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旗眯了眯眼睛,“要是景知道了我就拿你是问!”

  “……”帝绝。

  那边南宫鹤却已经是被陆云旗的一句老东西给气的不轻了,一跳三丈高,“小杂碎!老夫今天不杀了你,难平我心中怒气!”

  麻烦来了。

  陆云旗无奈的看了眼帝绝,有些幽怨的叹气,“现在完了,要是让那小东西知道了,肯定跟我闹脾气。”

  帝绝冷哼,“狂傲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南宫景?现在才想起来,似乎晚了些。”

  陆云旗想骂,他就是想着南宫景来着。想着要让南宫景知道他家男人是好样的,除了他谁也不能让他低头。可是……怎么就骂了南宫鹤这尊神?

  面对南宫鹤的怒火,陆云旗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刚想说两句话话挽回一下,南宫鹤却拔剑出鞘,朝陆云旗刺了过来。

  陆云旗傻眼了。

  这是要真打还是假打?真打的话,伤了这个老头子,景那里怎么交代?假打的话,这老头子会放过自己吗?

  陆云旗生平第一次感觉打架也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猛地一股力推开陆云旗,然后帝绝与南宫鹤硬拼了一记,帝绝被震退几步,朝陆云旗吼道,“你发什么愣?”

  陆云旗一咬牙,管他呢!只要不打伤南宫鹤,景肯定不会计较的!于是提剑上阵,迎着南宫鹤的剑气劈出一剑,八道剑影重重叠加,隐隐带着雷鸣之音轰向南宫鹤。

  “第八重?”南宫鹤脸色一变,魔雷九剑式第八重,连他也没想到,陆云旗竟然如此妖孽。要知道当初的冷闫青也才第六重就是江湖一霸了啊!这第八重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而修炼之人还是一个刚及冠的青年!

  八重剑影直接撕裂了南宫鹤的剑气,张牙舞爪的扑过去。

  《*酷o匠=/网永l久/C免费K看U小说Z

  陆云旗这一剑给了南宫鹤太大的冲击,导致剑影冲向他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不过南宫鹤也算是个老江湖了,应变能力自然不输于陆云旗,当下剑锋一转,形成道道剑幕,将剑影阻挡在外。

  不过这样抵挡强烈的攻击南宫鹤并不好受,甚至感觉体内被震得气血翻涌,差点一口血喷出。

  陆云旗眸中闪过一抹惊讶,或许也是意识到自己下手过狠了,于是只能收敛些。没有趁此机会赶尽杀绝,反而是等南宫鹤缓过一口气才进行下一轮攻击。

  这次南宫鹤明智的没有选择远攻,而是近身搏斗。近身搏斗可不比远攻了,远攻主要是看技巧和内力深厚,而近身搏斗不仅要看武功高低,还有搏斗技巧和敏捷程度。

  在搏斗技巧上来说南宫鹤更胜一筹。毕竟是老江湖,他吃的盐都比陆云旗吃的饭多,搏斗肯定不在话下。

  但是就敏捷程度来说,肯定是陆云旗占优势。年轻的陆云旗肯定要比年老的南宫鹤行动更加敏捷迅速。所以两人拼的就是武功。

  然而某些时候,武功高低并不一定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南宫鹤狂叫一声,一剑劈向陆云旗,风声猎猎,吹奏着死亡的乐曲。

  陆云旗举剑迎上南宫鹤的一剑。南宫鹤是以横打直的劲儿从上而下劈下,所以不管是力度还是方位对陆云旗都相当不利。所以第一回合,陆云旗就被逼退。

  陆云旗微微抬眸一笑,看着南宫鹤,举剑与肩齐平,“南宫盟主,我本不欲与你为敌,若你再冥顽不灵,可就别怪我!”

  “少废话!九霄剑派的掌门乃是我生死之交,你若想吞并九霄剑派,先问问我答不答应!”南宫鹤怒吼。

  陆云旗冷厉道,“莫非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不成!”

  “有种咱们鱼死网破!”南宫鹤不屈。

  陆云旗皱眉,怎么办?要吞并九霄剑派,就必须打败南宫鹤。可要是打败了南宫鹤,要是南宫鹤记仇的话,那景的婚事他们肯定不同意了!要不,放过九霄剑派?与南宫景比起来,区区一个九霄剑派,算什么东西?

  陆云旗吐了口气,幽幽道,“若你打败了我,我自退却。不再为难九霄剑派。”这是他给自己唯一的安慰。输了,他自然会离开。而且没有理由再来为难九霄剑派了。

  “好!”南宫鹤一口答应。他没有问如果他输了怎么办,因为他认为自己不会输。陆云旗也没有说他输了该如何,因为他没打算赢。

  两人的巅峰对决一触即发,都蓄势着,等待着对方露出破绽的瞬间置对方于死地。

  姜还是老的辣,陆云旗首先按耐不住了,但是他的出击完美无缺,根本让南宫鹤无从下手反击,只能被动的防御。

  这让南宫鹤很不爽。陆云旗没有步步紧逼的致命招数,反而更像是处处手下留情,没有打算和他来真的。可是南宫鹤却认为这是陆云旗给他的侮辱!

  终于,南宫鹤逮到机会反攻了,被动变为主动,于是南宫鹤出手毫不留情,一上手就是最狠的招数,企图置陆云旗于死地。

  陆云旗眸子一凝,划过一抹狠意。当年就是他,出卖了自己,害得自己受了重伤足足躺了半年!

  也不知为何,看到南宫鹤这副拼命的模样,陆云旗便想起当年他如何出卖自己,他只想狠狠的报复!

  于是,陆云旗出手也绝不留情,魔雷九剑式第八重,八道剑影齐出,声如雷鸣。然后,陆云旗一剑刺向南宫鹤,只想结束了他的这条老命。

  南宫鹤被八重剑影逼得连连后退,一剑接着一剑的劈出,好不容易才消解了那八重剑影的攻击力,却看到陆云旗的剑毫不留情的向他刺过来,南宫鹤这才彻底的傻掉了。

  陆云旗突然有了一丝报复的快意,这个出卖自己的老东西,终于要饮恨于自己的剑下了!南宫家族,这个仇,他报了!

  等等!南宫家族?

  南宫?南宫景!

  脑海里突然出现帝绝的那句“景少爷闹着要回家”,陆云旗才猛然醒过神,在他剑的那端,是景的亲人!

  陆云旗惊出一身冷汗,如果……如果自己伤了南宫鹤,那景?他绝不允许!不!!

  眼看自己的剑快要洞穿南宫鹤的身体,陆云旗猛地撤剑,那一剑之力无处释放,全部回击在陆云旗身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