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祸水东引

  不过,这样的教训,一个就够了。不需要第二个。也不会再有第二个。他南宫景,依旧是高高在上的南宫家小少爷,谁敢对他不敬,谁敢侮辱他,那他就是绝不原谅的。

  哪怕就是千刀凌迟,也抵不过那罪过。

  南宫景面色苍白的回到南宫家,从此闭门再也没出来过。直到四天后,有人找上门来声讨,南宫景才知道他自己究竟惹了多大的祸。

  柳家,是江湖上势力极大的一个家族。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和南宫家比肩的家族。两个家族建立以来一直不对盘,明里暗里斗了不知道多少次。

  柳江,柳氏家族的这一代的继承人。天赋出众,却贪恋美色,早有言传说他有龙阳癖,但是一直没被证实,直到柳家的人找上门来,这个事实才被确认。

  南宫景也才知道,那天在街上拦住他调戏的那人,竟然会是柳家当代继承人。而柳江,竟然被人挑断了手脚筋,半死不活的送回了柳家。

  这下柳家可是彻底的沸腾了,问清了跟随柳江的随从,这才知道原来和南宫景有关,于是柳家便气势汹汹的上门来要人。

  南宫景可无辜了,他连柳江叫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杀他了。虽然他的确有过这种想法,但是……他有那本事吗?

  “柳江我根本就不认识,我干嘛要杀他啊?你们有病吧?”南宫景冷漠的看着气势汹汹的一众柳家人,不屑的冷哼。

  在南宫家叫什么叫?柳江是陆云旗伤的,有本事找人家报仇去呀。只是九魂作为与星海剑派并立的一正一邪的超一流势力,他们敢去吗?

  九魂算是邪道势力的龙头老大了,不说其他,就是和朝廷有关联这一点,谁敢找他们麻烦?和朝廷作对,皇帝恼羞成怒了,挥师南下,别说柳家,南宫家也要付之一炬。

  所以南宫景根本就不怕。大不了卖了陆云旗,谁让那混蛋说那样的话,再说柳江本来就是他伤的,他好歹应该有一点担当吧。

  这样一想,南宫景更是有恃无恐,嚣张个鸟!有本事到九魂和陆云旗面前去叫啊,本少爷看你们能嚣张多久。

  柳家家主柳南天也不是个善茬,当初可是跟南宫鹤争夺武林盟主的第一人选,只不过是后来失败了而已。

  江湖三大巨头,第一个是星海剑派的掌门人刘苍,第二个就是南宫鹤了,第三个就是柳南天。三大巨头都是超一流高手,可是唯一能与九魂并立的也就只有星海剑派了。

  一个原因是因为南宫家族和柳氏家族不够强盛,另外也没有足够强大的后台。

  然九魂能够统领邪道,那是有足够的实力的。

  第一,他有一个很强硬的后台,那就是南明国。第二,他们的总体实力够强,一流高手都有十几个,能不强吗?第三,他们的头头,九魂之主陆云旗,是三大巨头之下第一人,一流顶尖高手。

  而且人家胜在年轻,不像三大巨头都已经是花甲之年了,人家可才及冠。等到三大巨头入了土,那江湖还不是唯九魂独尊。

  柳南天冷哼一声,“你当我是聋了还是瞎了?我儿的随从亲耳听见你要杀了我儿,丢到河里喂鱼。你可有说过这话?”

  “说过。”南宫景轻轻点头,“柳江当街侮辱我,我气愤之下不管说出什么都是情有可原的对吧?何况柳老爷子,小侄并没有伤柳江的实力,这点大家都是知道的,不是吗?”

  南宫鹤皱眉,“景儿,你说柳江当街侮辱你?”

  南宫景的一个随从不满的叫道,“老爷,事情是这样的。那天少爷出去吃饭,就被人当街调戏。少爷当时很恼怒,可是却没想到天云楼的人横插一杠,把少爷带走了不说,连柳公子也给带走了。”

  南宫景赞许的看了眼那个随从,平时就他最听自己的话了,没想到这关键时刻竟然还能帮到自己。不过就这样把这顶帽子扣给了陆云旗,南宫景还是有些愧疚的。

  虽说人是九魂伤的,可是似乎是因为他陆云旗才会把那人给彻底废了。

  要说不愧疚,南宫景还做不到那么脸皮厚。

  “什么!”南宫鹤一声厉喝,听到有人调戏自己最疼爱的孙儿,他如何不怒?他看向南宫景,“景儿,这是真的?”

  南宫景委屈的点头,“是真的,爷爷。您也知道我武功差得要命,怎么可能会是柳公子的对手呢。”

  看到南宫景委屈得红了眼睛,南宫鹤更是怒火,拍案而起,怒视柳南天,“柳南天,你还有什么话说?!别说今日柳江没死,就算死了,我也绝不道歉。要是我在场,我也非要杀了他不可!”

  柳南天素来是知道自家儿子的德行的,可是此时被南宫景这样说出来,也觉得有些无奈和尴尬,“小儿虽是有错在先,可是无论如何景贤侄没事,那就罪不至死。老朽先前多有不恭,鹤老见谅。”

  “哼!只要我南宫鹤还没死,就没人能欺辱我孙儿。别说他是什么柳家继承人,就是皇亲国戚,我也绝不轻饶。”

  柳南天苦涩道,“小儿是多有不敬,鹤老莫要跟他一般见识。”

  “柳老爷子,虽然柳江不是我伤的,但是他受伤我也很愧疚。但是我知道伤他的幕后人是谁。”南宫景一脸诚恳的道。

  那个随从张大了嘴巴,不是吧?他们少爷要做什么?那天他不是还说要请人家吃饭的吗?怎么这会就……

  “谁!”柳南天眸子一厉,阴沉道。

  (看正V版+章}D节g上….酷E匠.网|y

  “那人说他叫陆云旗,还说什么柳江在天云楼门口闹事,是对什么九魂不尊敬。所以才以示警戒。”南宫景脸不红气不喘的为陆云旗拉着柳氏家族的仇恨值。

  “九魂之首陆云旗!”此话一出,不仅柳南天,就连南宫鹤与大堂中所有人,都齐齐变了脸色。

  “景儿,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没听错?”南宫鹤问。

  “要是他没有说谎的话,应该是真的吧。我还听其他人叫他什么混蛋……哦!不对。是魂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