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景满面通红的挣扎着,“你放开我!”

  “我为什么要放?”陆云旗挑眉,邪笑,“你是我媳妇,是我一个人。永远都是,我不会放开你的。”

  南宫景嗔道,“是你先亲我,我才亲你的。不是我的错,错在你。”

  “我亲我媳妇天经地义,我没错。”陆云旗哼哼着含住他的耳垂,轻轻舔咬着,感觉到南宫景身子无力的瘫软,这才松口,坏笑。

  南宫景羞红着脸坐在陆云旗的腿上,“你放开我,这可是在外面。不许!”

  “怕什么?难道宝贝害羞了?”陆云旗坏笑,本来环住他腰身的手滑进南宫景的衣衫,零距离的抚摸着他柔软嫩滑的肌肤,脸上的笑更加肆意了。

  “啊!”南宫景惊叫出声,一个激灵站起来,脑袋却狠狠的撞在马车顶部,疼得龇牙咧嘴,“好疼。”

  陆云旗无奈的把他拉回怀里坐好,揉着他被撞到的小脑袋,“让你好好坐好还不听!疼不疼?”

  “都怪你。”南宫景疼得眼泪都出来了,眼眸被泪水打湿,长长的睫毛上沾着晶莹的水珠,那模样又是可怜又是可爱,一股难耐的燥热升起,陆云旗顿觉口干舌燥,邪火焚身。

  “景……”

  南宫景尖叫一声,一下子跳开,“不准!你要是敢那样对我的话,我我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陆云旗无奈道,“好了宝贝,过来坐好,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我不信。”南宫景可怜兮兮的摇头,“你要欺负我。”

  “……”陆云旗无言。

  “好了,过来。”陆云旗伸出手,无奈道。

  “你保证不欺负我。”

  “好,我保证。”

  “你也不许再……摸我。”

  陆云旗忍俊不禁,看着南宫景红着脸低下头,勾起唇角,“好了,我保证。”

  南宫景这才慢吞吞的坐在他身边,警惕的看着陆云旗。

  “……”-_-||

  “宝贝,不至于这样防备着我吧?”陆云旗无奈又无力的看着他。

  “那你不许对我动坏心思。”南宫景噘嘴道。

  “……”南宫景,你敢再狠一点吗?

  好不容易到了云王府,陆云旗可不管那么多,将南宫景打横抱起来往自己的屋子走去。

  “你干嘛?放手!那么晚了,我要睡觉。”南宫景挣扎着大声道。

  “正好。我也要睡。我陪你一起吧。”陆云旗邪魅的勾唇轻笑。

  “不,不,不行!”南宫景结结巴巴的拒绝,“我现在睡不着,不想睡。你自己去睡。”

  “我也睡不着。那正好我们做点运动。”陆云旗邪笑,一脚踢开房门,把南宫景放到锦榻上。

  “我不要!”南宫景跳起来往里面跑,然后被陆云旗轻而易举的抓住压在身下,“宝贝不乖哦。”

  “不要啦。云旗,我还难受,不要了好不好?”南宫景软声哀求。

  陆云旗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忍心再折腾他,翻身坐起,“我去洗个澡。”

  南宫景点头,然后歪了歪脑袋,看着陆云旗的背影,突然想起楚林的话,喃喃自语,“在上面的就不会痛?他不会是骗我吧?”

  南宫景努努嘴,眸中划过一抹狡黠,跳下床往屏风后的浴池走去,“云旗,我帮你洗。”

  陆云旗解衣带的手蓦地顿住,他不会是耳朵出问题了吧?景刚才说什么?要帮他……洗澡?

  本来燥热的欲望更加火热起来,陆云旗吞了下口水,看着南宫景除去了外衣走进来,他转过脸,“我自己来,你还是先出去吧。”

  “没关系的。”南宫景眯着眼睛笑得狡黠,双手环上他的腰,“我帮你嘛。”

  N¤更新最:快上U%酷“匠,网“

  陆云旗差点控制不住的把他扑倒,“景,别闹!你这是玩火自焚。你待会儿可别怪我。”

  南宫景轻笑,“要是你让我在上面,我就同意,怎么样?”

  陆云旗一怔,让他在上面?陆云旗低头,看着南宫景一脸期待,忽然一个邪恶的念头滋生,他坏笑,“没问题!不过那也得要你有本事才行。”

  想让他在下面,这个问题确实有点难度。

  南宫景么,更不可能。

  不过南宫景显然没注意到他后面一句话,被陆云旗抱着下了浴池,暧昧至极的洗了个鸳鸯浴,才让陆云旗抱上床去。

  南宫景翻身骑在陆云旗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哼哼道,“你说过让我在上面的,不许反悔。”

  “我不反悔,不过要看你的本事。”陆云旗邪笑。

  南宫景吻了吻陆云旗的唇,然后一路向下,在陆云旗的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淡的痕迹,南宫景十分得意,“怎么样,吻技不错吧?”

  陆云旗失笑,“是啊。是不错。”他几次忍住了想把南宫景压倒的冲动,他想主动他不介意成全他,可是偏偏南宫景的唇在他身上点起燥热的火,让陆云旗难以忍耐,只想扑倒他然后狠狠的要了他。

  南宫景居高临下的命令他,“把衣服脱了。”然后在陆云旗健美的胸膛留下一个浅浅的咬痕。

  陆云旗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好想要他……陆云旗按耐不住的找到南宫景在他身上四处点火的唇,狠狠的压上去,舌头钻进他的嘴里汲取着那一份甜美。

  “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一大早,陆云旗的房间就传来带着哭音的声音,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陆云旗把南宫景往怀里紧了紧,慵懒的问道,“谁骗你了?不是我吧?”

  “楚林,那个王八蛋!”南宫景可怜兮兮的哭诉,“他跟我说的在上面不会疼的,可……可……”

  陆云旗眸光轻动,这是个深奥的问题。难怪他媳妇都被骗了。不过……他想起昨晚南宫景温软的身子倒在他怀里发出诱人的呻吟,身子不由得又热了起来。

  楚林说的是没错,不过他错就错在没让南宫景理解在上面的意思。所以昨晚根本就是南宫景自己送上门去找虐的,又被陆云旗折腾得晕过去一次才完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