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旗,你这算是什么?后悔了吗?我想原谅你,我想不恨你,可是,我竟然找不到理由来说服自己,让我原谅你。

  陆云旗,我对你是不是只能剩下纯粹的恨了?

  “景,我错了。是我错了。对不起,景。”陆云旗很后悔,为什么他要随身带着兵刃,难道不知道会伤害到他身边的人吗?可是为什么……那个人是景。

  从来没有哪一刻,天塌地陷般的感觉压得陆云旗喘不过气,仿佛整个世界都随着他的倒下而塌陷了,那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占据了他所有的心。

  景,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该那样对你,不该逼你。景,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可是,我能不能奢求你不要恨我呢?哪怕只是一点。我也不想看见你眼中对我的恨意,我不想。那会让我忍不住发疯的。

  景……我的景……

  一天后。

  夏麟潇看着失神的陆云旗,无奈的道,“王御医说他伤得很重。而且身上还有旧伤,失血太多,可能要昏睡一段时间。”

  陆云旗闻言,开口问道,“多久?”这一天都没有说过一句话的嗓子有些嘶哑喑弱,带着几分疲惫。

 “可能十天半月的。谁说的清呢?”夏麟潇叹道,“云旗,我也不想说什么的。只是……你的想法太极端了。你得不到的你是不是应该尊重他,如果你是真的爱他,就不应该这样伤害他。你知道这对于一个人来说不仅是身体上的侮辱,还是人格自尊的侮辱。如果真的得不到,就放下吧。”

  陆云旗如果真的放下了,那他一定会很高兴。最起码,他们南明国皇家的脸还没有丢。

  “不可能。”陆云旗轻轻的摇头,“四哥,我放不下了。我真的放不下了。你说这是爱吗?”

  “……”夏麟潇无言的望着他,缓缓摇头,“可是他不爱你。”

  陆云旗苦涩的自嘲,“我知道。他说过,他不爱我,他……恨我。”

  恨啊。以前他从不会在意这个字,因为恨他的人太多,想杀他的人也太多。他不会在意。原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在意什么了,可是说出这话的时候,心还是忍不住的痛了。

  “云旗,这不是你。你以前可是什么都不在乎的。你怎么……变了?”

  “变了吗?可是我还是伤到他了。”陆云旗苦笑的望着阴沉的天,犹如他的心情一样,“四哥,他说他……恨我。”

  “云旗。”夏麟潇竟不直到该怎么安慰。他们几兄弟中,陆云旗的心性无疑是最好的,要不然也不可能得到皇帝的宠爱了。可是怎么为了那看不见摸不着的爱情,竟然陷得那么深。

  “我原以为就算天下人都恨我,我也可以恣意放纵的活着。只要自己开心,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可是……”

  可是为什么南宫景的恨,让他那么痛苦呢?

  痛不欲生的痛苦。

  比痛苦更痛更苦。

  “可是你放不下他,所以心会痛,对吗?”

  “对。我放不下。我第一次放不下一个人。他已经生了根了,拔除不了。”

  “云旗,这样的感情真的不适合你。相思入骨,缠绵悱恻。这是天底下最毒的毒药。可是你要知道,真正的相思,比相思毒更毒。”

  “相思入骨,可他不仅入了骨,还融入了血肉,融进了思想灵魂。我要怎么放手?我该怎么放手?”

  景,你告诉我,我要怎么放手?我要如何放下你?

  被亲人朋友反对我不怕,被世人唾弃我也不怕。可是我怕……我怕看到你眼中的恨。就算只是冷漠,我也不想看到。

  王御医打开门出来,松了口气,“九殿下,南宫少爷已经醒了。”

  陆云旗腾地站起来,他在门外守了一天一夜,由于动作过急了,腿脚麻了,一时竟没有站稳。

  夏麟潇眼疾手快的扶住他,无奈道,“你慢点。人在里面,他还能跑了?”

  陆云旗挣开夏麟潇的手冲进去,看到南宫景脸色苍白的坐在床上,捂着胸口一脸痛楚,陆云旗心疼的看着他,声音轻柔,“景。”

  南宫景身子一颤,下意识的往后退去,苍白着小脸蛋,防备警戒的道,“你要做什么?”

  “景……”陆云旗牵了牵嘴角,有些苦涩。他在防备他。他真的,恨他了吗?

  “不……不要叫我。你出去,我不想看到你。你出去!!”南宫景尖声大叫。

  “景?”

  “出去啊!陆云旗,我恨你,我不想再见到你。我会忍不住想杀了你的。你出去,求你……”南宫景无助的抱着双膝缩成一团,埋下头哭了起来。

  不想再见到他……吗?

  心狠狠的颤动了下,痛的有些窒息。陆云旗退了一步,凄凉的笑了起来,“你是……再也不想见我吗?”

  ,看W正-1版章nZ节◇J上M:酷E-匠网q

  如果是这样,我会成全你的。景,我不想让你难过,我不想。哪怕我再也见不到你……

  想到这里,陆云旗心痛如绞,像是被人狠狠的捏住,一针一针的扎在鲜血淋漓的伤口上,竟连呼吸都带着微微的痛。再也见不到了吗?再也……

  “是,我不想见你。永远也不想。”南宫景咬牙切齿的道。

  陆云旗呆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他说什么?他说了什么?永远……也不想见他。永远……是永远啊。

  距离太遥远,遥远得让陆云旗都忍不住绝望。

  陆云旗苦涩的笑了起来,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好!好!我答应过不会再逼你的,我答应过的。再也不想见我了吗?景,我答应你。我答应。

  眼角酸涩的似有什么液体涌出,陆云旗迅速转身离开,嘶哑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好。”就这一个字陆云旗用尽了全力才从嘴里吐出来。喉间一股腥甜上涌,陆云旗紧咬着牙,将不适感压下,迅速离开。

  他怕他会忍不住,忍不住将他禁锢在怀里,不容许他逃脱一分。可是……他更怕。怕他的恨。

  南宫景,我是要忘记你,还是继续爱你。可是这段爱,注定是没有结果的。景,我要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