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卿卿我我

  于是那个女人的父亲带着他的部下反了九魂,后来被陆云旗以雷霆手段镇压,可是对于陆攸宁,却是渐渐的疏远了。

  他那时只道是陆攸宁维护着陆云旗,后来他才知道他错了。

  陆攸宁的心态很不正常,接近陆云旗的女人他都想着法子的除掉她们。后来陆云旗冷冷的警告他,“我的私事你没资格管。做好你的本分就行!”

  那次陆攸宁发了疯一样的去屠戮了一个三流小势力,结果技不如人被人家抓起来还趁机威胁九魂。那下场自是不必说了,那个势力被灭掉之后,陆攸宁也被关了一个月的禁闭,再之后,陆云旗对他的态度更加的冷淡了。

  陆攸宁冷笑,“我替他高兴?我为什么要替他高兴?你是不是还想让我祝福他们!他自己说的他不会对别人有过多的感情的,那南宫景又算什么?”

  帝绝皱眉,“师弟,做好你的本分,他的事不是你该管的!”

  “师兄,为什么你也帮着他们!!”陆攸宁愤怒的大叫,“那个南宫景,文不成武不就的,整个就一纨绔子弟,我就不知道他到底哪一点好!我哪里不如他!”

  帝绝冷了声音,“作为下属是不该管职责之外的事的,你若不想惹怒了他,最好把你的心思收敛些。他不会容忍你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到时候可别怪师兄不为你着想。”

  说完,帝绝便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作为暗卫,轻功绝对是最大的凭仗。

  为什么他们一个更比一个倔强呢?陆云旗是个认死理的,认准了南宫景想要让他回头就不太可能了。而陆攸宁偏偏也是个贱骨头,他看上的东西,一定会不择手段的得到。或许他也会像对那些女人一样的对待南宫景。但是南宫景不是那些女人,而最重要的不是这个,而是陆云旗对南宫景的态度,对他的爱护。

  陆攸宁不甘的看着九魂宫,双手紧握成拳,眸中闪烁着不甘与愤恨。

  他从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爱上了他,他想跟着他姓,因为那样他们之间也有了联系。他想要与他更亲近,所以每次练功他都会让他教自己。他不在乎他对自己的冷淡,只想要与他更接近。认识了他十六年,陆攸宁便就喜欢了他十六年。

  十六年他寸步不离的跟着他,默默的爱着他,无怨无悔的陪着他,结果换来的却是一个冰冷的眼神!

  陆攸宁不明白,他到底哪点比不上南宫景!论武功,他比南宫景不知强了多少倍。论文采,他也一样强过南宫景。论情分,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训练,一起出任务,出生入死那么多年,难道还不够吗?

  九魂宫,烈云阁。

  南宫景慵懒的靠在陆云旗怀里,张嘴把陆云旗剥好的橘子咬在嘴里,享受的眯起眼睛,“云旗。”

  “嗯?”陆云旗眉头一挑,伸手抚摸着南宫景嫩滑的脸蛋,“怎么了宝贝,是不是累了?”

  “我想问你个事。”南宫景往他怀里蹭了蹭,仰着头看他。

  “你说。”

  “陆攸宁和你说什么关系?”南宫景问道。

  “攸宁?”陆云旗轻轻皱眉,“他是我师弟。”

  “卫龙不是说你师傅只有你一个弟子吗?”南宫景怀疑的问。

  “宝贝,你那是什么眼神啊!”陆云旗捏捏他的小鼻子,然后解释,“他和绝是我师叔的弟子,我们也算是同门师兄弟了。”

  “那他为什么叫你堂哥?”南宫景又问。

  陆云旗无奈,“是他自己要叫的,说什么比较亲切。我师傅也顺着他,他就这样叫了。”

  南宫景酸溜溜的哼了一声,“还真是够亲切的!”

  陆云旗愣了一下,低头看着南宫景不满的噘着嘴鼓着腮帮子,好可爱啊!陆云旗捏了捏他的脸蛋,开怀的笑了起来,“宝贝,你这是吃醋了吗?”

  “谁吃醋了?”南宫景打掉他的手,然后夺过他手中的橘子,又开始吃。

  陆云旗没生气反而笑得更欢畅了,觉得南宫景使小性子的时候更加可爱,真是个别扭的小家伙!

  南宫景恼羞成怒的瞪着他,“还笑!不许笑!”

  “好好好,不笑。”陆云旗无奈的摇头一笑。

  “你还笑!”南宫景翻身压着他,恶狠狠的威胁他,“不准笑!再笑……再笑我就挠你痒痒!”

  陆云旗笑得越发的愉悦了,“傻宝贝。”

  南宫景恼怒的叫,“不准笑!”然后南宫景扑上去挠他痒痒,恶声威胁,“不准笑!听见没有!”

  陆云旗按住他作祟的小手,抬眸看着南宫景涨红的脸蛋,“宝贝,别闹!”

  “哼!你求饶我就放了你。”南宫景傲娇道。

  陆云旗眼底一抹笑意划过,搂住南宫景的腰肢然后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眉眼带笑,“现在你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你了。”

  “你干嘛?哈哈哈!好痒……云旗,我错了!饶了我吧……哈哈……痒!我错了……云旗……”南宫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拼命打着陆云旗,一边求饶一边扭着身子躲避。

  一股热流涌起,陆云旗脸色一僵,抓住南宫景白嫩的手,只觉得胸口燥热得厉害,不由自主的俯下身去吻住南宫景撅着的唇瓣。

  南宫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推开他,“不要!!”

  “宝贝。”陆云旗皱着眉握住他的纤腰,然后继续亲吻着他。

  “呜呜……混……”混蛋!南宫景气恼的捶打他,然后被陆云旗抓住不安分的小手,舌头钻进他的嘴里吸吮着他的小舌。

  “魂主。”魅突然闯进来,发现在床上激吻的两个人,瞬间红了脸。

  陆云旗松开南宫景,用被子把他裹着,脸色不善的看着魅,“何事?”

  酷/A匠¤F网$唯o1一正版@,其-他)都是_盗%版T

  “老主人传唤您。”魅低声道。

  南宫景缩着身子裹着锦被往床里面躲,催促,“快去,快去呀!”

  陆云旗脸色一沉,抓住南宫景,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你赶我走?”

  “我哪有……唔!”南宫景瞪大了眼睛,推拒着陆云旗,这混蛋要不要不分场合的乱发情啊?

  “唔……有人……”南宫景断断续续的溢出微喘的呻吟,然后又被陆云旗全部堵在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