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景……景……

  陆云旗捂着胸口,那里传来的疼痛让他也不能忽视,原来……心痛是这种滋味。可是却并不好受。就算是那一剑刺穿了他的身体,他也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疼的撕心裂肺,疼到了骨头缝里。

  “渴……我要喝水。”

  “等等。”陆云旗转身去给他倒水,丝毫没有觉得以自己九魂之首的身份给他倒水掉价了,一心只是关心南宫景怎么样了。

  而天云楼门口,面对暴怒的南宫鹤,柳南天悔得要死,早知道推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出去不就好了嘛,为什么非要推南宫景呢?不得不说,他那一瞬间的私心和野心让他都吓住了,从而带来了这样的后果。

  “鹤老,当时我也是逼不得已啊,这不能完全怪我。”柳南天苦涩道。

  “不怪你?那怪谁?怪我吗?你把我孙儿推出去做挡箭牌,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今天要不给一个交代,你休想活着离开!”南宫鹤暴怒若狂,指着柳南天不顾形象的大骂。

  “这当然是怪陆云旗了,如果不是他夺了我的剑,我也不至于那么狼狈的逃窜,景贤侄就不会受伤了嘛。”柳南天急得团团转,他现在已经悔的要死了,要是再让南宫鹤翻脸不认人,恐怕他们柳家的日子不好过了啊。

  “自己技不如人还敢怪别人?柳南天,我看透你了,从今以后,南宫家族与柳家,不死不休!”南宫鹤怒而戟指,暴叫道。

  “不死不休?”柳南天眸子一厉,“你决定了?”

  “老子要是后悔,老子不配姓南宫!”南宫鹤气极怒骂。

  “好,既然如此,那可不能怪我无情了。”那把剑上淬了毒,他本来就是下定决心要杀了陆云旗的,可是谁知道那么轻易的就被陆云旗夺了去,否则他当时也不至于那么紧张,直接就把南宫景推出去了。

  “哈!你还有情吗?南宫家族给我撤,以后不准再为难天云楼。”

  “柳家所有人听令,给我踏平天云楼!”

  南宫鹤与柳南天同时下令,然后二人遥遥对望一眼,又把头扭开。

  “你敢动天云楼,老子誓要杀你。”开玩笑,南宫景还在陆云旗的手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可是要是天云楼灭了,万一陆云旗恼羞成怒下,一刀宰了南宫景,他们南宫家可是后继无人了啊。

  “天云楼不灭,老子死不瞑目。还会害怕和你拼一场吗?”柳南天叫道。

  “老子不会让你动天云楼一草一木的。”南宫鹤寸步不让。

  “老子一定要平了天云楼。”柳南天步步紧逼。

  “你敢!”南宫鹤暴喝,怒目圆瞪。

  “老子就是敢!”

  两人大眼瞪小眼,可是谁也不敢先动手,都等着对方先动手,以静制动。

  刚才还合作说要灭了天云楼的两伙人,不到一个时辰就开始内讧起来,一边要护天云楼,一边要灭天云楼,这下有些人可是乐的看热闹了。

  “吵吵什么?”一个威严十足的声音从天云楼内传出来。一个身着淡蓝色锦衣的年轻男子款步走来,冷哼一声,“两位都是江湖上的大侠士,像这种行为,不太适合身份吧。”

  两人慌忙跪下参拜,其余人也都跟着跪下,“参见晋王爷。”

  qa酷匠wn网E永(久x免+费|☆看b小bu说1

  这年轻男子,正是晋王爷,夏麟潇。他是南明国如今最年轻有为的王爷,二十五岁,已经是战场上有名的常胜将军了。

  夏麟潇冷哼一声,“亏得各位还记得本王是王爷,在这里吵吵嚷嚷的,是不想让本王安宁了吗?”

  “王爷息怒。”南宫鹤叩了一首,“这柳南天欺人太甚,自己技不如人竟拿我孙儿做挡箭牌,如今还生死不知呢。还请王爷明鉴。”

  “柳南天,你也算是江湖上一大人物,如此宵小般的行为,你不嫌丢脸吗?”

  夏麟潇厉声责问。

  “回禀王爷,都是这天云楼主人陆云旗欺人太甚,草民无奈之下才做出如此举动的,王爷明察。”

  “我刚才都看到了。陆云旗虽然下手狠了些,但本王认为他做的没错。惩治一些恶徒,什么时候竟然会要九魂之主亲自动手了?柳南天,你教的好儿子,不但不思悔改,还对他不敬,你说柳江该不该死!”夏麟潇冷声道。

  “王……王爷?”柳南天惊疑不定的叫了一声,这晋王爷似乎是有意偏袒啊。

  这不是废话吗?夏麟潇就算不偏袒陆云旗,谁又能把他怎么样?上面那位把他当宝贝一样供着,知道一点内情的人就没人会去招惹陆云旗,偏偏柳南天这老狐狸啥也不知道,于是终于撞上了铁板。

  但是那个南宫景,到底和陆云旗是什么关系?看他那么紧张一个人,那可是破天荒头一遭啊。夏麟潇很好奇,说不定回去还可以跟那个人说说呢,南宫家可以关照关照,这南宫景,能让陆云旗那样紧张,可不简单。

  “南宫鹤老爷子,起来吧。这地上又冷又硬的,可别跪生病了。”夏麟潇和蔼的道。这南宫鹤可是南宫景的亲爷爷,可以拉拢。

  “草民谢过王爷。”南宫鹤站起身,掸了掸衣服上的灰尘,“王爷,请问我孙儿他……怎么样了?”

  你问我我问谁去?夏麟潇翻了个白眼,陆云旗进屋去就把门关上了,根本不给他发问的机会啊,要不然他哪能在这待着?

  “应该死不了。”夏麟潇含糊的说。

  “啊?”南宫鹤大惊失色,“王爷,能不能让草民见见他?求陆云旗放过我孙儿一命吧。”

  你想去?我还想去呢。

  夏麟潇没好气的撇撇嘴,这老家伙真当自己是万能的不成?连陆云旗的霉头都敢触。

  “他死不了的。”夏麟潇不耐烦的道。看陆云旗那样子,能让南宫景死了吗?要是南宫景死了,夏麟潇绝对不怀疑陆云旗会发狂的杀光这些人。

  “可是王爷……”

  “柳南天,今日本王暂且饶你。但日后你若再不约束你的人,莫怪本王翻脸无情。”夏麟潇指着柳南天冷厉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