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冷战

  “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景,不是这样的。我没有。”陆云旗慌忙的解释,“我没有。”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陆云旗,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南宫景泪流满面,“我要离开这里。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京城半步了。”

  “景,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对不起,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陆云旗心疼的给他擦去泪水,却被南宫景扭头躲过。

  陆云旗苦涩的收回手,看着南宫景轻轻抽动的瘦小的肩膀,好想把他抱在怀里安慰安慰他。

  “让开,我要回家。”南宫景冷冷的看着坐在床边的陆云旗。

  “景。”陆云旗伸手去拉他,南宫景像是被蜂蛰一样大哭大叫,“让开,不准碰我!”

  “景。”陆云旗无奈的收回手,还是不肯让开,心疼道,“景,别走好不好?我知道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

  “骗子!我才不会相信你!”南宫景恶狠狠的瞪着他,“你说你爱我,你说你不会欺负我,你说你要保护我。可是……我的手……你要让我像一个废人一样过下半生吗?”

  “不……我……”陆云旗解释,“我不是……不是故意伤你的。景,别生气了好不好?你别走。你打我骂我都行,不要离开我。”

  “我才不会被你骗了。”南宫景恨声道,“你骗了我,我不相信你。”

  我不相信你!

  他不相信我?

  陆云旗一怔,呆愣的看着他,“景……”

  南宫景倔强的扭过头不理会他。

  陆云旗苦涩的牵了牵嘴角,“你好好休息。你的手……会没事的。”说完也不等南宫景说话,陆云旗便转身离开了。

  南宫景坐在床上,握着那一只手,眼泪无声的滑落。云旗,你,还爱我吗?

  那天的雨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的大,倾盆大雨形成一道道的水幕,白雾茫茫,看不清方向。

  南宫景坐在窗前,呆呆的看着雨水,伸出手,冰凉的雨水落到掌心溅起水花,然后从指缝间流走。

  “你的手上有伤,不能碰水。”卫龙的声音在他身后淡淡的响起。

  南宫景转过头看着他,问道,“你是谁?是他派来监视我的吗?”陆云旗走后这间屋子就被重兵把守了,南宫景根本走不出去。

  “魂主没有想过监视景少爷,他是担心景少爷的安危,所以才派人守护。”

  南宫景转过身继续看着窗外的雨幕,问道,“你说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卫龙怔了怔,然后回答,“魂主以前很冷血,对谁都不会有多余的感情。杀人在他眼里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他对景少爷是真的很好。我跟着魂主十余年,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那么认真上心。”

  “他会真正的爱上一个人吗?是真心的。”

  “魂主很爱景少爷。”

  “不。他不爱我。”南宫景苦笑,“他只是,喜欢玩弄别人的感情。”

  “魂主是认真的,我知道他对景少爷的不同。或许景少爷对他是有些误会了,但是魂主绝对是真心真意的对待景少爷的。”

  “误会?昨晚也是误会吗?明明我什么也没做他就冤枉我,哪里来的误会?”

  卫龙轻道,“那是因为嫉妒。”

  “嫉妒?嫉妒什么?”

  “他嫉妒景少爷心里还有别人。他爱你,所以他不想让你还牵挂着别人,他生气是因为景少爷的心仍然属于别人。他害怕失去你,所以才会那样做。他没有想过伤害你的。”

  “可是我没有爱别人,是他自己!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他不爱我。”

  “那是因为景少爷不够爱他。让他觉得会失去景少爷,你会离开他。所以他不自信,他不相信你爱他。”

  南宫景趴在窗沿上看着外面的雨,卫龙拿了一件白色披风给他披上,“天凉了,景少爷莫要着凉了。”

  南宫景皱眉,“这件衣服不是我的。”

  “是魂主让制衣局的送来的,魂主说天冷了要景少爷注意身体。”

  南宫景沉默的低下头,陆云旗,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以为我已经够了解你了,可是我才发现我对你,竟然那么陌生。

  时而的温柔,时而的狂暴,到底哪个才是真的你?

  你真的,爱我吗?

  帝绝皱着眉,看着一杯接着一杯不停的喝着酒的陆云旗,轻叹一声,“你又不是故意的,他还不肯原谅你吗?”

  陆云旗苦笑,仰头喝下一杯酒,“是我太傻了。我不该伤他的。绝,他会不会离开我?”

  q看M正版_P章*q节上◎酷匠,网Ee

  “谁说得准呢。那就要看,他够不够爱你了。如果他要离开,那只能证明他还不够爱你,让他离开也无妨。一个不爱你的人,就算你强行留下他,也是不会幸福的。”帝绝说道。

  “让他离开?”陆云旗抬起头,醉眼朦胧的看着面前有些模糊的人影,“这不可能!这次,我绝对不会放他离开了。不管他爱我也好,恨我也罢,我不会让他离开我半步。”

  “这样的爱,你迟早会沦陷的。为了他,你已经放弃了你的至亲,值得吗?”

  “我也问过自己,这样做到底值不值得。可是我现在知道了,值得。有他,我就有了一切。他,就是我的一切。”陆云旗唇边露出温柔的笑意,他闭上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的表情更加柔和。

  “不要再喝了,你身上还有伤。”帝绝皱着眉从他手上把酒杯拿开,“那个叶岚,你当真不杀他了?”

  “让他滚吧!有多远滚多远,记住,别让他再靠近景。景是我的!否则,我不介意送他一程。”陆云旗睁开眼,又拿起另外一个酒杯,倒了杯酒,一饮而尽。

  “你!”帝绝无奈的看着他,然后坐下,“我陪你喝吧。我们师兄弟,很久没有一起喝酒了。”

  陆云旗微微一笑,倒了一杯酒,朝他举了举杯,饮尽杯中酒。

  谁道九魂尽无情?谁知九魂也有情。

  他们的感情,比别人更深,比别人更重。只是,他们从不显露。

  因为感情,只要泄露一点,往往都是致命的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