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不正经!”南宫景红着脸道。

  陆云旗笑得更欢了,嘴角勾出一抹邪笑,“既然如此,我们就来做一点不正经的事吧?”

  “唔……唔……”南宫景刚想问是什么不正经的事,陆云旗的唇却已经压在他唇。

  “唔!啊……云旗!”

  南宫景刚开口说了句话,又被堵住了唇。

  老天爷,现在可是白天啊。他要不要这么急?饥不择食么?

  发现南宫景的心不在焉,陆云旗微怒,捏住他精巧的下巴,“想什么呢!”

  南宫景喘着气,“云旗,我惹祸了。”

  “惹什么祸?”陆云旗剑眉一挑,这小混蛋是想转移话题么?不过今晚他可没打算放过他。

  “你不许生气。”

  “还谈条件?”陆云旗轻笑,“行。你说。”

  “我惹了太子。”

  “我知道。你说过。”

  “我调戏了太子的侍妾。”南宫景低声道。

  陆云旗没反应过来,愣愣的问了句,“什么?”

  “我调戏了太子的侍妾。”

  “南宫景!!!”陆云旗怒吼一声。

  这不是别人调戏南宫景,却更让他愤怒。别人欺负了南宫景他可以一刀宰了,可是南宫景欺负了别人,这是他们理亏。就算他真的不在乎,可是对方是他血亲的大哥!

  而且,南宫景竟然还调戏了一个女人?!

  “你看上她了?”陆云旗阴冷的问。

  “没有没有。”南宫景连连摆手,“我就是不小心撞了她,然后她就威胁我。我气嘛,看到她白白嫩嫩的脸蛋可爱得很,就忍不住摸了两把。又说了句话威胁她,应该没多大的事吧?”

  陆云旗问,“你说了哪句话?”

  “我……我就说了让她闭嘴……”

  “就这句?”陆云旗皱眉看着他。

  “我……云旗,我错了,对不起嘛。”

  “你到底说了哪句?”

  “我让她闭嘴,要不然就把她给……那个了……”

  南宫景咬着唇低声道。

  那个了??!!

  陆云旗怒火更盛,真想掐死他了!“南宫景,你找死是不是?你这不是调戏她了,你这是无视太子威仪,挑衅皇家威信。”

  “没……没那么严重吧?”南宫景吞了吞口水,“我只是觉得好玩嘛。”

  “好玩?我就看不出来到底哪里好玩!”陆云旗气的够呛,“那个女人叫什么?”

  “不知道。不过她穿着红色的衣服,脾气还很辣,应该很好认吧。”

  “凤娇?”陆云旗更头痛了。这可是他未来的大嫂,不是什么侍妾啊!

  他本来还想一刀宰了她的。不得不承认,南宫景触摸过的除他以外的,他都不爽。不管男人女人,都想一刀解决了。

  他的人,当然只能碰他。也只能让他碰!

  可那人是他嫂子,是皇帝亲自下旨赐的婚。虽然他不怕抗旨,抗旨对他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让他弑嫂,这种事多多少少还是会有些不安的。

  “凤娇是谁?”

  “太子妃,我的大嫂。”陆云旗无奈的叹了口气,“明天跟我去东宫,然后赔礼道歉。”

  “她不会打我吧?”

  “她敢!”陆云旗冷哼一声。他都舍不得,谁敢动他一下试试!!

  南宫景了却了心事,终于松了口气,端王还是次要的,主要就是太子爷啊。

  “云旗,你真好。”南宫景抬头吻了吻陆云旗,轻笑道。

  陆云旗哼了一声,“就这样?”

  “那你还想怎样?”

  陆云旗低声道,“我想要你了。”

  南宫景腾地红了脸,可是想到刚才陆云旗的为难,又不忍心拒绝。他都为了自己跟他的兄弟杠上了,纵使自己有错,他也没有责备他。可是……

  “云旗,现在不行。晚上好不好?”南宫景红着脸要求道。

  陆云旗挑挑眉,没想到南宫景竟然没有拒绝,反而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他现在就迫不及待了。

  “景,我现在就想要你了。”陆云旗压低了声音轻笑着,一个用力将他拦腰抱起,走向锦榻。

  南宫景紧紧的勾住他的脖子不肯撒手。陆云旗欺身压上他,慢慢的吻上去。

  “云旗……唔!不要……啊!你这混蛋,轻点!我的衣服……你干嘛……”

 三重薄纱落下,室内一片旖旎。

  次晨,艳阳高照。

  南宫景睁开眼,抬手揉了揉眼睛,不过动作还没有进行完毕,就痛呼一声,“啊!好痛啊!”

  南宫景全身瘫软,撕裂般的痛。像是每一块骨头都被拆下然后组装上的,疼到骨头缝里。

  “景,怎么了?”陆云旗被他的动作惊了一下,连忙问道。

  昨晚确实太疯狂了,一直折腾到凌晨,直到南宫景体力不支晕倒过去,吓得陆云旗再也不敢折腾,草草了事,这才完毕。

  不过初次承欢,即便陆云旗再温柔南宫景也不好受。更何况陆云旗只是第一次温柔,接下来根本就是无度的索求,不然能把南宫景累的晕过去?

  {酷4)匠%H网正*J版E首发9

  南宫景难受的扭动着身子,无限委屈,“云旗,我难受。”

  陆云旗心疼的抚摸着他的脸庞,“乖宝贝,还疼吗?”

  “嗯。”南宫景无力的点头,然后看向陆云旗,低声问,“你呢?还疼吗?”

  “……”陆云旗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卡壳了。

  “你是不是也很疼啊?”南宫景心疼他,“躺着歇会儿,不要太累了。”

  陆云旗一头冷汗,他哪里看到他疼了啊?

  “果然他们都是骗人的!还说只有女人第一次会痛。男人第一次也会痛的嘛。现在还痛呢!”南宫景忿忿不满。

  陆云旗竟无言以对。看到南宫景浑身上下青青紫紫的吻痕,陆云旗又心疼了,“好宝贝,你歇会,我让他们给你做好吃的。”

  南宫景拉着陆云旗的手臂,一只手在他的胸口画圈圈,盯着陆云旗手上被自己咬出的痕迹,很认真的道,“云旗,你歇着吧。我不饿的。”

  陆云旗无奈的开口解释,“傻宝贝儿!你哪里看到我疼了啊?”

  南宫景一怔,“难道在上面都不会疼的吗?”

  “……”陆云旗无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