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鬼刀冷闫青

  陆云旗脸色一沉,抓住南宫景,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你赶我走?”

  “我哪有……唔!”南宫景瞪大了眼睛,推拒着陆云旗,这混蛋要不要不分场合的乱发情啊?

  “唔……有人……”南宫景断断续续的溢出微喘的呻吟,然后又被陆云旗全部堵在嘴里。

  魅羞红了脸,然后很识趣的退出去并且把门关上。

  陆云旗喘着气舔吻着他的唇瓣,“宝贝,不准赶我走,听见没有!”

  “我没有……”南宫景刚一张嘴,陆云旗的舌头就灵活的钻进去,扫荡着他的口腔,南宫景脸蛋通红,喘着气推开他,“你师父找你你还不去?要是他因为你去晚了对我不满怎么办?”

  陆云旗怔愣的看着身下被他欺负得小脸绯红,呼吸急促,眼眸迷离的南宫景,勾着唇角,“你跟我一起去吧。”

  “不。”南宫景红着脸拒绝,“哪有……哪有第一天就见长辈的?而且,我还没准备好……”

  “我师傅不会计较这些的,放心吧。”陆云旗温柔的搂抱着他,“我做的决定我师傅不会反驳的。而且我相信师傅也会喜欢你的。”

  “不。我,我有点紧张,要不你先去嘛。要是他不生气的话,我改天再去拜访他好不好?”南宫景拉着他的袖子撒娇。

  “好吧。”陆云旗无奈的放开他,“宝贝,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外面的人。”

  九魂宫的后山,是一处风水极佳的胜地。有杨柳修竹,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玉带。

  “老头子,师叔。”陆云旗走进暖阁,躬身行礼。

  坐在桌前正在斟酌着棋局的青衣中年也没理他,右手执黑看着棋盘皱眉。

  倒是他对面的看着灰衣中年人倒是笑了笑,“旗儿来了,坐吧。”

  “谢师叔。”

  陆云旗的师傅,名为冷闫青,是江湖上有名的刀客。几十年前被江湖中人称之为鬼刀,一手刀法出神入化,更是凭借手中刀披荆斩棘,收服了大大小小的势力不下几百个,一生也是战功赫赫。

  冷闫青对人从来都是严厉狠毒,铁血无情,所以又被称为“冷刀”。他一生收过四个弟子,陆云旗是第四个。在他之前还有三个,但全都因为在训练中撑不下去而死亡。他训练弟子时从不留情,该打就打,该骂就骂,有时的一顿打甚至能让他们重伤甚至丧命。

  而冷闫青,却只对身边的人态度较好。然而对于他的师弟,却是格外的好。几乎是有求必应,百依百顺。

  冷闫青的师弟,名为邢若楠。是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当然这是在几十年前,现在都已经是个快要五十岁的中年人了。但是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对谁都是温和有礼的。

  但是你千万别被他的外表给欺骗了,要是动起手来,邢若楠的破坏力绝对不小于他的师兄。邢若楠自小就钻研毒药阵法,对于兵器一道甚是不喜,所以他半生的精力都放在毒药阵法之上了,在江湖上也有一个响亮的名号:染血公子。

  酷◎匠网-首$发C

  “听说,你带了个男人回来?”冷闫青淡淡道。

  “是。”陆云旗坦诚不讳,“攸宁说的?”

  “别管是谁说的。”冷闫青声音冷漠,“你不知道九魂总部是不能随便带外人进来的吗?”

  “他不是外人,他是我爱的人,是我要用一生守护的人。”陆云旗淡漠以对。

  “你爱他?”冷闫青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

  “我爱他。”陆云旗回答,“此生只爱他。”

  “你懂什么叫爱吗?”冷闫青转头,冷眼看着他。

  “我不懂。”陆云旗摇头,“我只知道我会用我的生命来守护他,他想要的东西,哪怕是天下,我也会为他奉上。”

  “要是老子不同意呢?”

  “那就请你为九魂令重新选一个主人。”

  冷闫青厉喝,“你敢威胁老子?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去杀了他!”

  “我信。不过,老头子,你没有那个机会了。因为,我不会让你碰他。更不会让你伤他。”

  “要是老子一定要杀了他呢!”

  “弟子会以性命相博,护他安然。”

  “你的爱很偏执。”冷闫青转过头继续下棋。

  “我知道,但我不会后悔。”陆云旗坚定道。

  “你,真的不后悔?”

  “绝不后悔。”

  “哪怕他是男人?”

  “不管他是男是女,我爱的是他,无关性别。”

  “就算他不能给你传宗接代,你也不后悔?”

  “此生无悔。”

  “哈哈哈哈!”冷闫青仰天大笑,“好!不愧是我冷闫青的弟子,爱了就爱了,管他什么鸟世俗眼光伦理道德。改天把他带来我看看,我很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我的弟子这样为他着迷。”

  “那当然”陆云旗傲然的点头,“我看上的人,绝不会差。”

  “哼!不就是一个男人么,得意个什么劲?”冷闫青冷眼一斜,哼道。

  “景他很善良,最起码,是我见过的最善良的人。”陆云旗笑了笑。

  “哼!这就胳膊肘往外拐,替他说话了?”

  “景,确实善良。”

  “善良?善良的人没几个了,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你可别被他的表象给骗了。”冷闫青皱眉。

  “不,我了解他。他是真的善良。”陆云旗道。

  “嗯,那我倒还真想见见他了。”冷闫青笑了。

  “他不会让老头子失望的。”陆云旗自信道。

  “好了,你爱人的事情说完了,那就说说攸宁,你和攸宁是怎么回事?”冷闫青寒着脸问。

  “我不懂。”

  “不懂?攸宁哭哭啼啼的来这里哭诉,说什么你欺骗了他。怎么回事?”

  陆云旗眸子一沉,“他僭越了!”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老子说清楚!要不说清楚老子现在就收拾你信不信!”冷闫青暴虐的吼。

  陆云旗转向邢若楠,轻道,“如果可能,还请师叔多费点力,收收他的心。多余的感情,他承受不起。”

  邢若楠轻叹,“旗儿啊,宁儿他喜欢你,你是知道的。既然你喜欢男人,为什么不能接受他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末夜雨说:

明天会考,少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