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岚冷笑,“你这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根本就配不上他。更何况你们还是亲人,你是他舅舅,你们是不可能的!”

  陆云旗眸光一黯,“你爱他?”

  “从十几年前我第一眼见到他,我就认定了他。我就是爱他。比你陆云旗,更加爱他。”叶岚挑衅道。

  “十几年前?”陆云旗皱眉,他们以前认识?

  “嘿!你绝对想不到吧?哈哈!我和他以前就认识了,不仅认识,他小时候也喜欢过我。”叶岚放肆的大笑,“是我和我爹救了他一命,他曾经和我在一起一共三个月。我们每天都在一起……”

  “闭嘴!!”陆云旗一拳打在他的胸口,目光阴冷嗜血,“他再爱你,你也没有资格让他来爱了。”

  陆云旗此刻只想杀了叶岚,他的宝贝,只能属于他一个人。他的景,是他的!

  陆云旗胸口闷的生疼,他绝不允许南宫景爱上别人!绝不!

  “绝,把他带到我房间隔壁。”陆云旗狠戾道。

  “是。”帝绝点头。

  “然后,宰了他。”

  陆云旗冷冷的看了眼叶岚,转身大步离开。

  帝绝看着叶岚,冷笑起来,“原本你还有一点生还的希望的,不过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打南宫景的主意。他,不是你该碰的。”

  叶岚绝望的闭上眼。那小孩,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当初我教你抓鱼,还记得我为你折的蜻蜓吗?你还记得那三个月我们天天在一起玩耍,还记得你说要和我一起到永远的吗?你还记得你说过你想跟着我,想一辈子我为你做饭菜吗?

  我还记得,你呢?

  你是不是忘记我了?你爱上了别人,你的心也给了别人。在你心里的角落,还会有我的位置吗?

  那年岁月静好,两个小男孩赤足在水里嬉戏着。

  他对他说,“岚哥,我抓到一条鱼了!好可爱啊!这是不是娃娃鱼啊?”

  “岚哥,你做的饭好好吃,你一辈子都只给我一个人做好不好?”

  “岚哥,我和你在一起一辈子吧,这样你就可以永远给我做饭了。”

  “岚哥,我好害怕。你走哪里都带着我好不好?”

  “岚哥……快跑!快跑啊!”

  陆云旗回到王府的时候,南宫景已经睡着了。

  想起叶岚的话,陆云旗心中就像有一根刺一样浑身都不舒服。陆云旗轻轻抱住他,把他转过来对着自己,然后轻轻吻下去。

  “宝贝。”

  “唔……”南宫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笑笑,“云旗,你回来啦?”

  看W正版K章节3上!酷匠~T网;

  陆云旗看着他纯真的笑容,身体慢慢热起来,想起临走时他的安排,心里不安分的因子又躁动起来,“宝贝,我们做点运动吧。”

  “那么晚了,不要。”

  “你睡你的。”陆云旗不管他的不要,撕扯掉南宫景的里衣,动作粗暴毫无怜惜,然后俯身在他白玉般的锁骨上咬了一口,南宫景尖叫起来,“你干嘛?疼!不要……唔唔……”

  “宝贝,说你爱我。”

  “云旗轻点,我疼。”

  “说你爱我。”

  “唔……我爱你……”

  “宝贝,我也爱你。”

  “啊……云旗……不要了,好疼……呜……”

  帝绝盘坐于地,对隔壁传来的暧昧的声音充耳不闻,心中有些无奈。看了眼缩在角落里紧紧咬着牙的叶岚,竟有些同情起他来。

  想必他很爱那个男人吧。只可惜,却注定不是他的。听着自己的爱人在别人身下承欢,那种痛,应该是撕心裂肺般的痛吧?

  叶岚痛苦的闭上双眼,那小孩,你爱他吗?你真的爱上他了吗?

  那我呢?我们曾经的誓言,到底算不算数?

  两人折腾了到大半夜才停歇,陆云旗温柔的搂着气喘吁吁还处在半昏迷状态的南宫景,轻轻的为他拨开湿漉漉的头发,在他满是细汗的额上吻了吻,“景,睡着了吗?”

  “嗯……”南宫景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

  陆云旗本想就这样看着他睡去也不错,可是想到叶岚的话,他怎么也淡定不下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好云旗,明天再说好不好,我好累……”南宫景的声音柔柔的像是羽毛划过他的心底,一片柔软,他又不忍心了。

  “景,你爱我吗?”

  南宫景睁开眼睛,“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的。”

  “你骗我!”陆云旗目光一冷,“你还爱着别人对不对?”

  南宫景莫名,“没有,真的没有。”

  “你当初是不是对别人也说过喜欢?”

  南宫景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点头,“对啊。你怎么知道?”

  陆云旗眸子一沉,“你还爱他吗?”

  南宫景噘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个人说不定已经死了,云旗,你干嘛还要在意?”

  “要是他还没死呢!”陆云旗的声音忽然冷厉起来,厉声问。

  “你说什么?”南宫景疑惑的看着他,然后高兴的叫起来,“你说那个小哥哥他还没死?云旗,你认识他吗?”

  小哥哥?听到这个称呼,陆云旗心里更加怒火,冷冷的看着南宫景,那干净纯真的笑为什么会这样的刺眼?陆云旗捏住他精巧的下巴,咬牙道,“你叫他哥?叫的可真亲切!”

  南宫景吃痛,眸子里含着泪光,“你干嘛?好疼啊,放开我。”

  “南宫景,我警告你,不准喜欢他。听见没有!!”陆云旗冷声道。

  “疼……”南宫景瘪瘪嘴,眼里泪水滑落,“你放开我!陆云旗,疯子!呜呜呜……放手!”

  “说你不爱他!”

  南宫景哭了起来,“疯子!疯子!我和他只是朋友,你干嘛!”

  “朋友?为了你这个朋友他宁愿孤身犯险,还真是兄弟情深!”陆云旗冷笑。

  “孤身犯险?你什么意思?你把他怎么啦?”南宫景叫道。

  “南宫景,不准爱他不准关心他!否则我现在就去宰了他!”陆云旗怒吼。

  南宫景大哭,“我偏不!我就要喜欢他就要关心他,你要是伤害我的朋友我就一辈子也不原谅你。”

  陆云旗咬牙看着南宫景,胸口疼的窒息,南宫景的话一句一句的压在他的心上,压得他喘不过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