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我会恨你的

  “景,你怎么了?”陆云旗柔声道。

  “别碰我!!”南宫景尖声大叫起来,“不要叫我的名字!不准叫!”

  陆云旗被他激烈的的反应给弄懵了,这是怎么了?刚把不还是好好的吗?

  “怎么了?”陆云旗不解的问。

  南宫景抬起泪眼,“陆云旗,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我不是那种可以任你侮辱的人。你找错人了。我是男人,不是妓女!我不是你发泄欲望的工具。”

  陆云旗怔住。

  南宫景,是还在在意那天陆攸宁的话吗?他以为他只是把他当做泄欲的工具?他为什么不可以自信一点,他为什么不可以是喜欢他才会这样对他吗?

  “南宫景,你听着: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侮辱你。我陆云旗,不会做那样的事。”陆云旗凝视他的眼眸,神情无比认真,“南宫景,如果我说我爱上你了,你相信我吗?”

  “呵!是吗?”南宫景冷笑,“喜欢?冷血无情的九魂主陆云旗也配提这两个字吗?陆云旗,你说你喜欢我,可是在你的眼里我看不到我的影子。我看到的只有你对我的侮辱!还有你那可笑可耻的情欲!”南宫景咬着牙,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而下,“有哪一个爱人,会不顾自己的爱人的反对,像强暴一样对待他的?我没有见过!陆云旗,你别再解释了,你的理由让我恶心!”

  恶心……吗?

  {#酷)匠S网ku唯一正/%版66,R其他都是O盗版:m

  我的爱,就让你恶心吗?南宫景,那你呢?我在你心里又是什么?

  陆云旗心中升起一股怒火,从未有过的恼怒,燃烧了他的理智。恶心?他第一次情难自禁的对一个人说出了喜欢,竟然是让他恶心的?陆云旗冷笑起来,俯身狠狠的在他的锁骨处咬了一口,看着白皙的皮肤泛起血红,陆云旗眼中血丝凌乱,呼吸急促,“南宫景,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一定要得到你。你只能是我的,没有人能够抢走你。你只能爱我!”

  南宫景吃痛的轻呼一声,然后陆云旗狂风暴雨般的吻落下来,又狠又重,经过的地方都会留下青青紫紫的吻痕,像是在宣布所有权般霸道粗暴。

  “痛……”南宫景扭着身子躲开,被陆云旗握住细腰禁锢在怀中,动弹不得。然后动作粗暴的撕扯掉他身上所有的衣物,南宫景一丝不挂的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纤细瘦弱的身躯被陆云旗压住,没有一点逃跑的空间。

  南宫景绝望的流下泪来,陆云旗,我不想恨你的,是你逼我的,是你逼我恨你的。我真的会恨你。陆云旗,我会恨你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为什么……

  陆云旗,我恨你,是永不原谅的恨!那恨已深入骨髓,再也不可自拔了。

  对!就是恨!除了对他的恨,还有恐惧和,绝望。

  口口声声说的爱,原来不过如此啊。那我宁愿一辈子也不要。

  陆云旗,你的爱,我要不起,要不起。

  陆云旗除去衣物,再次吻住他,火热的唇瓣相互触碰,异样的感觉划过心弦。

  南宫景死鱼一样的躺在床上,不反抗,也不回应。只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的流淌。

  心,好痛啊。

  陆云旗轻轻咬住南宫景白玉般的耳垂,“景,我想要你……”

  南宫景心中嗤笑一声,就算我反对,你会罢手吗?你会放过我吗?

  陆云旗,果然不愧是九魂主,永远都是冷情的人。

  南宫景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摆弄,可是当陆云旗火热的肌肤接触到他的时候,南宫景还是忍不住颤抖了身体。

  是的,他怕了。

  南宫景溢出哭音,声音里只有破碎的哭音和绝望。

  他从小到大都是被人捧在手里呵护着的,从未受到过如此侮辱,他宁愿一死,也绝不愿被人强暴。

  陆云旗的行为,比柳江不知道过份了多少倍。

  可是,就因为他武功高强,势力庞大,所以没人敢动他。南宫景苦涩的想,如果就这样死了,或许也不错了。最起码,不会承受最后的侮辱。

  “嘭!”

  门被突然撞开,陆云旗一惊,扯过锦被包裹住南宫景的身子,转过头去看那个该千刀万剐的人。

  夏麟潇也愣住了,看着上演现场直播的两个人,脑子有点转不过弯,“南宫家主过来了,他……他要见南宫景。”

  好不容易耐着性子听他说完,陆云旗怒吼,“他伤没好,不见人!”

  “爷爷?爷爷。”南宫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挣扎起来,拼命的哭喊,“放开我!放开我!爷爷救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放开我,求求你放过我,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夏麟潇一个激灵,然后又“嘭!”的一声把门关上。他看到了什么?

  随着门的关上,南宫景再次陷入绝望,不再哭喊也不再流泪,呆呆的望着三重薄纱落下,陆云旗又把他禁锢在怀里疯狂的亲吻。

  “景,不哭,不哭。”

  陆云旗温柔的吻去他的泪痕,轻轻的安慰道。

  南宫景猛然推开他,找到刚才陆云旗褪下衣物时放在一边的短剑,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心口。

  陆云旗被他推开,恼怒的想要惩罚他一下,却蓦然看到这一幕,顿时吓得整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南宫景,住手!!!”

  晚了,已经晚了。

  鲜血顺着精美的肌肤流淌,滴落在锦被上,绽放出如火妖艳的花朵。

  不!!!

  南宫景……景!

  陆云旗看着他苍白着小脸倒在自己怀中,他竟痛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清醒,清晰的感觉着那蚀骨的心痛,让他发狂的心痛。

  “景……”陆云旗心痛的叫着他的名字。

  “陆云旗……我好恨你……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为什么……”

  “不!!景,景对不起,对不起。”陆云旗知道自己是太急切了,把南宫景逼急了,他忘了他是有尊严的,他是骄傲的。

  “景,别走。别离开。我不逼你了,我再也不会逼你了。景,对不起。”

  陆云旗,你这算是什么?后悔了吗?我想原谅你,我想不恨你,可是,我竟然找不到理由来说服自己,让我原谅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