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月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可是他不敢。他不敢去,不敢见他。见到南宫景他会忍不住的去触碰,把他抱进怀里,再也不离开。

  可是他更怕他的恨。

  南宫景的恨,能让他生不如死般的难受。

  景……景……

  陆云旗望着远方,想要看到南宫景所在的地方。可是夜色茫茫,只有湛蓝的天空和微冷的夜风,清冷的月光撒下淡淡的光辉。

  南宫景,我试了一个月了,我想忘记你。哪怕用尽一切办法,我也做不到。

  越是想要忘记,却越是思念。

  我一个月来拼命的杀戮和忙碌,就是为了忘记。可是每次停下来的时候,仍然忍不住的思念。

  只有思念,占据了我的一切思绪。不能思考,甚至不能再想其他。满脑子都是你的影子。

  只有想到你,我烦躁不安的心才会有一丝平静。

  每个夜晚,辗转反侧夜不能寐。你可知道那时我想你想的发疯,想要不顾一切的去找你,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你一眼。

  只是一眼也好啊。

  南宫景……

  我向来最不屑一顾的相思,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亲自品尝。可是好苦……

  真的好苦。

  苦到心痛,苦到不能呼吸。那样的相思已经融入了骨血,融进了灵魂,再也摆脱不了你的影子了。

  哪怕今生为你蹉跎,我的心也只能给你了。就算你不屑一顾,我再也不能把他收回来了。

  我的爱,只属于你。

  景……我的景……

  一阵夜风吹来,带着薄凉的微寒。景,天越来越冷了,我不在的时候,你要照顾好你自己,不要冷着了。

  景,我舍不得你。舍不得放开你。可是,我更舍不得你难过。

  难道注定了,我们是有缘无分的吗?

  我也想过要争取,要得到你。不惜一切。可是只有真正面对你的恨的时候,我才退缩了。

  我不想你恨啊……

  景,我爱的景……

  一个月来,我日日夜夜想要忘记却越发思念的景。

  是不是每一个先陷入的人,都会付出太多。甚至输得一败涂地。

  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情之一字,愁煞多少英豪啊。却不曾想,我竟也是其中的一个可怜人罢了。

  景,你的永远到底是多遥远?遥远得,我已经快要绝望了。你这一生,当真不想再见我了吗?

  是不是,我该忘记你?

  彻底的放下?

  我做不到啊。

  景,我放不下你啊。

  你真的,不愿再为我回头,不愿再原谅我了吗?

  好……景,如果你不愿原谅我,那我便不会再踏入你的生活了。

  从明日起,我会彻底的忘掉的。忘掉你,和关于你的一切。

  哪怕心再痛,也痛不过一生一世等待的痛吧?

  长痛不如短痛。

  忘了吧。忘了,就不会再痛了。

  忘了吧。

  既不回头,何必不忘?

  既然无缘,何须誓言?

  今日种种,似水无痕。

  明夕何夕,君已陌路。

  南宫景,从明日起,你我便彻底陌路了。你还是你南宫家的小少爷,我依旧是我九魂之主。我们,谁也不犯谁。老死不相往来。

  那这一刻,请允许我再思念你最后一次。

  让我为你相思,最后的一夜。

  静夜思,驱不散。

  风声细碎,烛影乱。

  相思浓时,心转淡。

  一天清辉,浮光照入,水晶帘。

  意绵绵,心有相思弦。

  指纤纤,衷曲复牵连。

  从来良宵短,只恨青丝长。

  多牵绊,坐看月中天。

  这一夜,注定无眠。

  次日绝早,晋王爷带着两三随从,来到了九魂宫。

  “云旗,下月初三就是父皇的寿辰了,我奉命来接你回京。”夏麟潇如是说道。

  “我不想回去。”陆云旗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的喝着酒,说道。

  夏麟潇皱眉,他怎么感觉陆云旗好像变了。

  他变了很多,没有以前的淡漠了,也没有这一月以来的魂不守舍,整个人看似漫不经心的,可是却隐藏着最深的伤痛。

  “云旗,我是奉命来的。是父皇的旨意。”夏麟潇强调道。

  “他想做什么?绑我回去吗?”陆云旗淡道。

  “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父皇很想你了,他希望你回去。毕竟,你也很多年没有回去看他了。”夏麟潇无奈的解释。

  “如果我抗旨呢。”陆云旗看着窗外,不在意道。

  “抗就抗了呗。我还真能绑你回去啊?你手下那帮狼崽子不活埋了我就不错了,我哪还敢啊?”

  “那你回去吧。”陆云旗淡淡的丢下逐客令。

  “哎,你……你这?”

  夏麟潇无奈,“怎么了?你还没想开?还是放不下他?”

  “我想开了。我正在努力忘记他。”陆云旗说道。

  “那很好啊。”夏麟潇拍手称赞。

  “可我忘不了。”

  “……”

  “麟潇,为什么想要忘记一个人,却越是会想念。有时候,整个脑海想的都是他,再也装不下其他了。难道相思之毒,真的无药可解吗?”

  “相思之毒不是无药可解。只是需要以毒攻毒。”

  “以毒攻毒?”

  B酷@匠;网dt永◎*久》-免E+费O看n小T2说

  “对!移情别恋,爱上别人。那样就不会再为相思而痛苦了。可是如果你真的爱上别人,那就要永远的不分离。否则你就会承受另一份更痛更苦的相思。”

  “爱上别人?我还能爱谁?连心都没有了,我又能爱谁?”他的心,都已经给了南宫景了,满心的都是他,再也装不下其他的,连一点空隙都不曾留下。

  “所以你才要试着忘记。忘记南宫景。京城有多少好女孩,还会找不到配得上你的?你看上了哪个,只要跟父皇说一声,父皇为你赐婚,谁会抗旨?”

  “那……南宫景呢?”

  夏麟潇气的跳脚,“你怎么这么冥顽不灵?叫你忘记他忘记他,到头来你还是忘不掉。夏影寒,你是非要把你自己赔进去了你才甘心,是吗?”

  陆云旗苦笑,“我已经赔进去了,无法自拔。”

  那个让他心心念念的男孩,他怎能不爱?他要怎么才能忘记他?怎样才能让自己从他的影子里走出来?

  他的景啊,他要怎么样才能忘记呢?

  忘记那些有你的,我人生中最美好的回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末夜雨说:

中考要到了,加更两章,放松放松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