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过云王的威名,没见过。”秦岚皮笑肉不笑的道。

  “媳妇,我们回去。”

  秦岚此人有问题!

  这是陆云旗多年闯荡江湖的经验。刚才秦岚嘻嘻哈哈的陆云旗并不在意,可是他忽然认真起来,陆云旗才察觉到危机。

  跟他小媳妇在一起,连最基本的防备都给忘了。这么危险的人,绝对不能让他靠近自家媳妇!

  “那好,我们回去。娃娃,你去赶车。”

  秦岚又看了眼陆云旗,然后笑道,“好啊。”

  等到秦岚走开,陆云旗冷冷的吩咐,“查!”

  “是!”虚空中有人应了一声,声音低沉空灵,不知道的人绝对会以为是错觉。

  “云旗,有鬼!!”南宫景惊叫一声,躲到陆云旗背后,警惕的望着四周。

  “哪有鬼?亏心事做多了你!”陆云旗无奈的揉揉他的小脑袋。

  “你没听到吗?”

  “听到了啊。”陆云旗点头,耐心的解释道,“媳妇,他不是鬼,是九魂的人,我的暗卫。”

  “哇!暗卫耶!云旗云旗,我也要一个暗卫。”

  f最j新章》节上#酷匠;网

  陆云旗无奈的勾唇,“傻媳妇,我已经安排一队暗卫暗中保护你了。”

  “可是我怎么没看到啊?在哪儿啊?”

  陆云旗无语。既然是暗卫,能让你看到吗?要是让你看到他们就不配做陆云旗的暗卫了。

  虽然到了陆云旗这个层次的人已经不需要暗卫的保护了。但是难免会遇到一些琐碎的小事,难道要陆云旗事事亲为吗?那陆云旗就是三头六臂,也非得累垮。

  所以陆云旗的暗卫充其量也就是打杂的。当然一些不自量力的小虾米也是交给暗卫处理。但是现在暗卫保护的人改变了,他们主要保护的对象就是他们的魂主夫人,南宫景。

  秦岚很快就把他们的马车赶过来,南宫景冲他吐了吐舌头,然后拉着陆云旗上了车,道了声“开车”,就和陆云旗打闹成一片。

  秦岚撇撇嘴,“坐好别闹,开车了。”

  真是不爽啊。

  做南宫景的车夫也就算了,毕竟他是自愿的。可是做云王的车夫,这就让他很不爽了。

  啥?你说云王身份尊贵?屁!他秦岚就压根没把云王放在眼里!能入他眼的就只有南宫景好吧?

  虽然他的确想要泡南宫景,可是……他还是有几分忌惮云王的。要不然他能畏首畏尾?还不就是忌惮云王的武功和势力。

  秦岚也是知道云王府的位置的,所以根本不用侍卫指路,轻车熟路的赶着车往云王府驰去。

  还没入云王府,就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跪在前院,一个紫衣太监正在焦急的等候着什么人。

  看到陆云旗的车驾回来,管家叫了一声,“王爷回府。”

  所有人都问过安后,陆云旗才冷冷的问道,“王公公有事?”

  他老子身边的司礼太监他自然也是记得的。只是这个老太监不是专门传旨宣旨的吗?难道有什么事?

  陆云旗心里竟有些不安起来,不由得看了眼南宫景,心里又归于平静。

  只要景在他身边,管他发生了事情。关他鸟事!

  王公公笑容可亲的拿出一道圣旨,“云王接旨。”

  所有人又跪了下去。

  陆云旗没有跪。是皇帝特许他见君不参的,所以见了圣旨他更加不会跪了。

  王公公倒是习以为常了。圣上宠溺九殿下那是世人皆知的,干嘛要计较一些细节?

  不过南宫景刚要跪下去,就被陆云旗揽住腰,阻止了他的动作,南宫景不解的看着陆云旗,等着他的解释。

  陆云旗剑眉一挑,看向王公公,“宣旨吧。”

  他的媳妇,干嘛要跪一张纸?有病吧!他不跪,他的媳妇也不能跪。他的媳妇可比他要娇贵得多了。

  王公公挑挑眉,疑惑的看了眼南宫景,然后才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云王年少有为,深得朕心,赐予金千两银万两,珍珠五斛,各色翡翠玛瑙五十颗,金镶宝石龙凤玉如意五对……”

  陆云旗好笑的看着南宫景,王公公每念一次,他的眼睛就亮一分,到最后那一双明眸如星辰般粲然夺目,看得陆云旗哭笑不得。

  南宫景却是另外一个心思:谁说他家富可敌国?要是让他拿出那么多东西出来送给别人,那不是割他的肉吗?还是皇帝大方啊,随随便便的就把那么多珍贵的东西送给别人。

  那圣旨就是一份长长的礼单,也亏得王公公底气儿十足,从头到尾竟连一口气儿都没换,拖着长长的嗓音就给念完了。

  陆云旗挑眉看向突然停止了宣读圣旨的王公公,轻轻皱眉。他还没说“钦此”吧?那就不算完,可是为什么要停下?

  南宫景却不懂得那么多,眼睛亮亮的看着陆云旗,欢叫道,“哇!好多东西啊!皇帝可真大方啊。”

  王公公愣了愣,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呵斥一下这个不知礼数的,可是看九殿下那么护着他的样子,他还真不敢开口。

  不过跟着他的也不一定都是人精,也有那么几个愣头青,看到南宫景无礼,立刻呵斥道,“放肆!圣旨未宣读完毕,岂容你胡乱言语!你该当何罪?”

  陆云旗脸色一冷,阴狠的看着王公公身后的那个小太监,厉斥,“到底谁在放肆!敢对本王不敬?是嫌命太长了么!如此不知礼数的奴才,留着浪费粮食么?来人,拉下去杖毙了!”

  还敢对他媳妇吼?他都舍不得对他大声说一句话呢,真正是活的不耐烦了!

  王公公一惊,看着忽然变脸的陆云旗,也不敢为他求情,只能默默的看着。

  得罪了云王,死,是一种解脱的享受。

  “云旗……”南宫景震惊的看着他。不是吧。就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要把一个人杖毙了?

  “对你不敬,死有余辜。”陆云旗声音温柔却带着无限的冰冷。

  “圣旨还没读完。”南宫景急道,“宣读圣旨不能见血的,你不能杀他。”

  王公公立刻反应过来南宫景的意图,于是“蹬鼻子上脸”,机灵的拿起圣旨继续宣读,“林尚书之女林嫣儿,德才兼备,温婉可亲,恭谨肃顺,特赐婚与云王,择日完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