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自己的剑快要洞穿南宫鹤的身体,陆云旗猛地撤剑,那一剑之力无处释放,全部回击在陆云旗身上。

  “噗!”陆云旗半空鲜血狂喷,身子陡然坠落。

  这一变故让所有人措手不及,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就连南宫鹤本人,都不知为何。

  帝绝倒是猜到一些,所以在陆云旗发了狠要杀南宫鹤的瞬间他就猜到了可能会有这样的结果!

  帝绝飞身而起,接住落下的陆云旗。

  那一剑或许真的太狠了,陆云旗只觉得胸口疼的窒息,眼前一阵阵的发黑,脚下不稳,差点一个踉跄摔倒。

  “你疯了!”帝绝气恼的低吼。

  陆云旗抿抿唇,神色复杂,不过还好。最后没有酿成大祸,他挽救回来了。

  “撤!”陆云旗淡淡的吐出一个字。

  九魂的人很快就全部撤走,留下的九霄剑派的人发出一声欢呼。

  九霄剑派的几个领头人全都来到南宫鹤身边。九霄剑派掌门人高兴的道,“鹤老,这次多亏了你啊。江湖第一高手的称号,果然名不虚传哪!”

  “是啊!真是让我们大开眼界啊。”

  “九魂的人来的时候威风凛凛,去的时候却灰头土面。解气!真是解气啊!”

  南宫鹤摇头,语气落寞,“江湖第一高手,早就易主了。”

  所有人惊愕的看着他,南宫鹤捂着胸口一口血喷出,脸色苍白无比,“魔雷九剑式,果然霸道!那两剑,不知不觉中,竟然已经将我重伤了。”

  众人惊骇的看着他手里拿着的剑,那把精金打造的剑,正在一寸一寸的断裂!

  南宫鹤丢了手中的剑柄,抱拳,“各位老兄弟,我先走了。若是有谁看见了我孙儿,还请知会一声。老夫必有重谢。”

  他急着离开,是想要解开一个疑惑。

  陆云旗他们并没有走远,走到一个小树林就停下了。除了让卫龙给受伤的人救治和陆云旗自己要调息以外,陆云旗说他们还要等人。

  至于等谁,这就不是他们可以问的了。

  “你最后撤剑,是因为南宫景吧?”帝绝寒着脸问。

  “是。”陆云旗闭着眼盘坐于地,调息着体内紊乱的真气。

  “你不要命了?

  “为何不要?”陆云旗淡淡的回答。

  帝绝怒道,“你难道不知道刚才多危险吗?要是你有个什么闪失,你让这些兄弟们怎么办?”

  卫龙摇摇头,“魂主,恕属下说句不敬的话,刚才就算是杀了南宫鹤那老头,您也不应该撤剑伤害到自己。他南宫鹤充其量也就是一个武林盟主,有什么好傲的?如果不是……”

  “闭嘴!”陆云旗突然低喝,睁开眼睛冷冷道,“南宫盟主,出来一叙吧。”

  “九魂主好深厚的内力啊!”南宫鹤轻叹着从一棵树后走出来,有些不甘的瞪了陆云旗一眼。

  本来卫龙刚才那话要是接着说完,南宫鹤心里的疑惑也就解开了的。谁知道陆云旗发现了他,并且阻止卫龙的话头。

  “南宫盟主有何指教?”陆云旗微微一笑,看着他问道。

  “我只想知道,老夫何德何能,能让九魂主为我手下留情?”

  陆云旗敛眸,“你么,自然是没有那个资格让我手下留情了。不过你很幸运。”

  “不知九魂主的这个幸运,从何说起?”

  “因为你,认识了一个足以让我手下留情的人。”陆云旗淡道。

  “哦?是吗?那可真是幸运。还请九魂主告知那人是谁,老夫改天也好谢谢他。”

  陆云旗冷笑,“南宫盟主,见好就收。别逼得大家都翻脸,到时候,可就不好了。”

  南宫鹤不慌不忙的道,“九魂主此言差矣。老夫只是想要报恩有何不对吗?”

  “没有。不过那人你不该问!”

  一众九魂杀手连带帝绝都鄙视了:你让人家不准问自家孙儿?这是哪门子的道理?就算你九魂主占有欲再强也不至于跟他的亲人争风吃醋吧?

  南宫鹤脸色赧然,还以为问了什么不该问的人,于是点头道歉,“对不住,是老夫唐突了。”

  “酷@}匠网Q正~'版首,#发

  “南宫盟主,似乎有一个孙儿?”陆云旗似笑非笑的问道。

  南宫鹤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莫非九魂主知道他的下落?我孙儿已经失踪三个月了,老夫实在担心他出事。这才四处走走,想打听打听他的消息。难道九魂主见过他?”

  三个月前?不就是南宫鹤和他一起去京城的时间吗?原来是自己拐骗了人家孙儿。陆云旗笑道,“见过。我当然见过。”

  可不是,几乎是每天晚上都抱着呢,怎么可能没见过!

  “当真?还请九魂主告知他在何处?老夫必有重谢。”南宫鹤激动的无以复加,问道。

  陆云旗不动声色的抿抿唇,“这个么,现在怕是不知道了。我见他的时候是在上个月了,他在南明国。”

  咱们的九魂主撒谎不会脸红的。明明昨天晚上还抱着人家索欢,结果现在就说上个月才见过。要是一个月不见,他能忍到现在?

  南宫鹤一听,连忙抱拳,“多谢九魂主告知。老夫这就赶往南明国去寻他。若是寻到了,必定重重的答谢九魂主!”

  陆云旗真想脱口而出一句“要不我替你找到他,你把他许配给我吧!”可是话到嘴边又变了个样,“南宫景与我也算有缘,要不我派人和南宫盟主一道去寻吧。或许也能快些。”

  他这纯粹是为了博得南宫鹤的好感以便日后办事,但是他是绝对不会把南宫景交出去的。否则南宫景就在九魂宫,还找什么找?

  南宫鹤皱眉,看了眼陆云旗,有些不可置信,“你刚才撤剑,是因为景儿?”

  “不然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陆云旗冷笑着挑挑眉,“我和南宫景,也有一些羁绊。或许该说,这是我应该做的。”

  “啊?”南宫鹤彻底愣住了,他应该做的?

  “过几个月我可能会去南宫府拜访拜访他,希望南宫盟主行个方便。”

  “现在景儿还没找到呢,这个恐怕……”

  “他没出过远门,应该很快就会回去的。”陆云旗淡笑着道。

  他再过几个月就带着南宫景回去。到时候他也好去南宫府看他了。

  南宫鹤疑惑点点头。

  “那就先谢过九魂主吉言了。”南宫鹤抱拳。

  “慢走不送。”

  “……”南宫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