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兄弟想到那唯美的画面,齐齐打了个寒颤,不敢再脑补下去了。生怕被陆云旗知道了他们的想法,恼羞成怒的要收拾人。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真爱吗,为了那个东西连自尊都可以不要?

  其实南宫景是故意的。

  就是为了证明给楚林看,自己说得出做得到,而且陆云旗也够配合他。

  但事实上陆云旗不是配合他,他是看到自家媳妇要摔倒了伸手去扶,然后重心不稳才被南宫景扑倒。他又怕摔伤了南宫景,只能把他护在怀里,南宫景顺势就吻上了他的唇。

  所以那架势,别人一看就是陆云旗被南宫景压了。

  不过眼角余光瞥到所有人惊讶的表情后,陆云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哭笑不得的同时却也无奈,小媳妇还是太贪玩了啊。

  南宫景抬起头舔舔唇角,像只吃了美味鱼肉的小猫咪,眯着眼睛笑得一脸狡黠,声音轻柔,“云旗。”

  陆云旗苦笑了下,“快起来,看看摔伤了没?”

  南宫景笑道,“我没事。”不过你么,可能是丢了脸了。

  陆云旗将他扶起来,抱在怀里,无奈的揉了揉他的脑袋,“不是说不要喝太多的吗?你又不听话了。”

  “可是我想喝。”南宫景噘着嘴,声音软糯。

  “喝醉了明天可别又嚷头疼。”陆云旗无奈。

  南宫景撇撇嘴,然后拉着楚林道,“云旗,我们是朋友啦。”

  陆云旗脸色发黑,瞪了眼楚林。楚林识趣的缩回被南宫景拉着的手,讪讪的退后了一步。

  陆云旗抱着他的手臂微微一紧,把玩着他葱白细嫩的小手,“宝贝,你交朋友我不反对。但是不能动手动脚,听见没?”

  南宫景怔了怔,然后抬头乐滋滋的看着陆云旗笑了起来,“你吃醋了。”

  “对,我是吃醋。所以你不许碰别人。男人女人都不行。”陆云旗强势命令。

  “那我爹我娘我爷爷我二叔呢?他们也不许吗?”

  “不许。”

  南宫景叫,“你不讲理。哪有儿子孙子不让爹娘爷爷碰的?没有他们能有我吗?你太不讲理了。”

  夏风衍幸灾乐祸的哼了一声,“凤娇有理不也被他说成没理了?你跟他讲道理?省省吧。”

  陆云旗脸色一沉,怒斥他,“你给我闭嘴!”

  南宫景瘪瘪嘴,“你不爱我了,你吼我。”

  酷')匠%网p!正版$首-"发

  “我……媳妇,我不是说你。好了好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他们碰还不行吗?不过,只能让你的亲人和我碰,其他的人不许。”

  “还有我朋友呢?”

  “什么朋友非要碰你不可?不许!”陆云旗道。

  南宫景低头妥协,“好吧。那握手总可以的吧?又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陆云旗皱眉,捏了捏南宫景白皙柔嫩的小手,不情不愿的道,“那也不能经常握手吧?”他都没有握够,他还想握一辈子呢。

  南宫景点头,“好吧。这次听你的。”

  陆云旗大喜,他媳妇说听他的啊。真是太高兴了!

  陆云旗低头吻了吻南宫景微撅着的粉唇,声音温柔,“宝贝,你真好。”

  夏风衍一口茶水喷出,然后咳嗽起来。不要怪他那么没风度,实在是他想起陆云旗说的一句话,不想笑也不行。

  他记得陆云旗刚才还说过“天底下能让我陆云旗心甘情愿低头的,只怕除了他之外,再也不会有别人了。”他再看了看二人此刻耳鬓厮磨的动作,恍然的同时却也深感无语,好嘛!陆云旗果然是心甘情愿的为他低头的。

  陆云旗无语的瞪着夏风衍,语气不善,“你还有一点太子的风度么?”

  夏风衍哭笑不得,“你还有脸说我?你可有一点王爷的威信?自己不要脸就算了,还非得拉着南宫景,夏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我……”南宫景红着脸往他怀里蹭了蹭,羞赧的瞪了眼陆云旗。

  陆云旗环着他的腰,轻轻勾唇。小媳妇太容易害羞了啊。不过害羞的模样好可爱……唔!他又想要了。

  “今天也不早了,我们回去吧。”陆云旗轻道。

  “好啊。”南宫景点头,“那我们先走咯。楚林,我们改天一起玩。”

  想到刚才他们谈论的话题,陆云旗不由得苦笑了下,把南宫景往怀里紧了紧,附在他耳边轻道,“玩什么?调戏别人吗?”

  南宫景抬头看着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捏了捏陆云旗精美的下巴,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上一吻,痞笑,“大美人,从了小爷我吧。”

  然后南宫景俏脸通红的推开陆云旗往门外走去,清脆的笑声传来。

  陆云旗石化,手指压在被南宫景吻过的唇上,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自己这是被小媳妇调戏了?

  陆云旗哭笑不得,瞪了眼仍然目瞪口呆的几人,快步走出去。

  要是别人调戏了陆云旗,下场肯定很惨。但是南宫景调戏了他么……下场一样很惨。

  只是结局不同。

  这不,宽阔豪华的云王府马车里此刻传出一声声压抑的呻吟喘息。

  “唔……云旗……我错了嘛……唔!”南宫景被陆云旗禁锢在怀里,疯狂的吮吻着。南宫景努力的呼吸着空气,眼眸迷蒙,脸上泛起一抹诱人的潮红,无力的呻吟却引诱着陆云旗更加深入的探吻。

  “宝贝。”陆云旗带笑的看着迷蒙的南宫景,温热的舌尖扫过南宫景的粉嫩的唇瓣,邪魅而诱惑。

  “啊!”南宫景扭着身子轻吟一声,又羞又怒的瞪了眼陆云旗,不满的噘着小嘴,“我不就是亲了你一下嘛,你干嘛要报复我?”

  “这不叫报复。”陆云旗邪邪一笑,性感的唇在他的耳边流连,不时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南宫景白玉般的耳垂,惹来南宫景一声声诱人犯罪的呻吟,他这才满意的笑了,“这叫情调。”

  南宫景满面通红的挣扎着,“你放开我!”

  “我为什么要放?”陆云旗挑眉,邪笑,“你是我媳妇,是我一个人。永远都是,我不会放开你的。”

  南宫景嗔道,“是你先亲我,我才亲你的。不是我的错,错在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