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一行人走远后,黑暗中隐现一个人影,看着几人离去的方向,阴冷的笑了起来。

  “还真是个天大的秘密呢。等着吧,接下来就好玩了。”

  次日,艳阳高照。

  少阳宫中,折腾到今天清晨才完事的两人已经沉沉睡去了。陆云旗抱着全身瘫软,浑身上下满是暧昧痕迹的南宫景安静的躺在凌乱狼狈的锦榻上,唇边带着满足的笑意。

  自从昨天听到宫女来报说是陆云旗留宿在少阳宫中,夏墨尘就愣了。

  为啥?

  因为除了陆云旗初来南明国,回到皇宫的那一年是住在皇宫,其余时间他根本就不会待在皇宫。就连他亲自命令,陆云旗也是倔强着非要回府,他不喜欢皇宫里的束缚。

  所以今天一大早夏墨尘就吩咐了宫人伺候好,自己则是下了朝就去了少阳宫。

  这孩子从小流落在外,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他当然想陪陪他。孩子长大了,很快就不用他陪了。

  不过夏墨尘怎么也想不到会让他发现那个让他想杀人的秘密。

  这也是因为陆云旗的疏忽,没有带暗卫进宫,而他的侍卫都没有跟着他。昨晚那个情况,他们要发生什么事是不言而喻,谁敢跟着?

  万一泄露了什么不该说的秘密,那他们有一万条命也不够死的。

  辰时初刻,陆云旗便醒来了,看到怀里安睡的南宫景静好的面容,俯身在他额上印下一吻,抚摸着他的脸蛋,“宝贝。”

  他的唇轻轻的落在他的额头上,痒痒的,南宫景闭着眼睛轻轻哼了一声,歪了歪脑袋,那模样说不出的可爱,陆云旗轻轻勾起唇角。

  陆云旗不舍的又把南宫景紧紧的抱在怀里,过了好一会才起身穿好衣服。

  “来人!”陆云旗吩咐道。虽然他的暗卫不会如影随形的跟着他,但是也不会离他千米远。为的就是方便为他办事而又不窥探他的隐私秘密。

  他的声音蕴含着内力传出千米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不一会就有暗卫来报道了。

  “魂主。”

  “昨天那个人怎么处置的?”陆云旗慵懒的问。

  “废了命根子,给他中了血蚁,送回去了。现在应该生不如死。”

  陆云旗不满的皱眉,“没用刑?”

  ^酷匠网首)发;

  “魅大人说血蚁就是最毒的毒刑,用其他的刑不足以解恨。”

  陆云旗面无表情,“找一套衣服过来。”

  南宫景的衣服都不能穿了,他总不能就这样抱着他回王府吧。

  “是。”

  “还很难受吗,宝贝?”陆云旗温柔的轻抚着他的脸蛋,声音温柔。

  “云旗……”南宫景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声音软糯的撒娇,“我好累,我想睡觉……别吵。”

  陆云旗无奈,“我们回去再睡吧,宝贝。”

  “你抱我……”南宫景懒懒的伸出手臂,环抱着陆云旗的腰,轻道。

  陆云旗无奈的握住他的手,“傻宝贝。”

  很快暗卫找来一套青色服装,陆云旗冷冷道,“你出去。”

  陆云旗把他扶起来,动作轻柔的给他穿好衣服,看到南宫景还处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不由得一笑,“傻宝贝,我们回去了。”

  南宫景攀住他的脖子点点头,“好。”

  昨晚真的是把他给累坏了,全身酸软无力,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

  陆云旗无奈的把他抱起来,施展轻功,越上屋顶,直接飞回了云王府。

  他们离开还不到一刻,夏墨尘来了,看着凌乱的被褥,却没有一个人,夏墨尘疑惑的同时又有些高兴起来,他要是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他这半辈子也白活了。于是夏墨尘唤了几个宫女来问,“这是怎么回事?云王呢?”

  几个宫女也疑惑,“奴婢们不知道。王爷今天早晨还在的。”

  “他昨天带了人回来?”这才是重点啊。

  他还以为陆云旗没有喜欢的人,结果都发展到这一步了,直接滚床单了。

  不过那人是谁呢?为什么自己不知道?这保密工作做的也太好了吧?他为何不告诉自己,难道是怕他不答应他的婚事?

  “是。”几个宫女老实的点头。云王爷昨天抱着一个侍卫回来的没错吧?

  “是什么人?”夏墨尘近乎激动的问。

  几个宫女也不知道为什么皇帝陛下为什么那么激动,只好回答,“是一个侍卫。”

  夏墨尘当场呆住了。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浇了一个透心凉。

  一个侍卫?

  那不就是一个男人?

  昨天和他一度春宵的是一个男人?

  夏墨尘不敢相信,“没有别人?”

  “奴婢们一直在外面守着,确实没有别人。”

  夏墨尘震惊的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沉声厉喝,“糊涂东西!!”

  他的二儿子喜欢男人他就气了好久,原本想直接把他的男宠杀了一了百了,结果夏黎渊硬是以性命相逼保住了那人一命。他最后只能无奈的妥协,但是男宠绝不能为正,该立王妃还得要立王妃,否则就绝不妥协。

  夏黎渊也只能无奈的点头。他也是深爱着那个男人,舍不得他受到一点委屈,虽然夏墨尘说男宠不能为正,可是夏黎渊却也一直都没有娶王妃,王府里连个侍妾都没有,那个男宠就和王妃也差不多了。只是缺少一个头衔而已。

  不过他绝不允许陆云旗走同样的路。他最钟爱的儿子,绝不能留下污柄。

  “来人,摆驾云王府!”他很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他那个冷血无情的儿子看上?

  还是,陆云旗只是玩玩,并没有认真?

  云王府,陆云旗正抱着南宫景坐在花树下,捧着一本书看。南宫景窝在他怀里睡得安心,纯净美好的脸庞微微勾起一抹笑。

  微风吹过,不时落下一片芬芳的花瓣掉在南宫景的衣服上,陆云旗总是温柔的帮他捡起来丢掉,看着他睡得静好的容颜,竟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是跟他在一起,感觉太美好了吗?

  宝贝,我好想就这样抱着你一辈子,永远也不松手,再也不分开。

  是不是时光太好,所以太容易流逝?如果可能,我宁愿这一生都停留在这一刻,哪怕转瞬苍白了鬓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