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陆云旗,你可别后悔!”柳南天怒极,朝南宫鹤一抱拳,“鹤老,还请助我。”

  南宫鹤无奈点头,“好!陆云旗行事狠辣,杀人如麻,今日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他!”

  酷匠。M网◎唯#一正ou版,其:他Id都\-是WD盗i版@;

  “爷爷不要!”南宫景惊叫出声。

  陆云旗看向南宫景,眸光隐晦莫测:南宫景,你果然还是关心我的,还说我们不是朋友?既然如此,那就不做朋友好了,不过你还是逃不掉的。

  南宫鹤看向他,“你怎么了景儿?”

  “爷爷!”南宫景急得快哭了,“不准帮他!柳江那混蛋欺负我,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有人帮我你还要杀他。有这个道理吗?”

  南宫鹤苦涩道,“景儿,一切以大局为重。”

  “爷爷!”南宫景大叫,“不准!”

  “景儿,爷爷已经答应了,难道你要让爷爷失信于人吗?”南宫鹤无奈。

  南宫景快哭了,陆云旗你这混蛋,让你走你还不肯,非要充英雄,到时候死了可别来找我!

  可是……陆云旗……

  柳南天看向南宫鹤,两人对视一眼,然后一齐扑向陆云旗,气势外放,逼得所有人均是呼吸一滞。

  “陆云旗快跑!”南宫景惊叫。

  小混蛋,关心我就直说嘛,我又不会笑话你,何必找那么多理由呢?

  陆云旗心情颇好,于是对南宫鹤也留了一手。他攻击陆云旗就挡,他不攻击陆云旗也绝不还击,倒是对柳南天是发了狠的攻击,一拳一掌都是致命的招数,逼得柳南天连连退后。

  陆云旗这么明显的偏袒和留手,就连当事人南宫鹤都感觉到了,他没有多余的心思,只是感觉到陆云旗的深不可测:他对付柳南天的同时还要应付自己的攻击仍然游刃有余,丝毫不乱,他的武功到底是到了哪一步?却不知是有恃无恐还是真不怕死。

  柳南天急得冷汗直流,陆云旗的进步简直堪称神速啊。三年前陆云旗十九岁时他和陆云旗动手过,可是当时陆云旗还不是他的对手,匆匆三年,陆云旗却以压倒性的实力压制了他。

  要不要这么讽刺啊!

  陆云旗一掌劈出,将柳南天逼退几步,然后欺身上前,斜里劈出一掌,柳南天避无可避,“刷!”的一声抽出长剑来,迎上陆云旗的一掌。陆云旗凌空翻转,一掌拍在剑身上,长剑脱手而飞,柳南天也再次被逼退。

  “老匹夫,终结吧!”

  陆云旗冷冽的声音传出,一抬手接住落下来的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柳南天。

  如此的近距离,再加上陆云旗恐怖的速度,柳南天绝对躲不开,就算是陆云旗想要放他一马,恐怕也免不了要重伤。

  南宫鹤脸色骤变,大喝一声,“陆云旗住手!”

  柳南天一退再退,直到退到人群边,没有了退路。

  “我不能死!”柳南天咬牙,眸子里阴狠的光芒一闪即逝,扑向南宫景。

  “你干什……”南宫景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南天推出去,正撞上陆云旗的剑。

  “嗤!”长剑轻快的穿透肌肤,痛入骨髓,鲜血喷涌而出,染红了衣衫。

  南宫景!!!

  陆云旗瞳孔一缩,脸色骤变,眼看着手中的剑穿透三重薄纱,穿透他的胸口,那一瞬间似乎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景儿!!!”

  南宫鹤嘶声厉叫,一个箭步冲上去,却没等他碰到南宫景,一个黑影却先他一步抱住了南宫景。

  “南宫景?”陆云旗点住他的穴道止血,看着南宫景苍白无力的小脸蛋,胸口闷得生疼。

  “放开景儿!”南宫鹤大叫,却不敢上前,害怕陆云旗会伤害到南宫景。

  柳南天死里逃生,惊出一身冷汗,看着暴怒的南宫鹤,默默的退开。

  陆云旗眸色一厉,“柳南天,还想走么!”

  南宫鹤这时也反应过来是柳南天把南宫景推到了陆云旗的剑上,他气得眼睛都红了,又恨又怒的暴叫道,“柳南天,你还算是人吗?竟然……竟然用我孙儿做挡箭牌!”

  柳南天恨恨道,“这能怪谁?都是他逼的!何况伤了南宫景的可不是我,而是陆云旗!”

  “南宫景!”陆云旗着急的输送内力护住南宫景微弱的心脉,对于掐架的两人理也不理,抱着南宫景消失在天云楼门口。

  “好疼……”南宫景眉头紧皱,痛苦的轻声呻吟,一张小脸皱成一团。

  “南宫景,忍一忍很快就没事了,听话。”陆云旗心疼的安慰。

  “疼……”南宫景痛苦的溢出哭音,睫毛轻颤,一滴眼泪滴落在陆云旗胸口的衣衫上,可是却仿佛落到了心上一样让他难受。

  “南宫景……”陆云旗心疼得发狂,一脚踹开客房的房门,三两步走过去将南宫景放在床榻上,半扶着他的身子,深厚的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到他的体内。

  南宫景,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会伤到你,否则无论如何,我也不会接剑的啊。哪怕那一剑是刺在我身上,也比这种整个世界都摇摇欲坠,像是要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般,那种刻入骨,铭入心的痛要好的多。

  南宫景,我放不下你了,我真的放不下你了。我要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

  “唔……”南宫景轻哼一声,冰冰凉凉的感觉传遍了全身,就连疼痛也渐渐的淡去,好舒服!

  “南宫景,你感觉好些了吗?是不是还很疼?”陆云旗皱着眉心疼的问。

  “疼……”南宫景轻轻呻吟一声,却让陆云旗的心都揪起来了。

  陆云旗急得不行,可偏偏无计可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宫景痛苦的低吟,让陆云旗的心也一次次的跟着他心疼得抽搐起来。

  小混蛋,没事你来凑什么热闹啊?就那么想看我出丑吗?为了报复我,你连自己也不顾了是不是?

  南宫景……景……

  陆云旗捂着胸口,那里传来的疼痛让他也不能忽视,原来……心痛是这种滋味。可是却并不好受。就算是那一剑刺穿了他的身体,他也绝对不会有这种感觉,疼的撕心裂肺,疼到了骨头缝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