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公公忍不住腹诽:皇帝陛下您确定吗?云王殿下看上的人您都同意?到时候您可别气愤得直接杀了对方就好了,还同意?云王殿下喜欢的对象是个男人,这样您也可以接受?

  可惜的是皇帝陛下根本就不知道啊。恐怕云王殿下也不会让他知道的吧。

  王公公轻轻的叹了口气,暗道这太平的日子,马上又要不太平了。

  云王府。

  直到第二天日暮,黄昏将近,南宫景才悠悠醒转。

  陆云旗无奈又心疼的看着他,“傻宝贝,还难受吗?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可能真是昨天那道该死的圣旨刺激到南宫景了,昨天一夜疯狂,折腾到今天早晨南宫景沉沉睡去。陆云旗心疼的不得了,可偏偏不能拒绝也不敢说一句拒绝的话,陪着他疯了一夜,就怕南宫景想多了。

  南宫景缩在被子里,捂得严严实实的,看着陆云旗都是可怜兮兮的,“云旗,我好饿。”

  折腾了一夜,连嗓子都哑了,更别说全身酸软无力的,就像是跑了三万米的隔天,一动都不想动。

  “我吩咐人给你煮点蜜糖水,再做点清淡的食物。你呀,以后可别这么傻了。我又没说我要娶什么林嫣儿,你反应至于那么激烈吗?”陆云旗无奈道。

  “我反应要不激烈,你就该和别人一度春宵了!”

  “又说傻话了是不是?”陆云旗捏捏他的脸蛋,“你当我说的话是好玩呢?说反悔就反悔?九魂的人虽然算是邪道,但是最起码的信义是有的。不然凭什么在江湖上立足?我的话就是承诺,并不输于皇帝的圣旨。他的圣旨有人敢违抗,我的命令谁敢违抗,那就是与九魂作对。与九魂作对就只有死路一条!”

  南宫景吐吐舌头,“那我也不止一次违抗你的话了啊,我不也活得好好的。”

  陆云旗被他噎得直翻白眼,恨恨的捏着他的小鼻子哼道,“小东西!我那是疼你宠你,容许你对我放肆。不然你以为谁违抗我的命令躲得过九魂追杀令?”

  “九魂追杀令?那是什么玩意儿?”南宫景眨巴下眼睛,看着他问道。

  陆云旗忍不住嘴角抽搐。九魂追杀令,是什么玩意儿?这可是他从小到大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世人都说他狂傲霸道,可是比起南宫景这连九魂追杀令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他似乎也略逊一筹啊。

  果然不愧是他媳妇。

  那可是九魂追杀令,不管在江湖还是朝廷,黑白两道那都是追魂夺命般的存在啊。竟然被他说成是什么玩意儿?陆云旗表示无语。

  好吧,你是大爷。

  #酷《N匠%;网uj唯一正#版;,其{s他都y0是;盗版

  “宝贝,九魂追杀令是一个命令,说白了就是追杀令,不是什么东西……”

  等等!九魂追杀令不是什么东西?这话怎么……

  陆云旗无语望天,他要怎么解释?九魂追杀令是东西?不是东西?这解释来解释去都相当于没解释啊。

  “原来九魂追杀令不是东西啊?哦,那好吧。”南宫景煞有介事的点点头。

  “……”陆云旗默默的念了声师傅恕罪,九魂多年的名声就毁在他手上了。

  等到陆云旗喂了南宫景吃了饭之后,都已经是晚上了。睡了一天南宫景也睡不着了,缠着陆云旗放烟花。

  不过他的打算并没有施行就被破坏了,因为太子爷请他们喝酒。

  “哎呀!太好了,太子殿下请喝酒,那肯定是好酒!云旗,我们赶快过去吧,别去晚了。”

  陆云旗无奈的被他拉着走,“你是酒鬼吗?就这么喜欢喝酒?”

  “不是酒鬼也可以爱酒啊,对不对?”

  “那个家伙会那么好心请我们喝酒,别是有什么事吧?”

  “他是你大哥嘛,有事情也是应该的啊。”

  “媳妇,你到底在帮谁啊?一顿酒就把你收买了?”

  “你说什么呢?什么一顿酒就把我收买了,不是还有一顿饭呢嘛。”

  “……”

  暮云楼。

  陆云旗推开门,看到里面的人愣了愣,然后从容的牵着自家媳妇落座。

  然而南宫景却没有他这么淡定了,被这么多人的目光洗礼着,他就是脸皮再厚也微微红了脸。

  太子夏风衍坐在首座笑看着二人,“今天都是自家兄弟一起玩玩,别拘束啊。老四和老七不在,也别介意了。”

  他们每个人身边都有些俊男美女作陪,只有夏风衍身边有一个倒酒的小厮和陆云旗是带着自家媳妇的。

  陆云旗刚坐下,把南宫景抱在怀里,旁边的一个俊美男子便凑过来笑道,“老九,你藏的够深啊。以前我们都不知道呢。”

  陆云旗面不改色,“哪里比得上五哥。为了一个风尘女子就闹得满城风雨。我可没那本事。”

  五皇子惠王夏凌涛,别看他柔弱谦逊,温文尔雅,内里可是一个杀伐果断,冷血残酷的人。

  八皇子靖王夏靖宇,与陆云旗同年,只大他一个月,九兄弟中两人关系算是亲厚的,所以经常开开玩笑也没什么。

  听到陆云旗这样说,夏靖宇笑眯眯的道,“老九,你这是转性了,准备低调行事了吗?”

  “有何不可?”陆云旗淡淡的道。说着剥了一颗硕大的葡萄喂给南宫景。

  “啧啧!了不得哦。老九居然领悟了低调这个词语,看来这些年闯荡江湖经验不少啊。”端王夏黎渊靠在一个娇弱的美男子身上,喝着小酒,笑谑。

  太子夏风衍无奈的摇头一笑,“你们这些家伙!老九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还都是老四给诓回来的,你们要是再把他气走了,明天父皇准让你们好看!”

  “老大,哪用得着明天啊,我们每次欺负老九,父皇哪次不是第一时间给他出头的?还用得着等明天?”

  “就是啊。”

  “我看老九直接继承皇位得了,干嘛还要我们跟着受罪。那个位置就是个金丝笼,进去了就出不来了。”

  太子夏风衍也是若有所思的点头,“若是老九一个人的牺牲能换来我们几兄弟的自由,那倒也不错啊。老九,怎么样?考虑考虑?”

  好欠揍,好想砍人啊!

  陆云旗目不斜视,听若未闻,把他们的话自动屏蔽,“景,张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