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旗回头冷冷的瞪他一眼,吓得九魂杀手瑟缩了下:心里想想就算了,说出来不是找打吗?幸好魂主的心思都在南宫少爷身上,没跟他计较啊。

  南明国的经济十分繁荣,工农商并重,并没有重农抑商的说法。所以官府对于商业贸易也并不怎么限制,只要不违法就行。

  所以这里的夜市是很流行的。你想想,湛湛的夜色中,映着一片星辉,牵着自己的心上人漫步,这是多浪漫的事?所以夜市才被那些少男少女所喜爱。

  南宫景也是个不知疲倦的,直到月上中天,灯火通明之时他才指了指一座酒楼,“我们去吃饭吧。”

  陆云旗抿抿唇,没有异议,跟在他身后。

  南宫景点了一桌子好菜,然后让九魂杀手也坐下,要了一坛好酒大吃大喝起来。那模样确实让人惊讶的合不拢嘴:饿死鬼投胎!

  一开始九魂杀手心里也发怵的,跟魂主同桌吃饭他想都没想过啊。不过看魂主一点不满的情绪都没有,他才放下心来,不由得感叹爱情的力量真伟大。

  “吃完饭我们接着去逛好不好?”南宫景大眼睛亮晶晶的看着陆云旗。

  陆云旗差点没被一口酒水呛死:还逛?逛了一个下午了还逛?他不闲累?

  “景,你不累?要不明天我再陪你逛。”陆云旗无奈的开口道。

  “明天啊?那好!明天我要逛遍整个京城,你陪我吧。”南宫景笑嘻嘻的说。

  陆云旗噎了一下,哭笑不得的看着南宫景,“你这是在说笑话吗?一天你就想逛遍京城?你当京城还是虞城?我告诉你,你逛了四个时辰,这条街都还没到五分之一!”陆云旗斜着眼看着他,丢下一句特打击人的话。

  南宫景也确实被打击到了,他今天要逛遍京城的梦想啊……

  不过南宫景可是打不死的小强,瞬间又重拾信心,胸脯一挺,“没关系!不是下月初才是皇帝陛下的寿辰吗?那你就陪我逛吧。”

  九魂杀手再也忍不住,一口酒水喷出,然后同情的望着呆愣的陆云旗:魂主真可怜。

  “好啦,骗你的。我们回去吧。”南宫景好笑的看着陆云旗脸上从来没有过的神情,心情大好,笑道。

  陆云旗无奈的苦笑,揉揉他的脑袋,小混蛋,竟然敢戏弄他了!

  不过,他并不生气。

  这说明景的心里已经有他的位置了。

  陆云旗牵着南宫景走出了酒楼,往云王府的方向走去。

  “云旗,我好累。”南宫景可怜兮兮的抬头望着陆云旗,道。

  “……”陆云旗无言的望着他,“明天还要逛?”

  “要。”南宫景典型的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陆云旗无奈,忽然弯腰把南宫景横抱起来。真不知道他怎么能吃这么多,吃了也不见长肉,还是这么瘦瘦的,一点重量都没有。

  “哇!你干什么?”南宫景惊呼,勾住他的脖子,抬头看他。

  “你不累了吗?”陆云旗反问。

  南宫景笑眯着眼,小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云旗,你真好。”

  陆云旗哼了哼,很享受他的撒娇。

  然后南宫景就安静下来了,也不说话。

  陆云旗倒是难得的看到南宫景这么安静,“景?”

  没回应。

  “景?”陆云旗又叫。

  还是没人答应。

  陆云旗低头一看,好嘛!原来他已经睡着了。陆云旗失笑,看来今天是把他累坏了,逛了几个时辰,就连他都感觉腿脚发酸,更别说南宫景这从小就锦衣玉食的小少爷了。

  南宫景安静的睡颜格外的美好,陆云旗轻轻的勾起唇角,只要看着他,就觉得心里都被幸福填满了一样的甜蜜。

  第二天的天空有些阴沉,没有阳光,黑压压的云汇聚在京城上空,看来是免不了一场大雨了。

  “啊!!我怎么在这里啊!”陆云旗的房间传来南宫景的大叫声。

  “怎么了?”

  南宫景看着他,“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陆云旗好笑道,“你自己都不知道,还说不累?”

  “这里是哪里?”南宫景呆呆的问。

  “云王府,我的房间。”陆云旗笑道。

  “云王府?天哪!我都到云王府了?你怎么不叫醒我?我还要看云王府呢!怎么就这样睡着了?”

  “今天不是有的是时间让你看吗?”陆云旗道。

  “那不一样。”南宫景一本正经,“我要的是第一眼的那种惊艳,现在好了。全都没了。”

  陆云旗表示无语。

  这个理由,他不觉得太牵强了吗?

  第一眼的惊艳?

  他见到他的时候怎么没有第一眼的惊艳?

  陆云旗无奈的摇头,他该说他的思想太纯真了,还是太无知了?

  不!无知这种词怎么能形容他心爱的景呢?明明是纯真好吧!?

  南宫景一个翻身爬起来,“我饿了!”

  陆云旗呷了口茶,“都给你准备好了,馋猫!”

  南宫景不满的抬头,咬牙,“我是馋猫!那你喜欢一只馋猫很自豪吗?”

  陆云旗勾唇,“不是自豪。最起码养一只猫还可以逗逗不是吗?”

  “……”南宫景撇撇嘴,然后穿好衣服鞋子,就往外面走。

  “你不吃饭了?”陆云旗皱眉,轻喝道。

  “不吃了。”南宫景挥挥手,然后传来南宫景的欢呼,“哇哦!这是什么花真好看,我都没看过呢。”

  “呀!这是什么?那边那个是什么?”

  南宫景的声音越来越远,陆云旗唇角淡淡的划开一抹弧度,“绝,保护好他。不要让那些不长眼的靠近他。”

  黑暗中有人应了一声,“属下遵令。”

  “九殿下,陛下听闻您回京,特召觐见。”云王府的侍卫禀告。

  陆云旗无奈的撇撇嘴,道了声“更衣”,转身进入屋子里。

  2看正i4版章节ky上h*酷r匠网l

  南宫景根本就不知道陆云旗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就在云王府里到处逛,逛了一个早上。他终于发现一个事实:云王府太大了,并不比昨天他逛的那条街小。

  南宫景心里骂着陆云旗的奢侈,可是自己却又玩的乐不可支。玩了东苑跑西苑,西苑过了到南苑,总之这一上午南宫景就没停过脚,可是还是没看到云王府的高墙。直让南宫景有种入了皇宫的错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