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郡主一想也对,南宫景从小连远门都没有出去过,哪里会认识什么云王爷?别说云王了,他连上京城的路都不认识。

  一个人影从转角处走出,冷冷的看着二人,“两位不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陆云旗拦住了要往大堂走去的南宫景,“你怎么出来了?”

  南宫景踮起脚尖越过他的看了看,“他们说我外公来了,是不是看我来了?我要去看外公。”

  陆云旗皱眉,瞪了眼南宫景身后的侍卫一眼,那侍卫心虚的低下头,陆云旗才无奈的解释,“没有谁来。刚才是我一位朋友。你是不是想家了?”

  南宫景点头,“嗯,我出来都好久了,我好久没有见我爹娘了,他们会不会想我啊?”

  “应该会吧。”

  “云旗,改天我们回虞城好不好?我们回去看看他们,要不然他们会担心我的。”

  陆云旗沉默了会,把南宫景抱在怀里,“我们改天再说吧。”

  “好吧。”

  其实他不想让南宫景回去,因为他知道南宫家的人是不可能同意他们的。到时候南宫景会怎么选择呢?是选择他还是离开他?

  一想到南宫景有可能会离开他,陆云旗心里便隐隐的疼痛起来,抱着南宫景的手臂不断用力。

  “云旗,你轻点,你弄痛我了。”南宫景靠在他怀里开始挣扎起来。

  陆云旗捧着他的脸蛋认真的注视着他的眼眸,从未有过的凝重,“宝贝,在你心里,我有多重要?”

  南宫景歪着脑袋想了一会,然后道,“很重要。”

  “很重要是有多重要?”陆云旗不满意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继续追问。

  南宫景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愣愣道,“就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嘛。”

  “和你的亲人比起来,我和他们,谁更重要?”陆云旗郑重道。

  南宫景为难了,“你很重要,他们也很重要。”

  “谁在你心里最重要?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南宫景想了想,然后扳着手指头开始数,“我爹我娘,我爷爷,我外公外婆,还有我二叔二婶,还有我表姐,晨晨……”

  陆云旗不满的捏了捏他的小手,“宝贝!”

  南宫景不解的抬头看他。

  “晨晨是谁?”

  “哦,你说晨晨啊?他是我表弟,是我三舅舅家的。”南宫景笑道。

  陆云旗不满的哼了一声,松开南宫景。

  南宫景一看,他不高兴了?为什么?难道自己得罪他了吗?没有吧。

  陆云旗很无奈这个反应迟钝的小混蛋,可偏偏打不得骂不得,只能自己生气。

  “好啦,云旗,不要生气了嘛。”南宫景拉着他的袖子撒娇。

  陆云旗看着他,叹了口气,把南宫景拉到怀里,揉着他的小脑袋,“宝贝,你在我心里已经是最重要的了,你让我怎么办呢?”

  南宫景眨眨眼,然后讨好的对他笑了,“那重新来排过。”仔细数着,“我爹,我娘,我爷爷,我外公,我外婆,我的云旗。”他开心的抬头,“云旗,第六个。”

  陆云旗无声的叹了口气,凝视着他。

  南宫景咬咬唇,“好嘛好嘛,重新排。我爹,我娘……嗯……云旗!第三个好不好?”

  陆云旗皱眉,犹豫的那一会是怎么回事?

  陆云旗看着他讨好的笑容,心里不满,想说什么却又舍不得,“宝贝,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南宫景抠手指,“我爹我娘,云旗……唔!”

  南宫景呆呆的看着陆云旗落下来的吻,又狠又重,完全没有往日的温柔与疼惜,那样霸道的掠夺,更像是宣泄他的不满。

  南宫景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连一点挣扎的空间都不留下,被迫仰着头迎接他疯狂热切的吻。

  陆云旗微喘着松开他,一只手捏住南宫景精巧的下巴,目光凌厉,声音也带着前所未有的郑重,“南宫景,我要你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谁也无法替代的最重要的位置!”

  南宫景眼神无辜的望着他,“可是我爹娘呢?”

  “我允许你心里有他们,但是我要的是最重要的位置,我要你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半步。”陆云旗霸道的说。

  南宫景低着头沉思了一会,然后高兴的抬头,“我知道啦。云旗,我爹娘,我爷爷,我外公外婆……”

  陆云旗松了口气,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弧度,然后扣住他的小脑袋,激动的又吻了下去。

  这下南宫景可不干了,他答对了要被吻,答错了也要被吻,有这样的吗?

  南宫景努力挣扎着,直到陆云旗再也不能忽视他的挣扎的时候才放开他,陆云旗勾起满意的笑,“你怎么了?”

  南宫景噘着嘴,“哪有你这样的?我说对了你要吻我,说错了你也要吻我。我抗议!”

  陆云旗悠然自得的解释着,“你答错了,吻你那是惩罚,你答对了,吻你那是奖励。”

  “为什么惩罚和奖励都一样?”南宫景叫。

  “因为我舍不得。”陆云旗带笑的看着他。

  “要不,把惩罚和奖励改一下?”陆云旗邪笑。

  “好啊。”南宫景大喜的拍着手,“改成什么?”

  陆云旗坏笑着贴近他的耳朵,暧昧的吹了口气,然后轻笑起来,“惩罚就是让我吃了你。奖励么,就是让你吃我。”

  南宫景愣了一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直到陆云旗将他抱起来的瞬间才反应过来,南宫景大叫,“大骗子你骗人,惩罚和奖励那不都是一样的吗?”

  “宝贝,恭喜你,答对了。”陆云旗轻笑起来。

  “你骗人!”南宫景挣扎着,“你骗我!”

  陆云旗失笑,“傻宝贝,逗你的。”昨天晚上是真的把他折腾坏了,要是陆云旗不管不顾的硬来,肯定要伤到南宫景的身体的。他可舍不得。

  “哼!你这个骗子!不要理你了。”南宫景别过脸哼哼道。

  “宝贝?”陆云旗轻声叫着他。

  “不理你!”

  “景宝贝?”

  )Z更新最!快…l上c酷(V匠\网:‘

  “不理你!!”

  “宝贝景?”

  “不理你!!!”

  “再不理我吻你咯。”

  “你敢……唔唔!”

  南宫景的话刚出口就被陆云旗堵住了嘴巴,舌头探入他香甜的口中,舌尖扫过他的贝齿,引来南宫景阵阵战栗。

  “你们在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