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是这样,我要答应吗?这老和尚怎么说也有点本事,学一点总比没有强吧?可是他看起很不靠谱啊,到时候学一堆没用的,不是瞎浪费时间?

  我心中腹诽着,不知不觉到了安海禅寺。我伸手推了推寺门,发现从里面锁住了。这可怎么办?

  正当我回忆安海禅寺有没有侧门的时候,那老和尚二话不说,一手抱着小和尚一跃而起,攀住了围墙,然后脚下一蹬翻了进去。

  我X。这老和尚还是个惯匪啊,翻墙入室行云流水,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可是你们进去了,老子怎么办?

  好在没让我等太久,那老和尚又翻了出来,将我往腋下一夹,然后又翻起墙来。

  我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再次脚踏实地时已经站在寺院之内。借着月光,我看到小和尚躺在大殿正中,一脸安详,闭着眼睛,看起来是睡着了。

  这时,老和尚也走进大殿,掏出一个打火机点燃了供桌上的一根香烛。之后他又做了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只见他居然掏出一根烟在蜡烛上点燃抽了起来,还扬了扬手中的一包烟,问我要不要。

  我咽了口口水,然后摇头拒绝了。对于老和尚的不羁我已无力吐槽。

  果然,老和尚随意地将烟扔在供桌上,然后从供品中拿了几个苹果,自己啃了一个,又向着我和小和尚扔来。

  小和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接过苹果后也直接吃了起来。

  我接过苹果,却不敢吃,走进大殿后打算悄悄放回去。

  小和尚似乎看出了我的意图,伸手抢过我手中的苹果,道:“不吃别浪费,给我吃吧。”

  我皱了下眉头,道:“你们不是和尚吗,偷吃供品难道就不怕佛祖怪罪?”

  小和尚随意的将苹果核抛出殿门,擦了擦嘴,双手合十,法相庄严,道:“阿弥陀佛!无穷般若心自在,语默动静体自然。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再说了,你看佛爷笑的那么开心,怎么会怪罪呢?”说到最后一句时,却是扬了扬眉毛,一脸滑稽。

  我顺着他的话语向大殿上的佛像看去。

  哎呀,还真是。弥勒佛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任何时刻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我一阵无语,找了个柱子坐下,将身子靠在上面,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

  我闭目假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听到一阵呼噜声。我睁眼一看,发现老和尚大字朝天,呼噜噜的噪音正不断的从鼻腔里发出来。再回头看小和尚,发现他也没睡,用手托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左右无事,便站起来朝他走去,在他身旁坐下,推了推他,道:“小和尚,你叫什么名字啊,你们从哪里来?”

  小和尚放下手来,看了我一眼,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我一把拽住他的手,让他放下来,道:“你就别装了,我知道你们不兴这个。”

  小和尚嘿嘿笑道:“那好吧。我是带发修行,没有法号,俗名叫做陈尘。我师傅是国清寺的高僧,法号灵元。”

  我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道:“带发修行?你的头发呢?”

  小和尚贴着我的耳朵,龇牙咧嘴:“被有个狗X的趁着我睡着给剃了。”说着还指指老和尚。

  这时那呼噜声突然停了,灵元大师咋吧咋吧嘴,翻了个身,道:“你们嘀嘀咕咕什么呢,吵得我都睡不着了。”

  小和尚刚说他坏话呢,被他吓了一跳,当即闭了嘴。

  我却一阵无语,谁吵谁啊?我拉着小和尚,指了指外面,道:“我们去门外聊吧。”

  小和尚也是谈兴正起,点头应允。他想要起身时却突然‘哎哟’一声,差点摔倒。

  我赶紧起身扶着,关心道:“你没事吧?”

  小和尚扬了扬手,推开我,道:“受了点伤,有点不适应,明天就好了。”说着,独自向外面走去,坐在台阶上。

  我紧跟着走了出来,坐在他边上,道:“真的没事吗?我看你好像受了很重的伤啊。那死粽子一巴掌拍下来,我看着都疼。”

  小和尚摇了摇头,道:“这有什么,想当年。。。”他开始吹13了。

  那一晚我和小和尚聊了很久,在听他吹13时,我把握到了一些关键的东西。

  比如,他和他师傅都是行脚僧,靠一双脚游历四方,在红尘中修行;比如,现在中国佛道一家,虽然他们是和尚,却也学了些道家的手段;再比如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和高人,只是他们鲜为人知等等。

  我和小和尚相互依靠着睡在台阶上。等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这师徒二人居然在有模有样地做着早课了。我摸了摸怀中的木鱼,这是昨天小和尚送给我的,而昨天他用来刺伤粽子的就是木鱼的小木槌,现在估计还留在粽子身上。经过昨天的谈话,我已经和小和尚成为了好朋友。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

  我无聊的看了一会儿和尚念经,然后主动去帮他们买早餐。

  当我拿着一大袋菜包子回来的时候,却换来了他们的指责:为什么不是肉包子?

  。,酷O匠网:首oL发

  我X,你们还真是荤腥不忌,无法无天了。我气愤的把包子往桌上一扔,道:“爱吃不吃,吃了快走,等下就要来人了,到时候你们偷吃供品就要东窗事发了。”

  灵元大师闻言也想起来了,拿起菜包就向门外走,道:“对,对,对。我们赶紧离开。”他走到大门口,才想到大门是从外面锁的,大白天的翻墙太招人耳目了,于是又折回来,问道:“你刚才怎么出去的?”

  我带着小和尚向侧门走去,道:“这里有个侧门,从里面可以打开。”

  我们三人出了安海禅寺,却在街上迷了路。并不是我不认识路,而是我们实在不知道该去哪里。我有心回家,却又不太愿意带这么两个人回去。以老和尚的身手,万一打劫我怎么办?

  咳咳,开了个玩笑。

  正当我们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闲逛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人影从前面拐角走出。

  我登时火冒三丈,拔腿就向那人冲去。

  他喵的,有种你别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