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景心里骂着陆云旗的奢侈,可是自己却又玩的乐不可支。玩了东苑跑西苑,西苑过了到南苑,总之这一上午南宫景就没停过脚,可是还是没看到云王府的高墙。直让南宫景有种入了皇宫的错觉。

  南宫景不喜欢这种感觉。那让他有种被束缚,被幽禁的感觉。

  南宫景闷闷不乐的走回去,听到守在门口的侍卫禀报,才知道陆云旗出去了。

  南宫景不悦的噘着嘴,一个人吃了午饭后带着几个侍卫出门逛街去了。

  那几个侍卫都是一流高手,是陆云旗吩咐他们保护南宫景的。

  南宫景并没有拒绝。他知道陆云旗是为他好。

  今天虽然没有陆云旗陪着,但是并不妨碍南宫景的好心情,逛得够尽兴。

  因为两个侍卫都不敢违逆了南宫景的意愿,所以今天才是真正的为所欲为。

  不过却还是有人不长眼,在南宫景累了之后,到一家酒楼吃饭,可惜的是客满了。南宫景失望的往回走,但没等他走出门,就听到一个猥琐的声音传来,“小美人别走啊,一起喝一杯呗。”

  南宫景一怔,好奇的回头,看到一个锦衣男人身后跟着一堆侍卫,正笑眯眯的向他走来。

  两名侍卫尽职的上前拦住那名男子,那男子脸色一冷,“你们做什么?活的不耐烦了?敢拦我?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那两个侍卫根本不鸟他。管你是谁,除了皇帝太子爷,你还能大得过尊贵的云王爷不成?

  南宫景斜眼看着他:今天本来就无趣,没想到还有送上门来的乐子?

  看到两个侍卫不说话,南宫景也不说话,那厮竟然上前一步,越过两个侍卫,打量着南宫景:清秀雅致的脸庞,细长的眉,浓密的睫毛下是一双清明透彻的大眼睛,小巧挺拔的鼻子,微抿着的粉嫩红润的唇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好一个绝色。

  那男子满意的笑了起来,“在下楚林,端王府的人。美人儿初次来京吧,我怎么没见过你呢?”

  南宫景眉头一挑:端王府?当今二皇子的府邸?云旗的二哥?

  南宫景突然有个想法,要是他得罪了端王,陆云旗是帮他还是帮端王?

  这不是一个很好的考验机会吗?考验考验陆云旗到底有多爱他。

  南宫景轻轻勾唇,声音淡漠带着戏谑,“你这是在调戏我吗?”

  楚林毫不避讳的点头承认,“小美人儿,只要你跟了我,我保准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南宫景眨眨眼,“可是我不相信你呢。”

  楚林拍着胸脯保证,“我以人格发誓,我绝对可以……”

  “啪!”没等他说完,南宫景不耐烦了,挥手一巴掌扇过去,然后甩甩手,咧咧嘴,“皮真厚,疼死我了!”

  南宫景忍不住在心里鄙视着他的话:人格?你还有人格吗?

  楚林不可置信的捂着脸看着南宫景,刚才他明明对自己的态度很好的,为什么突然就……嘶!好疼!从他跟了端王以后,还没人敢打他了!南宫景是第一个!

  于是,楚林爆发了。

  “给脸不要脸!给我宰了他!”楚林指着南宫景怒吼一声,然后他身后的侍卫如狼似虎般的扑出。

  南宫景吓了一跳,忘了他身后的一群打手了。南宫景拉着两个侍卫就开溜。打不过还要打,你傻啊?

  “南宫少爷?”两个侍卫不防被南宫景拉着跑出酒楼,连忙叫住他。

  “干嘛?”南宫景头也不回,着急的问。

  “南宫少爷,我们分开跑吧,不然他们人多,我们跑不掉的。”一个侍卫提议道,“梓铭,你带着南宫少爷往那边。”

  南宫景先一步推开他们,“你说得对!分开跑。”然后一个人快速的跑过转角,很快没了影。

  “糟糕!南宫少爷!”

  “别管了,快跑。”

  南宫景一边注意着身后的追兵一边狂奔,迎面正撞上一个红衫女子。

  “哎哟!”南宫景痛叫一声,脚下重心不稳,直接将那红衫女子扑倒。

  “啊啊啊啊啊啊!救命啊,色狼!!”红衫女子花容失色,尖声大叫。

  南宫景捂住她的嘴,看着身下哭的梨花带雨的红衫女子,忽然玩心大动,邪笑道,“给我闭嘴!再叫小爷我强了你!”

  红衫女子泪眼朦胧的抬头看着他,哭道,“你放肆!我是太子殿下的妃嫔,你敢对我不敬?”

  南宫景吐吐舌头,“太子殿下,好厉害哦!”说完伸手捏了捏她嫩滑的脸蛋,邪笑,“啧!小美人儿保养得不错哦。”

  原来调戏别人这么好玩啊。难怪老是有人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

  红衫女子大哭起来,责备着她的护卫,“嘤嘤!你们吃干饭的,还不把他给我抓起来,我要杀了他!”

  “喂!美女,杀人可不好哦。”南宫景忽然跳起来,看着冲过来的护卫,大叫道。

  红衫女子站起来,“我要去告你!让太子殿下为我做主!”

  “去你的!”南宫景低声骂了一句,然后转身就跑。

  “给我追!不许让他跑了。”红衫女子娇斥。

  “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才惹了端王,又惹了太子殿下,云旗不会把我交出去任他们发落吧?”南宫景一边跑一边想。

  “完了完了。我该怎么办呢?会不会玩大了?”南宫景跑回云王府,发现没有人追来,他才松了口气。

  可是他却运气不佳,被端王府的人看到他跑进了云王府,于是第一时间回去禀告了。

  南宫景急急忙忙的冲进屋子里,一头撞上走出来的一个人。

  “哎呀!谁呀!走路不长眼的啊。”南宫景退了几步,怒叫。

  陆云旗连忙扶住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南宫景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嘴角抽搐着,苦笑了下,这媳妇儿的脾气可真不小。

  。u最新章:`节上F酷匠S)网Cr

  “景。”

  “耶?是你啊?”南宫景揉着被撞痛的额头,抬头看到是陆云旗,尴尬的笑了笑,“嘿嘿!云旗,我没看到是你,别生气啊。”

  陆云旗哭笑不得,“好了,没生气。让我看看撞痛了没。”

  “痛。”南宫景装着可怜的点头。

  “痛?知道痛还走路不看路。”陆云旗无奈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