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很不错的年轻人

  宝贝,我好想就这样抱着你一辈子,永远也不松手,再也不分开。

  是不是时光太好,所以太容易流逝?如果可能,我宁愿这一生都停留在这一刻,哪怕转瞬苍白了鬓发。

  宝贝,我好像越来越爱你了,爱到骨子里,爱到心尖上,爱到灵魂中,爱到不能自拔。

  “王爷。”一个侍卫走来,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几句,陆云旗脸色微变,眉头一皱,看了眼沉睡的南宫景,无奈的叹息一声,“宝贝,回去睡吧。”

  南宫景噘嘴,又往他怀里蹭了蹭,抱着他的腰嘟囔道,“不要。就要你抱着我睡。外面凉快。”

  “宝贝,我有客人,我要出去一下。”

  “什么人比我还重要?是男的女的?”南宫景睁开眼睛,撅起嘴巴叫。

  那是你外公和你娘,我未来的丈母娘,能不重要吗?陆云旗有些无语,不过可不能让南宫景知道,不然他闹着要回家怎么办?

  “我同僚。你瞎想什么呢?谁能比你还重要?”陆云旗捏着他的小鼻子道。

  “那好,你去吧。”南宫景心里舒坦了,温柔的对他笑笑,“你抱我回去。”

  “懒猪!”陆云旗失笑的把他抱起来,往屋子里走去。

  说实话,宏王和夏荷郡主要来拜访陆云旗是真没想到。难道他们知道南宫景在他这里?不对!他应该是隐瞒了一切的消息的,就连虞城那边的分部也打过招呼了,不准透露南宫景的踪迹和去向,他不相信南宫家会找到南宫景。

  还是有什么事?

  “皇叔。”陆云旗还算有礼的问候了一句。

  “皇侄。”宏王夏炎骁连忙还礼。陆云旗和他的地位是差不多的,差的只是辈分。他没有理由受陆云旗的礼而不还。

  不过他却不知道,能让陆云旗心甘情愿的弯腰给他问候,绝对不是因为他的地位和辈分,而是因为夏炎骁的亲外孙,南宫景。

  #V更*`新H最快+上酷匠\网

  “皇叔今日前来,是有事吗?”陆云旗的目光转向夏荷郡主,却发现对方也在打量着他,陆云旗弯了弯唇角轻轻点头,算是打招呼。

  他未来的丈母娘啊,可是为什么是他的堂姐呢?

  夏荷郡主受宠若惊般的连忙福身回礼。心想这个年轻人很不错啊,哪像自己家那个混球,整天不务正业的逛青楼妓院也就罢了,现在连人都找不到了。看看人家云王爷,成熟稳重,很不错的年轻人呢。

  陆云旗当然不知道夏荷郡主第一眼就对他有了好感,不然他可能要高兴得疯了。优雅的坐在主座上,吩咐道,“上茶。”

  宏王呵呵笑道,“许久没有见皇侄了,今日特地带着小女来拜访。荷儿,这是你堂弟。”

  夏荷郡主点头致敬,“云王爷。”

  陆云旗无奈的勾唇,他这是要叫什么来着?

  叫丈母娘?看情况似乎不太可能,何况南宫景那小家伙也没打算告诉他们,要是自己说了他说不定还要闹脾气。不能叫。

  叫堂姐?那南宫景怎么办?南宫景的老娘他叫堂姐,那南宫景不是要叫他一声小舅舅了?不行不行!这更不能叫。

  思来想去,陆云旗朝她点了点头,“郡主。”

  夏荷郡主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友好的笑笑。

  “皇侄多年来神龙不见首尾,要遇到还真是难上加难呢。”夏炎骁笑道。

  “政事烦人,小侄也没打算要参政。做一个清闲的人倒也挺自在的。”

  夏炎骁哈哈大笑,“说的不错,还是皇侄看得透啊。人老了人老了,反而还舍不得那些虚名。哎!枉活一世了。”

  陆云旗笑笑,并不言语。不过目光却转向夏荷郡主,突然发现南宫景长得和她很像。弯弯的眉,纯澈的眼,小巧精致的鼻子,粉嫩柔软的唇瓣,羊脂白玉一般嫩滑的肌肤,就连笑容都带着几分神似。

  “皇侄?”夏炎骁皱了皱眉,叫道。

  陆云旗回过神,一点尴尬也不见,道,“这位郡主与我的一位‘故人’实在很像,方才失神了,抱歉。”

  夏荷郡主笑了,“云王爷,我们是不是见过?”

  陆云旗眸光轻动,这不是废话吗!几年前他就见过夏荷郡主了,但是那时他身在江湖,也没人知道他就是云王夏影寒,所以夏荷郡主那时见的是九魂主陆云旗。

  “是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能只是神似。郡主不也和我的那位‘故人’长得很像?”陆云旗脸不红气不喘的撒着谎。

  “是吗?”夏荷郡主又打量了下陆云旗。就这份清雅的气质,绝对不是那个杀人如麻的魔头所有的。

  夏荷郡主打消了疑虑,说话也轻松了几分,“江湖上有一个人与王爷长得十分相似,可能是我看错了吧。”

  “哦?”陆云旗端着茶盏的手一顿,看了眼夏荷郡主,然后才悠悠的抿了一口茶水,“是谁啊?”

  他敢肯定,绝对是他。

  “九魂主陆云旗。我也真是眼神不好。那个人嗜血暴虐,冷酷无情,怎么会和王爷混为一谈。王爷见谅。”

  陆云旗嘴角抽搐,虽然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评价他,但是就这样面对面的毫无顾忌的评论,却让他有些无语。特别是对方,还是他未来的……

  “云旗!云旗……”南宫景兴奋的声音突然传来。

  “少爷,不能进去。”

  陆云旗一惊,他怎么跑出来了?难道他知道了?

  “两位,我还有事,失陪。”对于陆云旗突然改变的态度,两人有些发蒙,不过人家已经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会死皮赖脸的留下。

  两人走出云王府,夏荷郡主才疑惑的道,“爹,刚才那声音,我感觉好熟悉。好像是景儿。”

  “不会吧?景儿怎么会在云王府?”夏炎骁摇头。

  “真的很像。”

  “哎,他也说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只是像而已嘛,何况景儿怎么会到京城来呢。还住在云王府?”

  夏荷郡主一想也对,南宫景从小连远门都没有出去过,哪里会认识什么云王爷?别说云王了,他连上京城的路都不认识。

  一个人影从转角处走出,冷冷的看着二人,“两位不想知道那人是谁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