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酷匠网唯@p一Hg正版,%E其@0他都…%是n盗5版g

  第一幕:求助杨寻终于知道了所有事情的真相,可他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一切,只能将计就计了。

  醒来时,杨寻发现自己现在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好久都没有来过这里了。他的床边,站着几个熟悉的身影,分别是胖子,小陈,和龚雨思。

  躺在医院里,并不能逃过审问,不过,警察们也不敢对一个随时有可能晕倒的男子太过刁难,只是简单问了一些相关问题。杨寻的嘴关得很紧,他目前还不知道应不应该将他知道的说出来,所以就决定暂时先隐瞒。

  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的两名警察和杨寻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留下一直在一旁站着没说话的龚雨思。杨寻示意让她坐下。她坐下后沉默了片刻,便向杨寻说到:“杨先生,先暂时将你杀人的事情放一边,我想和你说一些重要的事,我们在死者张棋家里查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东西,他的日记里,记录了许多关于日升公司的秘密,其中,就有一个关于特殊药物的实验,他本来想向组织上面汇报这些事,但害怕暴露后就无法继续获得情报,只好继续配合日升公司的行动,我们猜测,他的身份很有可能被发现了,所有才让同是日升公司员工的王凯设计圈套杀害张棋。”

  “这样啊,”杨寻叹了口气“怎么这么多麻烦事。我也想和你说些话,希望你能百分之百保密。其实,那药物的实验对象就是我,酒吧那起案件就是为了引出在局里最有名的我,我的一切应该早已被查得清清楚楚……现在,那药物已经在我的体内了,人,大概也是我杀的,但杀人是因为药物注射后无法控制自己,才杀的人。我都被这些事搞得一塌糊涂了……我现在谁也无法相信,但必须有一个人帮助我,我只好选择为政府高层工作的你。”

  龚雨思听完了杨寻的话,显然吓得不轻,但看杨寻认真的样子也不像是说谎,就算觉得这种事再不真实,也不知道怎么拒绝杨寻的请求,只好答应。“杨警官,既然你被注射了药物,那你现在岂不是很危险,随时可能杀人啊。”龚雨思担心的说道。“这个嘛,我也说不出个明白。现在人都死了,鬼知道这药有些什么效果。还有一件事,龚小姐,我希望,你可以帮我抹去我杀人犯的嫌疑。”杨寻现在最担心的不是他会不会失去理智然后杀人,而是担心他会不会坐牢。“这个……”龚雨思现在还没有完全相信杨寻,虽然她有能力解决,但这样做的风险很大,万一杨寻就是杀人犯,之前都是说谎,那可就放走一个罪犯啊“杨先生,这个……我帮不了你……,抱歉。”杨寻知道她在担心什么,也没继续请求她,淡淡地笑了一下。他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妈妈最爱对他说:“杨寻,有什么烦恼就笑一笑,笑一笑,一切就会好起来了。”他深爱着他的父母,同时也憎恨着他的父母。

  第二幕:曾经杨寻曾有过和绝大多数孩子一样快乐的童年,但那份快乐在他10岁的时候便开始终结。

  不知从哪天开始,他的父母就像疯了一样,进行某种药物研究,基本不回家,瘦小的杨寻一个人照顾着自己。不过,还好杨寻还有一些朋友,他们可以缓解杨寻的孤独,在那空旷的屋子里增添一些与这景象并不搭调的笑声。

  有一天,杨寻明天都思念着的爸爸妈妈终于回来了,可他们带回来的,不是温暖的拥抱和关心的话语,他们带回来的是大量的药物注射带来的痛苦和折磨,杨寻原本白白嫩嫩的小手臂慢慢变得千疮百孔,他曾想要抵抗,想要逃脱,可这样只会让自己的脸上多几块红肿。他的眼泪不断涌出,足以证明他多么地痛苦,可他的父母呢?他们早就已经成为魔鬼啦!他们已经不是那最最疼爱自己孩子的父母啦!他们现在只关心自己那所谓的实验!

  杨寻在被逼疯的边缘,被自己的意志拉了回来。他,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拿起曾经妈妈用来给他削苹果的小刀,走进了曾经在他一个人睡觉感到害怕就会躲进去的爸爸妈妈的房间,他看着床上熟睡的两人,眼神空洞,仔细一看,还有些许泪光,他的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说着:“把刀挥下去,挥下去!挥下去,你就不会再感到痛苦了!挥下去,你就能解脱了……”于是,他按照那个声音所说的那样,挥了下去,然后得到了本就应该属于他的自由,和解脱。

  第三幕:等待杨寻渐渐回过神来,床边的龚雨思正在疑惑地看着他,连忙将快流到眼眶的眼泪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这次被注射药物,让他回想起了曾经被折磨的恐惧。

  “龚小姐,我想拜托你的事也都说了,帮不帮我只有你自己做决定了。我真的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杨寻一边说着,一边从病床上起来“我把联系方式告诉你吧,如果你愿意帮我的话,也毕竟方便联系。”龚雨思,将电话记下后便离开了,杨寻也想出去,但局里的人对医院有交代,不能让他出去,他只好乖乖地在他的病床上享受着这段无聊却平静的时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雨伞下的熊说:

别问我杨寻杀了父母为什么没被抓...以后会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