的男孩,我才能弄清楚这些。

  想到这里,我不自觉地拿起那封信,本能地想要打开。还好在最后时刻我停下了这无礼的举动,这是小女孩写给楚风的信,很有可能是一些你侬我侬的情书,我受人之托,却偷看里面的内容,未免太过下作。

  我放下信,转手拿起旁边的巫毒娃娃。我用手在上面轻轻的摩挲,心想:小女孩只是让我将信交给楚风,并没有提到这个巫毒娃娃,那我是不是可以留下来做个纪念呢?

  我郑重地将巫毒娃娃摆放在抽屉里,然后从衣柜上面拿下满是灰尘的木鱼。

  不管她是谁,当着我的面杀死了小女孩,而且还想杀我,这事我不能忍。

  一句话,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