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夏风衍也是若有所思的点头,“若是老九一个人的牺牲能换来我们几兄弟的自由,那倒也不错啊。老九,怎么样?考虑考虑?”

  好欠揍,好想砍人啊!

  陆云旗目不斜视,听若未闻,把他们的话自动屏蔽,“景,张嘴。”

  南宫景差点被他们的话给呛死,人家都是争着要坐皇位的,可是为什么这几兄弟反而推来推去的?难道坐拥天下不好吗?

  三皇子睿王夏希澈是个典型的谦谦君子,气质温和驯顺,性子淡雅脱俗,是几兄弟中最谦和的。

  他笑看着陆云旗宠溺的摸摸南宫景的头,然后喂了他一颗葡萄,他笑道,“九弟,你也给我们介绍介绍这位小朋友啊。”

  “他,我媳妇。”陆云旗抱着南宫景淡淡道。

  他这介绍让在场不知情的众人喷酒,然后惊诧的看着二人。

  老八夏靖宇不可置信的指着南宫景问道,“你刚才说什么?他?你媳妇?”

  男的也能做王妃?

  天!这是什么世道啊?

  夏希澈有些呆愣的看着南宫景,“九弟,你不是在开玩笑的吧?”

  陆云旗皱眉,“我像是在开玩笑?”

  他很认真的好吧!

  竟然有人敢怀疑他对他家媳妇的爱?真想揍扁他!

  “不像是开玩笑,你根本就是在开玩笑。”夏黎渊毫不客气的道。

  陆云旗眼睛一眯,看向他,微微勾唇,“景,把眼睛闭上。”他要揍人了,他可不想让景看见他残暴的一面。他留给他的只能是无尽的温柔。

  “为什么?”南宫景不解的问。

  而夏黎渊,看到陆云旗若有若无的笑意和危险的表情,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事了,“那个……我是在开玩笑的。你别那么小气嘛。”

  “别问为什么,闭上眼睛。”陆云旗不容反驳的吻了吻南宫景的眼睛,轻道。

  然后南宫景很听话的把眼睛闭上。

  “你干嘛?别过来!救命啊!你们这群没义气的家伙!啊!!!”然后夏黎渊的惨叫声传出。

  。最C@新:章/节Fm上R酷bQ匠网

  陆云旗拍了拍袖子上的尘土,一派优雅的坐在南宫景身边,又把他揽入怀。

  南宫景睁开眼睛看了眼夏黎渊眼角唇边的淤青,又看了眼从容淡定的陆云旗,眨了眨眼,道,“你干坏事啦。”

  陆云旗理直气壮,“宝贝,那是他应得的。”

  打了人还这么有理。南宫景深感无语。

  夏风衍是想笑又不敢笑,憋得俊脸通红,“咳咳!那个,老九啊,今天我们是出来喝酒的,别那么扫兴嘛。来人,上酒!”

  听到上酒,南宫景眼睛一亮,悄声问陆云旗,“是不是宫廷御酒啊?”

  “不是也差不多了。你今天想喝就尽情的喝吧,反正老大的酒窖不缺酒。”

  看到南宫景小猫样的抿了一口酒,唇上沾着晶莹剔透的酒渍,享受般的眯着眼睛,脸上扬着满足的笑。陆云旗心中一热,竟有些口干舌燥,陆云旗舔了舔略显干燥的唇,不由自主的把唇贴上去。

  南宫景端着酒杯欢快的笑起来,“云旗,这酒好好喝哦。”

  陆云旗怔了一下,看着南宫景近在咫尺的脸,好想吻上去。反应过来的陆云旗苦笑不已,他怎么就像个饿了几辈子的乞丐一样永远吃不饱?昨天才吃了顿大餐,不至于饥饿成这个样子吧?

  “是吗,开心就好。”陆云旗呷了口酒,努力压下躁动的欲望,对他温柔的笑笑。

  “嗯。”南宫景开心的点头,又抿了一口酒,伸出粉红柔软的舌头舔了舔沾在唇上的酒渍。看得陆云旗下腹一热,刚压下的燥热又被挑起了欲望。

  陆云旗将南宫景拉入怀中,低头吻下去。南宫景带着香醇浓厚的酒香的唇齿落到他的嘴里。

  果然,今天的酒格外的香甜美味。

  “唔!”南宫景突然瞪大了眼睛,他这是要干嘛?还有那么多人在呢!这个混蛋怎么又不分场合的乱发情啊!

  南宫景推拒着陆云旗的吻,想让他注意到四周投过来的目光。不过南宫景明显是太小看陆云旗了,这点目光他还不放在眼里,更不会放在心上,何况还是他兄弟?所以陆云旗不管不顾的十分投入的索吻。

  南宫景羞愤欲死,一张小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一半是害羞所致,一半是被陆云旗吻住,缺氧所致。

  在南宫景快要被憋死的前一秒陆云旗放开了他,看着气喘吁吁的南宫景,陆云旗舔舔唇角,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味道果然不错。”

  也不知道是在说南宫景还是在说酒,而南宫景却已经羞得满面通红,低下头不敢看四周惊艳的目光了。

  夏风衍作为老大,适时开口是很有必要的,他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咳咳!那个九弟啊,虽然我不反对你们小两口恩爱,但是……我想现场版的就不必了哈。”

  陆云旗一枚眼刀甩过去。谁要给你现场版的恩爱秀?要不是你们这些人留在这里碍眼,刚才他都已经吃了大餐了好吧。陆云旗真恨不得直接把他们赶出去。

  夏风衍无辜的摊手。你自己要乱发情,怎么能怪我们碍眼呢?你要是不介意现场秀,我们也是不会介意的。反正春宫图我们见多了,见怪不怪嘛。

  陆云旗恨恨的磨牙。想得倒美!我媳妇可没你们脸皮厚,那种事做不来。

  夏风衍嘴角一撇。你媳妇是脸皮薄,你那脸皮子可就未必了。都敢大庭广众之下索吻,在这里办事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陆云旗恨恨的瞪他一眼,转过脸不再理他。看着自家小媳妇害羞的低着头抿着酒,陆云旗忽然开怀的笑了起来,将南宫景抱坐在怀里,“宝贝,别喝了。待会该喝醉了。”

  南宫景挣扎了几下挣脱不了,气恼的瞪着他,“放开我,我自己坐。”

  陆云旗挑挑眉,“好宝贝生气了?”

  “你再不放开我真的生气了。”南宫景恼怒道。

  这么多人,他要不要老是这样抱着自己啊?很丢脸的好不好。

  陆云旗轻笑,“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

  南宫景更是羞红了脸,“我不!你欺负我。”

  “我哪有欺负你?”陆云旗无辜的看着他。

  “你刚才就有欺负我。”南宫景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