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道九魂尽无情?谁知九魂也有情。

  他们的感情,比别人更深,比别人更重。只是,他们从不显露。

  因为感情,只要泄露一点,往往都是致命的伤。

  夜色茫茫,夜风带来一丝丝的寒凉。南宫景缩在床上抱着被子,看着不时跳动的烛焰,突然感觉好冷,从里到外,无处不冷。

  “景少爷,已经很晚了,您睡不着吗?”卫龙刚给他上完药,问道。

  “我,我有点冷。”南宫景喃喃道。

  “我再去为您拿一套被子来。”卫龙道。

  “不,不用了。”南宫景叫住他,“你陪我说说话好吗?我,我有些害怕,我睡不着。”

  卫龙皱眉,看着他可怜又可爱的模样,叹了口气又重新坐下,“好。”

  南宫景垂着头,看着包扎着白布的手,一言不发。

  “您想说什么?”卫龙看向他。

  “我,我不知道。”南宫景无辜得看着他。

  卫龙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景少爷,不如我跟你说说魂主吧。”

  “说他什么?”

  “说魂主的事情。你听过之后,你就会知道魂主到底有多爱你了。”

  南宫景点头,“好。”

  “魂主是一岁的时候被老主人收养的。因为他是老主人唯一的弟子,以后的九魂是注定要交到他手上的。所以他从小接受了最严厉的训练。他五岁就开始杀人,在他七岁的时候,已经被人称为夺命童子。死在他手上的人,最少也过万。一开始魂主武功还不高,被仇家追杀,很多时候都会受伤。有一次魂主受伤被一个贾人收留,但是当仇家追来的时候,那家人毫不犹豫的就背叛了魂主,那一次魂主险些丧命,被老主人救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了,躺了足足半年才痊愈。从那以后,魂主再也不相信别人。对谁都不会有多余的感情,那样的感情,会让他万劫不复。”

  “你说的那家人是?”

  卫龙看了他一眼,“魂主不肯说,只知道是南明国的一个商贾世家,那家人有一个人实力很强,魂主不是对手。本来魂主是想要把那家人一个一个的全部杀掉的,后来,他放弃了。”

  南宫景有些怔愣,“你说他被背叛,他……”

  “他那年刚好八岁。”

  南宫景抬头看着他,卫龙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那一年,南宫景四岁。

  那天他爷爷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少年,一个浑身是血的少年。

  酷匠O网首发

  他爷爷把他关在柴房里,每天的食物都是从门缝里送进去,他听他爷爷说那个少年是个杀人狂魔,要杀了他除魔卫道。

  他见过那个少年。

  南宫景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那个少年苍白着脸,眉目俊朗,面容冷峻,那一双眼睛格外的清亮,有着同龄人所不具备的冷漠,沉稳和镇静,怎么看也不像是他爷爷说的那个杀人狂魔。

  那段时间他总是偷偷的跑到柴房外给他递东西进去吃,有时候是一个鸡腿,有时候是一个甜饼,一开始那个少年并不理会他,后来南宫景总是缠着他,他才渐渐的卸去防备。

  后来南宫景求着他爷爷把他放出来。年少的南宫景终于有了一个玩伴,直到南宫景五岁生辰那天,一群人闯进他家,不知道和他爷爷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在他的饮食里下了毒。

  他看着那个倔强的少年被他们摁在雪地里,一身的血染红了身下的薄雪,红白相映,刺目非常。那双充满了不甘与愤恨的眼睛,伴随着他冷冽的话语在冰天雪地中传开,“今日的债,我一定会讨回来的!南宫家族,我不会放过你们!!”

  三个月后,南宫景被歹人劫持,来人说他是为三个月前的那个少年报仇来的。

  然后,他被叶家父子所救,和叶岚呆了三个月,直到半年后南宫家的人才找到了他。

  “不……不是他。”南宫景抬头看着卫龙,“不可能的,他不是死了吗?”

  “老主人从那些人手上救了魂主,后来听说魂主被人背叛才会受伤,于是他便派人去那个家族行刺,后来那人被围攻,劫持了他们家的小少爷才得以脱身。”

  南宫景脸色煞白,这怎么可能呢?

  “一年前,魂主又接了新的任务,听说是在虞城,所以魂主亲自去了虞城,完成了任务后,他想要报复那家人。于是就想抓走当年那个小男孩,可是却被拦截,为了保护那个男孩不受到伤害,他不敢还手。因为他不是那人的对手,如果他还手他一定会受伤,而那个人,也会受伤。”

  卫龙看着南宫景,“后来那个男孩又救了魂主一次,可是魂主再也不肯相信他。很排斥与他的接触,后来,魂主再次为了他卸下了所有的防御,甚至爱上了那个男孩。那时魂主便下令,九魂的人,永远不许接关于那个家族的任务,也不许再去报复那一家。”

  “不……不可能……”

  “那个家族,就是南宫家族。那个男孩,景少爷知道他是谁了吗?”

  “不可能!”南宫景眸子里氤氲着水雾,“那个小哥哥不是他!他不是叫潇雪吗?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不会骗人。魂主以前的代号的确是潇雪,后来他说那个名字他不喜欢,那个名字承载着一次无情的背叛。后来,魂主改代号为魈。”卫龙面无表情的道。

  南宫景把头埋在臂弯,双肩轻轻抽动,“我想静一静。”

  卫龙点头,然后默默的退下了。

  南宫景轻轻抽泣着,微寒的风吹进来,南宫景蜷缩着身子缩进被子里,却怎么也睡不着。

  陆云旗的怀抱真的很温暖,让他忘了已经快要到冬天了。这一夜,他一个人却辗转难眠,脑海里不断闪过陆云旗的温柔与深情,渐渐的到了半夜,想累了的南宫景也慢慢睡了过去。

  陆云旗喝醉以后,被帝绝扶着回了客房。

  帝绝无奈的叹息一声,“你不是说你不会再对谁有多余的感情了吗?那他呢?云旗,你爱上他了,对吗?你爱他。”

  陆云旗皱了皱眉,呓语般的叫着他,“宝贝,不要走。景……”

  “一个情字,愁煞多少人哪?”帝绝摇头叹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