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我不欠你了

  南宫景的话刚出口就被陆云旗堵住了嘴巴,引来南宫景阵阵战栗。

  “你们在干什么?!”

  一声愤怒的暴喝打断了正在热吻的两人,南宫景慌忙推开陆云旗,看到一个身着玄色金龙袍的中年男人一脸暴怒的看着他们。

  陆云旗不慌不忙的转过头看着夏墨尘,目光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甚至看不见一丝慌乱,他握紧了南宫景柔嫩的小手,看向夏墨尘问道,“有什么事?”

  夏墨尘差点没被他的宝贝儿子给气晕过去,他这么怒火滔天的来诘问他,结果他就平静的问了句“有什么事?”怎么能没有事?

  夏墨尘愤怒的指着南宫景厉声责问,“他是谁?”

  陆云旗看着南宫景,把他更紧的抱在怀里,声音淡漠,“我爱人。”

  一句话就气的夏墨尘有种想杀人的冲动,暴跳如雷,“你疯了!你真的是疯了!!爱上一个男人?你你你……你真是无可救药!”

  陆云旗不动如山,“我没疯,我很清醒。我爱的是他,我此生也只爱他。”

  夏墨尘怒不可遏,“夏影寒,你给我闭嘴!!这样的话你也说的出口?你趁早给朕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们夏家,不需要一个男人来做儿媳妇!”

  “我不会妥协的。”陆云旗搂着南宫景,眼睛也不眨一下的道。

  “你!你!你!”夏墨尘指着陆云旗,额上青筋暴露,脸色狰狞,双目赤红,胸口不断的起伏,显然是气的不轻。

  南宫景有些害怕的往他怀里缩了缩,低下头不敢看夏墨尘暴怒的脸色。

  “你给我放开他!”夏墨尘怒吼。

  陆云旗转过脸,根本就不理他的怒火。

  夏墨尘怒极反笑,“好啊,夏影寒,你翅膀硬了是不是?为了这个男狐狸精,你甚至连家都不要了!”

  南宫景身子一颤,紧紧的咬着牙,拉着陆云旗袖子的手也微微用力,男狐狸精?他?他只是爱上自己喜欢的人而已,而他也恰恰是个男人,这不是错。对。这不是他的错。

  陆云旗沉了脸,目光狠戾冷冽,“我没错。他也没错。我是不会妥协的。如果你一定要逼我,那我只能大逆不道了。”

  “你放肆!!”夏墨尘勃然大怒,“朕告诉你,你休想!你如果非要和他在一起,休怪朕无仁君之心。”

  “若你无仁君之心,便是逼我行那逆臣之事。到时可别怪我不留情面。”陆云旗毫不让步。

  “你!”夏墨尘怒目圆瞪,气势逼人。

  两人剑拔弩张,谁也不肯退让。

  “云旗……”南宫景小声的叫了一声,拉扯着陆云旗的袖子。

  “闭嘴!没有你说话的份!”夏墨尘怒吼。

  南宫景瑟缩了下,低下头退了一步。

  陆云旗抱着他,低头温柔的问,“宝贝,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我……我……”南宫景害怕的缩着身子,碍于夏墨尘的威势,不敢说话。

  他想说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解决,不要这样针锋相对,伤了感情。可是此时他却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

  “宝贝,你先进去,我来处理。”陆云旗松开环抱着他纤腰的手,轻柔道。他不想让他受到伤害,一点也不行。他不敢保证夏墨尘怒极之下不会做出什么事。

  夏墨尘冷眼看着,心中却无比愤怒。这个男人,除了长得清秀一点,哪点比得上林嫣儿?

  比家世?林嫣儿世代都是官宦世家,她老子还是吏部尚书。

  比容貌?林嫣儿可是南明国两大美女之一,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哪点比面前这个长得只能算是清秀的男人差?

  比才华?林嫣儿琴棋书画四书五经样样精通,从小就有才女之名。

  他就想不明白南宫景到底哪点好?他哪点配得上陆云旗?可是偏偏陆云旗瞎了眼了非要喜欢他!

  南宫景拉着他的袖子摇头,“不,我和你一起。”

  不是说好要一辈子在一起的吗?自然要一起面对。

  陆云旗原本阴郁的心情突然开朗了。只要有景在他身边,他什么也不怕。别说只是夏墨尘的威胁,哪怕就是面对天下人,他也不怕。

  陆云旗与他的小手十指相扣,唇边笑意温柔,声音轻柔,“好。”

  夏墨尘重重的哼了一声,“影寒,如果你只是想要玩一玩,我不会逼你。但是他绝对不能有名分。”

  南宫景一怔,无辜的抬头看着陆云旗。

  C^酷*匠¤网…6首o发“z

  陆云旗冷笑,“我很认真,我没有玩。”

  夏墨尘咬牙怒问,“你喜欢他?”

  “不,我不喜欢他。”

  南宫景怔住,错愕的看着他,清澈的眼眸带着不可置信的神色。

  夏墨尘也怔住,难道是他搞错了?陆云旗真的没有对他上心,只是尝尝鲜?

  陆云旗低头,看着南宫景清秀雅致的脸,唇边泛着温柔的笑,“我爱他。不是喜欢,是爱。只他一个。”

  南宫景羞涩的低下头,心中泛着甜蜜。

  “夏影寒!!”夏墨尘怒不可遏,一巴掌狠狠的甩在陆云旗脸上,力道之大直接打得陆云旗唇边流下血迹,夏墨尘颤抖着指着他,暴怒的狂叫,“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云旗!”南宫景惊叫,心疼的伸手想去摸摸他的脸,却被陆云旗抓住。

  陆云旗抬手擦去唇边刺目的血迹,脸上带着狂傲恣意的笑,他握着南宫景温热的手,轻笑,“宝贝,你这么干净的手,真的不应该沾染上血腥。”

  陆云旗的目光再转向夏墨尘的时候,早已冰冷一片,没有一点波动。声音更是冷的没有一丝温度,仿佛天地也为之冻结,“你是第一个打我的脸的人。看在你生我的份儿上,我不计较。但是夏墨尘你记着,我陆云旗,再也不欠你什么。你姓夏,我姓陆,我们两不相欠。我不欠你了。”

  狂傲如他,把面子看得比性命还重,怎能容忍别人打脸?不过夏墨尘是他亲生的老爹,他也无可奈何,总不能真的一刀宰了他。他也希望他的退让能够换来与南宫景的安然。

  面子不算什么,性命更不算什么。当然这是对南宫景而言,对其他人而言,那就未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