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怎么行?他好歹也算是你的长辈,也是……也是我的……那个了!怎么能不重视?”

  陆云旗低头看着南宫景埋在他怀里通红的脸蛋,忽然笑起来,“傻瓜。”

  南宫景不满的瞪着他叫道,“我才不傻!不准叫我傻瓜。”

  “好好好,不叫。傻宝贝。”陆云旗轻笑。

  “你还叫!”南宫景噘着嘴叫道。

  陆云旗轻声道,“好了快睡,明天我带你去玩。”

  “玩什么?”南宫景眼睛一亮,抬头看着他问。

  “你想玩什么就玩什么。”陆云旗温柔道。

  “云旗,你真好。”南宫景抱着他亲了一口,喜滋滋的道。

  陆云旗轻笑,“对我的宝贝好是应该的。不过宝贝是不是也应该对我好啊?”

  “怎么对你好?”南宫景不解的蹙眉。

  陆云旗轻轻的勾唇,勾起一抹邪笑,“宝贝,我们来一次吧。”

  “啊?”南宫景羞红了脸,“不,不要了吧。那么晚了,休息吧。”

  “还不晚。”陆云旗轻轻笑着,手已经探进了他的里衣,惊得南宫景一下子坐起来,按住他的手,软声哀求,“云旗,不要了好不好?那么晚了,我想睡。”

  “宝贝,就一次。”陆云旗低声诱哄着。

  ,/最新‘Y章e节上、酷$匠de网

  “云旗……”南宫景红着脸,“明天再……再那个好不好?今天先休息啦。”

  “可是我现在就想要你了……”陆云旗低下头含住南宫景白玉般的耳垂,轻轻吮吻,声音低沉带着魅惑。

  “我……”南宫景红着脸看着他,抬起左手,“我的手还有伤呢。你也忍心欺负我。”

  “没关系,我来,不要你动。”陆云旗不依不饶。

  “云旗……”南宫景可怜兮兮的哀求,“明天吧,今天好累。”

  陆云旗无奈的叹气,抓住南宫景柔嫩的小手亲了一口,声音温柔,“宝贝,用手帮我吧。”

  “用……用手?”南宫景傻眼,“怎么帮啊?”

  陆云旗拉着他的手一路向下,覆在某处。南宫景瑟缩了下,抬起头轻声喃喃道,“云旗,好烫……”

  陆云旗舒服的吐了口气,压着他的手,低头吻着他的唇瓣,“宝贝……”

  “不,不行。云旗,我不会……”南宫景想缩回手,被陆云旗紧紧的抓住。

  “我教你。”陆云旗看着他许久,才缓缓道。

  南宫景小脸烫红,都不敢抬头看他。在陆云旗苦苦的哀求下,南宫景羞赧的点点头,“就,就一次。”

  “好,一次。”陆云旗轻轻笑着,牵引着他的手探入,然后传来急促的呼吸。

  一个时辰后。

  陆云旗把他温柔的抱在怀里,带着柔和的笑,“宝贝,我也帮你吧。”

  “不,不要。”南宫景揉捏着发酸的手腕,小声拒绝,“我想睡觉。”

  陆云旗握住他的手,轻轻的揉捏,“很难受?”

  “酸。”南宫景可怜兮兮的抬头看着他。

  陆云旗叹了口气,替他揉捏着手腕,“宝贝,累了就睡吧。”

  “嗯嗯。”南宫景听话的点头,勾着他的脖子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吻,“你也早点睡,晚安。”

  “晚安,宝贝。”

  第二天,南宫景很早就起床了,央着陆云旗带他去逛九魂宫。本来陆云旗准备带他去东启国其他地方好好玩一玩的,不过南宫景想要先了解九魂宫,陆云旗也不会反对。

  一路走来,所有看到陆云旗和南宫景的,都恭恭敬敬的问好,“魂主好,夫人好。”

  南宫景怒瞪着眼,叉着腰,怒声问,“你说!夫人是谁?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女人?你……”

  “傻宝贝!”陆云旗忍俊不禁,揉着他的小脑袋笑道,“我的夫人,当然是你了。不然还会有谁?”

  “夫……夫人?”南宫景一下子红了脸,打掉他的手,“谁,谁要做你……你的夫人啊?”

  “哦?你不做?”陆云旗挑挑眉,带笑的看着他发红的脸,“你要是不嫁,那我就娶别人咯。”

  “你敢!”南宫景炸毛了,猛地抬头大叫。一抬头却正撞上陆云旗柔软的唇瓣,南宫景看着陆云旗带笑的眉眼,傻呆呆的眨巴眨巴大眼睛,呆萌萌的模样。

  陆云旗舔吻着他的粉唇,声音温柔,“宝贝,嫁给我吧。”

  他的呼吸喷在南宫景的脸上,柔柔的,痒痒的,南宫景的脸蛋更红了,低着头转过身子,“谁,谁要嫁给你了?你不是要……要娶别人的嘛?我才不干。”

  “宝贝。”陆云旗从身后抱住他,把头抵在他的颈窝处吸着气,“宝贝,我只娶你一个。”

  “就会哄我!”南宫景噘着嘴哼哼。

  “我是认真的。”陆云旗转过他的身子,捧着他的脸蛋,凝视着他的眼,“此生,我只要你。”

  南宫景咬着唇,“可是我爹娘还不知道呢。要不我们改天回去,然后告诉他们好不好?”

  陆云旗皱眉,要是南宫景的父母会同意的话他也是不介意的。但问题是:他们会同意吗?恐怕没有任何一对父母会接受得了自己的儿子喜欢一个男人。何况,那个人是他,在江湖上名声并不怎么好的,甚至可以称为魔道的一个人。

  “云旗,怎么了?你不愿意吗?”南宫景问。

  “不是。”陆云旗轻轻叹了口气,“宝贝,我们改天再说吧。好不好?”

  “你又这样说?”南宫景不满意了,“你前几天就是这样说的。”

  陆云旗无奈,“那我们过几个月再回去?”

  “好吧。不许骗我。”

  “当然。”陆云旗笑了笑,搂抱着他继续走。九魂宫的占地面积并不比南明国皇宫小,甚至更大一些。要不然九魂宫十几万人,又怎么容得下?当然,这还不包括九魂分部的人。

  “魂主。夫人。”又是一队巡卫走过,恭敬问好。

  南宫景羞红了脸,“我不是……哎!那个……”

  那一队巡卫早已走远。

  陆云旗轻轻勾唇,“算了,不要理他们。他们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我才不干!”南宫景羞赧的瞪他一眼,“他当然乐意了。哼!”

  “难道我的宝贝不愿意吗?”陆云旗坏笑。

  “不愿意。”南宫景转过脸,“那为什么他们不叫你夫人?难道在我们家,他们可以叫你少夫人是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