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跑了么?并没有。

  虞瑞见到我的时候,吃惊地瞪大了双眼,哆嗦了一下,道:“和尚,你没死啊?”

  我一把揪住他的脑袋,怒道:“你巴不得我早死?”说着,作势就要揍他。

  虞瑞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忙道:“怎么会呢?我昨天回家后拿了好些个道具,八卦镜,黄符,铜钱剑,准备去救你来着。结果一到那儿,发现你不见了。我还担心了一整晚呢!”

  我皱着眉头,道:“真的?”

  虞瑞赶紧答道:“真的!”

  我不动声色,加重了语气,又问道:“真的?”

  虞瑞似乎察觉了什么,站直了身体,理直气壮地道:“当然啊。当时现在一片狼藉,那粽子也不见了踪影。好家伙,没看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一手。”说着还用手拍了拍我的背,一切如往常一般。

  我点了点头,道:“还算你小子有良心,这次就先放过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我便自顾自地离开了。

  我们在交谈的过程中,两个和尚都没有靠近,只是远远地看着。等我们走远了,和尚们才靠过来,小和尚开口道:“他在说谎。”

  我不置可否,平静地道:“也许吧。”

  小和尚解释道:“他一开始心中有鬼,神色慌乱,后来虽然强自镇定,却在说话间不自觉地做出一些小动作。这些都说明他在说谎。。”

  我神色如常,静静地看了小和尚一眼。

  小和尚还以为我不相信他的话,急道:“而且此人虽然表面清秀,实则眼角带痣,黑里透白,乃大奸之象,绝不可深交。”

  我望着还想继续劝导我的小和尚,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时,灵元大师却也叹了口气,开口道:“一宵灯下,连朝镜里,瘦尽十年花骨。前期总约上元时,怕难认、飘零人物。”

  我心中五味杂陈,却不想在两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柔软的一面,吸了吸鼻子,抬头仰望着天空。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和尚突然跳起来用力的拍了下我的脑袋,喊道:“打起精神来啊!与其有时间在这里伤春悲秋,还不如赶紧想想怎么除掉粽子吧。”

  这一下如当头棒喝,打断了我的情绪,却也疼得老子眼泪都要出来了。我赶紧还了他一巴掌,道:“我这不是想着么?现在被你打断了。”

  小和尚还想还手,却被灵元大师拦住了,只好冲我干瞪眼。

  灵元大师开口道:“我已经想好了办法,不过要晚上才行。”

  我得意地向小和尚做了个鬼脸,道:“那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吧,等晚上再行动。”

  灵元大师点头道:“如此甚好。请施主带路。”

  去哪里呢?我想了想,最终还是把他们带到了我家。

  由于我家里本身也是信佛的,所以当我把和尚们领回家的时候,我妈只是愣了一下,就去给他们准备丰盛的斋饭了。

  虽然灵元大师和小和尚对吃素菜薄有微词,却没有在我妈面前表现出来,显得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

  吃过饭后,小和尚就霸占了我的电脑,灵元大师则在我的床上打坐,无聊的我只好抓紧时间补个觉。

  当我被人摇醒的时候,天色已经全黑了。我们三人吃过饭后,就匆匆前往白衣庙。

  白衣庙看起来和我们昨天离开时一样,满地杂乱。

  灵元大师叫小和尚去东北角和西北角各点上一支蜡烛,然后又从包里拿出一面小旗,让我拿着插在庙正中。

  我疑惑道:“我们是要布阵等粽子来自投罗网吗?”

  灵元大师摇了摇头,道:“天机不可泄露。”

  这时,小和尚已经点好蜡烛回来了,道:“笨蛋,我们是要招魂。”

  我将旗子插好,问道:“粽子也有魂魄吗?”

  小和尚笑道:“当然有啊,粽子也是人变的,怎么会没有魂魄呢。不过这粽子看起来没有一百年也有七八十年了,估计早就投胎了。嘿,说不定就是你啊。”

  我一巴掌招呼过去,怒道:“滚你妹的,怎么不是你。”

  小和尚躲了过去,做个鬼脸,道:“你这人真没品,我跟你讲正事呢,怎么说着说着就骂人呢?”

  。:最\¤新=2章节@¤上酷匠i网

  我。。。

  这时灵元大师开始作法,他快速的念着一些隐晦的咒语。

  尽管我竖起耳朵用心的听着,却还是无法听清他在念些什么。

  如此过了片刻,灵元大师突然停下念咒,向着我微微一笑,道:“想学吗?”

  我几乎下意识的就想点头,好在最后时刻回过神来,赶紧摇头,道:“不想学,不想学。”哼,想骗我做和尚,门都没有。

  灵光大师笑道:“如此最好。别老想着偷师,你的道行还不够。”说罢,他手往包中一翻,抓出一把粉末来,向着旗子撒去,口中念道:“风起魂聚,风止魂来。阿弥陀佛!”

  只见旗子无风自动,向后扬起。大约过了三秒,旗子落下,粉末突然向上凝聚,现出一个人影来。

  “庙祝?”我吃惊道。

  庙祝的鬼魂看到我,也有点惊讶,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灵元大师,道:“师兄,你终于来了。”

  灵元大师向他点了点头,道:“我来了。”顿了顿,又开口道:“我收到你的传信后,就带着徒儿向这边赶来,没想到还是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诶,阿弥陀佛!”

  小和尚上前一步,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弟子陈尘,见过师叔。”说着,向庙祝鞠了三个躬。

  庙祝满意地点点头,道:“好孩子。”

  我X,说正事啊,你们这么嘘寒问暖的,要整到什么时候。我赶紧上前,打断道:“庙祝,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庙祝打量了一下我,叹了口气,道:“说来惭愧,本以为我能将事情处理干净,没想到。。。”

  灵元大师安慰道:“生死有命,因果循环,自有天定。师弟不必自责。”

  小和尚也安慰道:“是啊,此次粽子厉害非凡,离飞尸只有一线之差。师叔虽败犹荣。”

  庙祝摇了摇头,道:“你不懂,这粽子是我所养。”

  我大吃一惊,脱口而出道:“什么?你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