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看南宫少爷挺好的啊,起码对魂主挺好的。”

  “那叫表象!”陆攸宁气的不行,走来走去的转圈,最后停住脚步,“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那个人真的对堂哥不利怎么办?”

  魑愣愣的看着陆攸宁跑上楼,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喃喃轻语,“他是叫魂主……堂哥?我没听错吧?”

  陆云旗轻手轻脚的把南宫景放在床榻上,然后帮他盖好被子,看着他安静的睡颜,心下不由得柔软了些。

  南宫景拉着他的袖子还不肯放开,但是眼睛已经闭上了,粉嫩的唇瓣微微撅着,那模样竟透着说不出的可爱。

  陆云旗心中一热,坐在床边俯下身子,看着他性感的双唇,从来没有哪一刻会觉得南宫景长得如此漂亮。

  他不由自主的倾身,吻住那粉嫩的唇瓣。果然比想象中的要柔软,甜美得多。他轻轻舔吮着南宫景的唇,然后撬开贝齿,舌头灵活的钻进他的嘴里,吸吮住那柔软的舌儿。

  “唔……”南宫景轻轻的呻吟一声,睫毛微微颤动,睁开眼睛看着含住自己唇瓣的陆云旗,大眼睛里满是迷茫,难耐的扭动着身子。

  陆云旗皱眉,一只手固定住他扭动的腰,步步紧逼的加深了这个吻。

  南宫景脑子一锅浆糊,还没反应过来他在干什么,眨巴眨巴大眼睛,也不拒绝,任由他亲吻着自己。直到极度缺氧呼吸困难,南宫景以为自己快要被憋死的时候,陆云旗才意犹未尽的放过他。

  “嗯?”陆云旗眉头一皱,猛然转头看向门外。外面有人?!

  看到他就要抽身离去,南宫景手一伸,勾住他的脖子又把他拉回刚才的位置,然后支起身子,张嘴咬住陆云旗的双唇,疼的陆云旗皱着眉闷哼一声,却没舍得放开他,一只手搂住他的腰一只手扣住他的小脑袋,狠狠的吻下去。

  这个小混蛋,自己好不容易才下决心放过他,结果他却自己送上门来勾引他,此时他还不要那对得起他自己吗?

  “呜呜……”南宫景挣扎起来,他明明是报复好吧?可是怎么感觉像是赔了自己又折吻?他吃亏了?!

  陆云旗手上用力,疼的南宫景皱着眉死命的挣扎,像是一条垂死的鱼的不甘心。

  /H酷i*匠W网首H发}

  陆云旗放开他,平缓了呼吸后才又看向他,伸手抹了抹唇上的血迹,有些无奈,“南宫景,你属狗的吗?”

  南宫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眼睛迷蒙,双颊绯红,竟是格外的邪魅诱惑,看的陆云旗下腹一热,竟险些把持不住的扑上去把他拆卸入腹。

  “你咬我我就咬你。”南宫景只留下一个脑袋留在外面,用被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看着陆云旗,噘着嘴巴哼哼道。

  看着南宫景被自己亲吻得红肿的唇瓣,陆云旗忍不住笑起来,“这是狗才这么做的。难道你是小狗吗?”

  “你才是小狗!”南宫景不满的叫道。

  陆云旗摸着仿若蜂蛰一样酥酥麻麻的唇,又看了眼南宫景还沾着些殷红血迹的唇,整个人显得越发的魅惑,忽觉心里燥热得厉害。

  “南宫景……”

  “嗯?”南宫景抬头,忽然一张脸放大在眼前,还没出口的话再次被堵住。

  好吧,他又被吻了。

  陆云旗的唇好软。这是南宫景此时唯一的想法,这个死妖孽长得这么好看,就连吻技也这么好啊。

  但是……但是他现在更加需要氧气啊。

  “唔……唔唔……”南宫景又开始挣扎,他又没有做错什么事,陆云旗干嘛老是咬他啊?虽然……虽然那种感觉真的很不错。

  该死的!他第一次那么动情的去吻一个人,被咬了还不说,竟然那么推拒他。这让陆云旗大受打击,连人带被的抱进怀里,手滑进被子里,抓住南宫景纤细的身子,轻易的解开他的外衣,探进中衣里,手指一挑,解开中衣带子,正准备解开最后一道防线时,门外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嗯?攸宁?”陆云旗皱眉,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他放开南宫景沦陷的唇瓣,再次用被子把他裹好,有些无奈。

  南宫景喘着气,“欲求不满”的瞪着陆云旗,十分的不悦,“陆云旗,你就是故意的。我恨死你了!”

  陆云旗皱眉,“你又闹什么呢?”

  “谁让你咬我的?”南宫景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我才不想就这么憋着,憋坏了怎么办?你说怎么办?”

  “……”陆云旗难得的红了脸,看着南宫景身下的小帐篷,苦笑不已。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可也不比他的小啊,难道他想忍着?要不是刚才陆攸宁提醒他,他可能已经把他就地正法了。

  可是……

  可是南宫景的身份……

  他倒也不是忌惮南宫家族,能让他忌惮的人还真没有几个,但……

  陆云旗纠结不已,南宫景这人精真是害人不浅啊。

  南宫景不满的嚷嚷,“我要去春和院,这天云楼不能呆了。真是气死我了。”

  春和院?本来这也没什么,他平时有了欲望不也是去春和院发泄的吗?只是此话一出,陆云旗却沉了脸,有些阴沉的看着他。

  陆云旗看着南宫景翻身下床,不知为何,一股火腾的燃烧起来,一把抓住南宫景的手腕,眼睛一眯,声音不觉冷厉起来,“你敢去试试看!”

  “陆云旗你这混蛋!”南宫景大叫,“你自己干的好事,你不管我也就算了,还不让……呜呜呜……我恨死你了陆云旗!”

  “好了,别闹。”陆云旗叹了口气,轻声安慰。

  “呜呜呜……你就知道欺负我……陆云旗我讨厌你,我恨你,呜呜……”南宫景蹲下身子抱着双膝大哭起来。

  “南宫景……”陆云旗眉头紧皱,“不闹了好不好?我向你道歉?”

  “不!!”南宫景大哭大叫,“我不会原谅你的。”

  陆云旗沉下脸,“南宫景,适可而止!”

  “呜……”南宫景咬着下唇,抬起泪眼看他,无辜又带着委屈的眼神看得陆云旗心神一震,差点沦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