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有什么事本王担着。”夏麟潇冷道。

  侍卫腹诽:您担着?您担得起吗?那是九殿下的怒火,连皇帝陛下都不敢触的霉头,何况我们?

  夏麟潇道,“想见就大胆的去见嘛。云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畏缩缩的了?这可真不像他!去!南宫景要是不来,就把他绑来!”

  侍卫嘴角一抽:我的王爷,你确定这样做九殿下不会打死我吗?

  “去吧。”夏麟潇挥挥手示意他退下。

  侍卫站着不敢动。

  “去啊!”夏麟潇瞪着眼睛,“要本王亲自去是不是?”

  王爷,您要想亲自去奴才给您准备车驾吧。侍卫心说。可是他不敢明说啊,那不是找死吗?

  于是侍卫泪奔着,往南宫家族出发。

  这仪仗可都是王爷专用的,南宫景不知道该有多幸运。于是一众侍卫一路接受着路人目光的洗礼,终于来到南宫家。

  “南宫家主,我家王爷想接南宫小少爷过去叙叙旧,还请行个方便。”侍卫开门见山的说。

  “叙……叙旧?”南宫鹤懵了。哪个王爷要跟南宫景叙旧?他认识哪个王爷?

  “请问,是哪位王爷?”南宫鹤小心翼翼的问道。

  “晋王爷。”

  南宫鹤点头,“各位稍等。我这就让他准备准备。”晋王爷可救过南宫景的性命,想来也不会伤他。让他去又何妨?免得得罪了晋王。

  不过他转头却让人去找夏荷郡主。夏荷郡主好歹也是皇家人,看在夏荷郡主的面子上,晋王爷就算做什么也不会太过分吧。

  不得不说,南宫鹤这只老狐狸考虑得很周到。

  “什么晋王?我不认识啊。”南宫景惊讶道。

  “傻孩子!就是上次救你的那个人啊。”南宫鹤笑道。

  “……”南宫景很想说上次救他的是陆云旗,不是什么晋王爷啊。虽然他也是王爷,但是他是云王啊。

  “爷爷,我不想去。”

  “别闹。人家晋王爷要见你你还不乐意?有多少人想见还见不到呢。别耍脾气了,快换身衣服,人家王爷的仪仗都在外面侯着呢。”

  这时那侍卫进来了,看了眼南宫鹤,对南宫景道,“南宫少爷,跟我们走吧。王爷十分想念您呢。”

  是想念。可是想念他的却不是晋王,而是云王。

  南宫景刚想说不去,一个侍卫走到他身边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南宫景到嘴边的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不是他不想说,是那该死的侍卫竟然点了他的哑穴。南宫景欲哭无泪,心里把陆云旗的祖宗八代全都亲切的问候了一遍。

  于是两个侍卫上前一左一右的‘扶着’南宫景上了豪华马车。

  刚上车,那侍卫替他解开穴道,南宫景便就大叫起来,“放我回去!我不要去那里!陆云旗那混蛋,挨千刀的王八羔子,老子哪里惹到他了?他又要干什么?”

  “……”一众侍卫在心里默默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敢这么骂九殿下的,他们还真没见过。不怕死的他们见多了,可是像南宫景这么找死的他们真没见过。

  就算九殿下再宠爱他,可是他对九殿下这么无礼,怕是难逃一死吧?

  一众侍卫默默的摇头,谁也不肯接话。

  南宫景闹腾了一阵子,也不骂了。倒了杯茶水润了润口,留着力气待会再骂。现在他骂的再来劲,陆云旗又听不到。

  要是让一众侍卫知道他的心声,还不得被吓死。

  南宫景坐在宽敞舒适的马车里,差点就睡着了。让喊他下车的侍卫着实给雷到了。这货是不怕死还是不怕死还是不怕死?

  “南宫少爷,您这么淡定,不怕死么?您那样骂九殿下,可是要处死的。”

  南宫景嘴角一撇,“你淡定是因为你不怕死。我淡定是因为我不怕你死。”反正死的人不会是他,他干嘛要怕?

  “……”侍卫嘴角抽搐着,直接被雷倒。

  南宫景大摇大摆的走进天云楼,瞥了眼四处警卫的九魂杀手,轻嗤一声。

  一个侍卫聪明的把南宫景带到了后院,因为陆云旗就在后院。然后他还没离开,就看到惊悚的一幕。

  南宫景舞着爪子的扑上去,嘴里大骂,“陆云旗你这王八蛋。你绑我干什么?你又要干嘛?你要不说清楚我跟你没完!”

  陆云旗抓住南宫景挥过来的小手,那柔嫩玉润的手感真不错。不过他却眉头一皱,不解道,“我绑你?”

  南宫景用另一只手指着他,“难道不是?你的人跑到我家把我绑来,难道不是你吩咐的吗?”

  陆云旗皱眉,捏住他的另一只小手,对那侍卫道,“去把夏麟潇找来!”

  竟然敢绑南宫景?那货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接连挑衅他的耐心。

  南宫景丝毫不领情,冷哼道,“你别想嫁祸给别人。除了你还有谁那么无聊的去绑我啊?”

  陆云旗皱眉,我要是真绑了你,你就该一丝不挂的躺在我的床上了,还会在这里蹦哒?

  侍卫低着头快速离开。趁着九殿下的火山还没有爆发,他赶紧逃命去吧。

  “你绑我到底什么事快说!”南宫景甩开他的手不耐烦的道。

  看着一瞬而空的手,陆云旗苦笑了下,“没事。”

  南宫景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道,“既然你没事我就走了。”

  陆云旗一怔,“景!”

  “干嘛?”南宫景没好气的回头看着他道。

  “我让人送你。”

  “不用。要是他们再把我绑回来怎么办?”南宫景不悦的道。

  看着南宫景的背影,陆云旗苦笑,跟他多待一刻他都不愿意么?景啊,你到底要如何才能原谅我?

  `更新4(最B快!上f酷u匠(网#u

  陆云旗目光一凝,弯下腰捡起一块盈白玉佩,那块玉佩色泽温和,雕刻精致,玉质上乘,陆云旗一眼就可以看出是块上好的玉。

  在那块玉的背后还雕刻了一个错金小字:景。

  是景的玉佩啊。

  陆云旗拿在手中摩挲了片刻,那上面似乎还有南宫景的温度,陆云旗轻轻的勾起唇角,心情好了不少。过了好一会,陆云旗才小心翼翼的收好那块玉。这可是景的东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