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关我什么事啊?你恩怨不分。”夏麟潇大呼冤枉,“我告诉南宫景去,让他防备着你。”

  “夏麟潇!!!”陆云旗双眼冒火,“你敢找死试试看!”

  “你看你看,就你这暴脾气,谁敢跟你啊?时不时的还不被你吓死。”夏麟潇又开始指责。

  陆云旗一愣。想起某天夜里南宫景害怕被他杀了,一个人跑去墙角蹲着不敢靠近。那时的他又气又怒,却不知怎么竟还有一丝心疼,那夜竟就抱着他睡了一夜,也没有半点怨言。

  虽然,他抱着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安分,特别是某个地方,让他有种想揍他一顿的冲动,可是此时想起来,陆云旗却觉得那时的南宫景真是可爱极了,他当时怎么就没发现呢?

  要是他早发现自己竟然会不可思议的爱上他,他也就不会把他踹下床,再威胁恐吓他了吧。

  世事无常啊。

  “行了,你滚回去休息吧。我去看看景。”

  “不是才看过吗?”

  翌日,第一缕阳光破晓,徐徐清风吹进阁楼,带来夏日清晨的凉爽,让人忍不住更多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

  南宫景努力睁开眼睛,阳光透过窗户穿进来显得有些刺眼,南宫景抬手揉揉眼睛,胸口却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痛,疼得疼倒吸了一口凉气,“嘶!好痛!”

  酷匠0I网9正?版首发

  陆云旗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原本那迷迷糊糊的模样说不出的可爱动人,让陆云旗移不开眼。可是南宫景的动作却让他猛然惊醒,“你怎么样,景?”

  “啊?”南宫景这才注意到陆云旗坐在床头,关怀的看着他。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要不要请大夫过来看看,景?”陆云旗连道。

  南宫景抿抿嘴,摸了摸肚子,抬头可怜兮兮的望着他,“我饿。”

  “你想吃什么?我让他们给你做。”

  南宫景咧咧嘴笑起来,“我要吃清蒸粉糕,小鸡炖鲜笋,竹筒鱼……”

  陆云旗也笑起来,“我记下了,我去让人给你做。你等会儿。”

  原来景喜欢吃这些,他记下了。

  陆云旗吩咐了天云楼的厨子以最快的速度把菜做好端上来,不管是原料还是火候都是上等的。他喜欢的人要吃,肯定是要最好的。

  南宫景看到自己喜欢的饭菜,欢呼一声跳起来,没注意到自己身上还有伤,却把陆云旗吓出一身冷汗,手疾眼快的抱住他,“小心着点,你还有伤。”

  南宫景疼得皱起眉头,不过看到可口的菜饭,便把一切抛到脑后去了,满足的笑起来。

  南宫景笑的眉眼弯弯的模样十分的可爱诱人,那满足的笑容,带着几分天真和纯洁。陆云旗呆了一下,一股热流涌向下腹,陆云旗吞了下口水,喉结滚动,呼吸急促起来。

  “真好吃。”南宫景开心的往嘴里塞着食物,动作之快简直让人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南宫家小少爷,不是某个饿死鬼投胎的乞丐假扮的吧?那叫一个风卷残云啊。

  陆云旗转开眼,深吸一口气压下勃起的欲望。景伤还没好,他可不能那么禽兽,那样会伤到他的。

  南宫景吃得十分满足,狼吞虎咽了许久,才满足的拍拍肚子,打了个饱嗝,“吃饱了。”

  陆云旗笑着坐在他身边,看着南宫景伸出粉红柔软的舌头舔舔嘴角,原本压下的欲望瞬间又有了反应。

  陆云旗有些口干舌燥,心中一股难耐的燥热升起。陆云旗抬手,抚摸着南宫景的小脸蛋,在他疑惑的目光中,倾身含住那粉嫩柔软的唇瓣。

  南宫景难得的香甜让陆云旗越陷越深,不可自拔。舔吮着他的唇瓣,轻舔轻咬,惹得南宫景一声声低低的呻吟。得到南宫景的回应,陆云旗更加卖力的逗弄着他,索性将整个人都抱入怀里,把南宫景抱坐在他腿上,更深的索吻。

  “呜呜……”南宫景恼羞成怒的推拒着他,这个混蛋!自己还没有原谅他,他怎么能吻他?还是……还是把他当做……

  一想起那天陆攸宁的话,南宫景就难过得心痛,奋力的挣扎起来。

  陆云旗皱眉,固定住南宫景的细腰,深深的吻住他的唇,没有一丝空隙,不让他逃避一分。

  陆云旗不顾南宫景的反抗强硬的索吻,南宫景心里更难过了,狠狠的在陆云旗的唇瓣上咬了一口,陆云旗皱眉,手上一个用力将南宫景横抱起来,放到床上,然后陆云旗欺身压住他,始终没有放过南宫景柔嫩的唇。

  南宫景紧紧的咬着牙,屈辱的泪水沿着精致如画的轮廓滴落到锦被上。

  陆云旗!陆云旗!我好恨你!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恨?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在你眼里,我就真的这么下贱,和那些女人差不多的,是吗?

  南宫景用尽全力的挣扎却都被陆云旗很轻松的束缚住手脚,南宫景力竭的躺在床上,没有反抗。

  他已经无力反抗了。

  陆云旗,是不是侮辱我之后,你就会放开我了?不会再对我有任何多余的感情了。我对你而言,只是发泄欲望的工具罢了。

  谁会对工具有感情呢?

  南宫景苦涩的想着。

  察觉到南宫景没有再反抗,陆云旗还以为是他不再反对了,高兴的解开他的中衣,唇渐渐下移,在粉嫩白皙的脖颈间留下一个个属于他的痕迹。

  然后陆云旗轻手轻脚的解开里衣,南宫景赤条条的躺在他身下,白皙嫩滑的触感让陆云旗忍不住的俯身含住胸膛上的一点朱红。

  “呜……”敏感的地方沦陷,南宫景抑制不住的颤抖着身子,轻轻地呻吟一声,溢出破碎的哭音。

  陆云旗一怔,抬头看着南宫景,身体猛然僵住。呆愣的看着南宫景布满泪痕的小脸蛋,还有那近乎绝望的眼神……

  陆云旗心一沉,枝枝蔓蔓的疼了起来,他伸手擦去他的眼泪,“景……”

  南宫景咬着唇,转过头不说话。

  “景,你怎么了?”陆云旗柔声道。

  “别碰我!!”南宫景尖声大叫起来,“不要叫我的名字!不准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