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祝平静地点了点头,道:“这粽子本是七十几年前的一位土豪,死后不愿身体受毁,便用重金聘请我父亲将他尸身保住,藏于白衣庙二楼回廊。这里回环地势正好巧借阴风洗刷,保持尸身不受腐蚀。不过却也是绝佳的养尸地,使尸体变成了粽子。

  父亲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最重信誉。因此即便是粽子,却也好生看管,不敢懈怠。

  粽子一开始只能僵硬的四处摸索,后来渐渐强大,父亲感到无法压制,便派我前往国清寺拜师学艺。”

  这时灵元大师突然开口道:“你与我同门五年,学了点本事后突然匆匆离开,从此再不相见,原来是这缘故。”

  庙祝道:“我哪有学什么本事,不过是从师父那里求了三张气运镇尸符,回来镇住粽子而已。”

  灵元大师眉头一颤,惊道:“气运镇尸符?”

  我疑惑道:“气运镇尸符和普通的镇尸符有区别吗?”

  小和尚答道:“气运镇尸符是以一个人的气运为关联而画成的镇尸符,威力显著,但负面效果也很大。可以说是符在人在,符毁人亡。”

  我摸了摸鼻子,道:“那代价还真是大。庙祝你就因为被粽子破了这气运镇尸符,才那个了吗?”

  庙祝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其实我早就感觉大限将至,因此特地请师兄回来善后。那土豪虽然在当时给了我们一大笔钱,其实放在现在,那也并没有多少。我们两代人兢兢业业帮他保守尸身七十年不毁,也算仁至义尽。”

  我问道:“为什么不自己将尸身烧毁,而是要等灵元大师过来?”难道电视里又骗人?烧了没用么?不过后面两句我没敢说出口,怕引来他们的嘲笑。

  庙祝答道:“我的父亲曾经留有遗训,让我不可损毁尸身,一定要守信。因此我才求了气运镇尸符,用一生之力守护。本想在有生之年再次见到师兄,让他在我死后能马上销毁粽子,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我竟然不能等到。诶!”

  灵元大师疑惑道:“粽子常年接受阴风洗刷,又吸收了你的阳气,按理说光凭三张气运镇尸符应该镇压不了这么久。”

  庙祝道:“师傅在传授我气运镇尸符的时候,又告诉我一个方法。只要粽子獠牙一露出来,我就把他拔掉,指甲一长,我就把他剪掉,这样就能压制粽子的成长。”

  灵元大师点点头,道:“这倒是一个好方法。不过现在问题来了,那粽子经过昨天一战,受伤逃跑,现在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师弟你有办法感应到吗?”

  庙祝笑了,不过却比哭得还难看,说道:“不知道。”

  那你笑什么?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我心中暗暗腹诽。

  这时庙祝又续道:“不过这里是粽子的老巢,两天后月圆之夜,它一定会回来这里回复功力的,所以只要你们在这里守株待兔就可以了。”

  我高兴地道:“太好了。那我们在这里布下天罗地网,摆好法阵,到时候粽子一过来就打得它满地找牙,魂飞魄散,尸骨无存。”

  正当我意淫着吊打粽子的场景时,小和尚过来拍拍我的肩膀,笑道:“尸骨无存可以理解,不过粽子的魂魄早就没了,还怎么魂飞魄散啊?还有一点很关键,布置法阵的事情就有劳尊驾了。”

  酷匠网☆(首n发Y‘

  我一愣,什么意思?难道你们不会摆法阵吗?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问,小和尚适时地开口道:“反正我是不会。”

  我答道:“你不会不要紧,这不是还有你师父吗?”说着我向灵元大师看去,发现他居然也朝我摇了摇头。

  得,你们都不会布置法阵,那我就更不可能会了。白高兴了半天,没想到最后还是要和粽子玩丛林肉搏。

  正当我一脸郁闷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鸡鸣,接着就看到庙祝一脸惊容,‘啊’的一声不见了,落下满地粉末。我上前查看,发现灵元大师扔出来的应该是香灰。

  这时灵元大师脸色一边,道:“不好。”说着就向庙外跑去,小和尚紧随其后。

  他们走了,我自然不敢多留,赶紧跟了出来。我出来后,发现灵元大师和小和尚正站在不远处,他们的脚下则躺着一只死鸡,我上前道:“什么情况,这只鸡虽然打鸣吓走了庙祝的鬼魂。但你们俩好歹也是出家人啊,就因为这点小事杀生,合适吗?”

  灵元大师念了句佛号:“阿弥陀佛!”然后就不说话了。

  小和尚解释道:“现在还是前半夜,正常情况下,鸡在这个时候是不会叫的。而且你仔细看,鸡的脖子上有两个孔洞,它是被粽子咬死的。”

  我蹲下来一打量,发现还真是,高兴道:“那这么说来粽子就在附近咯。我们赶紧去找到它。”说着我就要走,却发现灵元大师和小和尚都没有动,问道:“怎么了。”

  小和尚笑道:“是一起找还是分开找?一起找没效率,分开的话,万一被你找到了,那怎么办。”

  我不假思索,道:“那就一起除掉它啊,还能怎么办?怕我抢了你的功劳么。”

  小和尚抬手想要打我,我赶紧向后一缩,他竟顺势拍向自己的额头,道:“天啊,怎么会有你这么蠢的人。我的意思是万一粽子躲在角落跳出来阴你,你能活吗?”

  呃,那好吧。大爷我还是很惜命的。

  我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就等后天晚上跟粽子决一死战吗?”

  小和尚正想说话,远处突然有人喊道:“找到了,找到偷鸡贼了。”说着就向我们这边冲来。

  偷鸡贼?我向脚下一看,我X,不会是说我们吧。我正想前去解释,却发现灵元大师和小和尚已经脚踩西瓜皮,溜之大吉了。

  这两个蠢货,这时候跑不是不打自招么?我上前道:“误会,都是误会,鸡不是我们偷的。”

  那人已经走近,一把拉住我,道:“现在人赃俱获了,你还想狡辩。不是你偷的,那还有谁,难道是我家的鸡自己跑到这里么,那么巧你也刚好出现在这里,又那么巧小鸡自己死掉了?”

  我忙道:“不是我,是。。。”说道这里,我却说不下去了。我总不能跟他说是粽子偷的吧,这话讲出来鬼信啊,说不定明天就给送精神病院了。

  这时旁边又出来一人,是那个前天死了两只小鸡的虞电工,他拉住我另外一边衣袖,道:“这不是老罗家的孩子嘛,看你平时挺乖的,没想到还做着偷鸡摸狗的勾当。我这人比较地道,鸡我也不要了,一只一百,一共三百,老实点给钱,这事我就当没发生,不然我明天就宣扬出去,看你以后还怎么做人。”

  我X,这是赤裸裸的诽谤加勒索啊。我能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