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离开

  他怕他会忍不住,忍不住将他禁锢在怀里,不容许他逃脱一分。可是……他更怕。怕他的恨。

  南宫景,我是要忘记你,还是继续爱你。可是这段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景,我要怎么办?

  陆云旗苦涩的牵了牵嘴角,原本无心的我,竟然会为了你心痛。南宫景,我到底要怎样才能放下你啊?

  “云旗,你这是怎么了?”夏麟潇脸色一变,看到陆云旗脸色灰白,唇边竟还有一抹血迹,眸中血丝凌乱,整个人憔悴了很多。

  陆云旗开口想说话,一张嘴,一口血吐出,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云旗!”夏麟潇大惊失色,连忙叫道,“王御医。快来给他看看。”

  陆云旗闭了闭眼,没有拒绝,缓缓吐了口气,“四哥,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夏麟潇皱眉。

  “九魂。”

  王御医皱眉道,“九殿下没事。只是急火攻心,没多大的事。九殿下,还请保重身体,不要想太多了。”

  陆云旗苦笑,“我也不想想太多。可……”

  “算了,云旗。”夏麟潇叹了口气,“那就回九魂去吧。留在这里,也不过是徒增伤悲。”

  “你知道吗?他说,他再也不想见我了……再也不想。”陆云旗苦笑,“我知道他恨我。可是……”他的恨,我真的承受不起啊。

  景……

  不过我要离开了,我会试着忘记你的。

  南宫景,如果我们真的从此陌路,你会不会偶尔也想起我?

  当有一天我真的忘记你了,心是不是不会痛了。

  南宫景,你给我的伤,要怎么样才能愈合?

  次日绝早,陆云旗与夏麟潇走了。离开了这里。

  陆云旗吩咐了王御医在这里为南宫景治伤,他的伤好了,立刻送他回去。

  ◎看Q正版A%章N节n上D酷匠bV网

  南宫景望着扬尘而去的马骑,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陆云旗,你真的走了,离开了我的生活。我是该高兴吗?可是我高兴不起来。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也好。走了也好。

  因为你,我的生活都乱了。我想要以前那样清静安宁的生活,我的生活经不起惊涛骇浪。

  陆云旗,如果你遵守你的承诺,或许我是可以原谅你的。对于一个永远也不可能再见面的人,他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去恨了。

  南宫景转身,淡淡的苦涩在心里蔓延。

  一月后,春和院。

  “南宫少爷,沐儿来了。”老鸨带着一个淡妆清雅的女人推门而入,看着手中把玩着酒杯,慵懒的坐在桌边,眯着醉眼的男子,恭敬的道。

  “进来。”南宫景瞥她一眼,淡淡道。

  沐儿是他半月前认识的。是个清雅淡然的女子,没有浓妆艳抹,也没有华丽容装,身上有着一股淡淡清雅的香味,和陆云旗的味道很相似。只是她身上的味道有些俗气了,没有陆云旗的那么出尘好闻。

  “南宫少爷,那我就先出去了。沐儿,好好陪着。”老鸨一张老脸上堆满了笑容,对南宫景道。

  沐儿带着淡雅的笑容在南宫景身边坐下,为他倒满了一杯酒,才轻声道,“南宫少爷是有心事吗?”

  南宫景仰头喝尽一杯酒,点头,“是啊。我在想一个人。”

  “什么样的人能让南宫少爷如此牵挂?”沐儿有些嫉妒了,却不动声色的道。

  “故人。准确来说,我和他连朋友都不是。”不是朋友吧?他说过的,他们再也不是朋友。

  “连朋友都不是,那南宫少爷想他做什么?”沐儿轻笑道。

  “是啊,想他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本来应该恨他才对。”南宫景苦笑起来,看着她,“沐儿,你爱我吗?”

  沐儿红了脸,“南宫少爷,奴家当然是爱你的。奴家的身心都是你的。”

  “你不会伤害我,也不会逼迫我做什么的吧?”南宫景认真的问。

  “南宫少爷,对奴家来说您的命比奴家的命更重要,奴家怎么会伤害你?再说了,奴家逼迫不了南宫少爷的啊。”沐儿道。

  “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得到吗?”

  “喜欢一个人,应该一切以他为重。不是禁锢在自己身边,那不是爱,那只是纯粹的占有欲而已。”

  “呵呵!”南宫景轻笑起来,“沐儿,我为什么要这么晚才遇到你呢?”

  如果早些遇到你,或许我就会爱上你了。娶了你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

  现在他的心似乎不在了,装不下任何东西。

  就那样不知不觉的心就给丢了,不见了。

  “能相遇便不晚。”

  “是啊,还不晚。”南宫景转头看向她,唇角勾出淡淡的弧度,将她拦腰抱起,往床榻走去。

  那个人,他真的已经快忘记了。每一天的醉生梦死,纸醉金迷,都让他忘却了痛苦的回忆。

  陆云旗,我竟然……已不再恨你了。

  东启国雷州。

  “魂主,东西拿到了。星海剑派没有包庇叶家余孽,全部都交出来了。”

  陆云旗负手而立,眺望着远方漆黑如墨的夜幕的淡淡的月光,听着手下人的回报,没有半点喜悦。如果是两个月前,说不定他已经得意洋洋了,不过现在,那颗古井无波的心却没有半点波动,平静得让他感到孤寂和绝望,陆云旗淡淡的吐出两个残忍的字眼,“杀了。”

  “是。”九魂杀手愣了愣,然后回答。主人的命令,他们不该怀疑和质问。

  “退下。”陆云旗淡漠的道。

  “是。”

  南宫景,你如今怎么样了?过得还好吗?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我都忍住了想要见你的冲动,没有去找你。你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短短的一月,为什么会那么漫长?漫长得像是年岁的轮换,长过了一年又一年。

  南宫景,我好想你。真的好想。这算不算是相思?

  平生不怕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害了相思,却最怕相思。

  这一月他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他,可是他不敢。他不敢去,不敢见他。见到南宫景他会忍不住的去触碰,把他抱进怀里,再也不离开。

  可是他更怕他的恨。

  南宫景的恨,能让他生不如死般的难受。

  景……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