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云旗邪笑,“吸干倒是不太可能,不过吸点血还是有可能的。”

  南宫景瘪着嘴,“那我让人回去取银子。”说完就要起身出去,被陆云旗抓住手,拉他坐下,“行了吧。你还当真了不成?知道你是个不长记性的,我还能指望你?”

  “你什么意思啊?”南宫景不满的撅着小嘴,“我有你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吗?好歹我也算是琴棋书画,经史子集样样精通了。考个状元绝对不成问题。”

  陆云旗失笑,“是。你琴棋书画经史子集样样精通,是个大才子行了不?”就这么点事儿还斤斤计较,真是个小孩子脾气。

  一众杀手看着自家魂主的笑容,差点没被雷死。好嘛,他们冷血得没有一点人情味儿的魂主,竟然也笑了。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陆云旗身边坐着也不安分的南宫景,都带着疑惑:这人是谁?怎么对魂主这么没礼貌?

  陆云旗当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也丝毫没注意到自己的心情越来越好,唇边的笑容也越来越大。

  只是逗逗这呆呆的小家伙,也让他的心情好了不少。

  当然这请客是不可能真让南宫景出钱的,就算他愿意陆云旗也不愿意啊。这可是在他陆云旗的地盘上,让别人请他吃饭,这说出去了还以为他陆云旗有多么爱财,连这啥也不懂的小屁孩都坑呢。

  只是南宫景招架不住那些劝酒的人,自己也忍不住喝了几杯,结果就对这里的好酒上了瘾,越喝越多,最后直接给喝趴下了。

  陆云旗无奈的翻个白眼,心想就这货的酒量还敢跟他们九魂的人拼酒,这不是自找苦吃吗?何况是那么多人一起招呼,他能吃得消吗?

  喝酒没什么,喝多了也没什么,只是喝酒了喝多了可别发酒疯就行,不然有多少面子都给丢光了。

  不过陆云旗担心的事情好像就快发生了。

  看着拉住自己的袖子一个劲儿的撒娇的南宫景,陆云旗有些无力,很想甩开他,然而看到他迷蒙的大眼睛,却无论如何也下不去手。

  好吧,他承认,他是有些舍不得了。他是从来不会躲避自己的情绪和感情的。

  “南宫景,松手。”陆云旗无奈的叫着他。

  “不!不要。我还要喝酒,嘿嘿!你这里的酒真好喝,我还想要……”南宫景噘着嘴巴,仰着脑袋,努力睁大了泛着潋滟水光的迷茫的大眼睛看着陆云旗。

  “还喝?都醉成这样了还想喝?”陆云旗没好气道。

  “没,没醉。”南宫景拉着他的手左右摇摆,十足的撒娇模样,“我还想喝……”

  “改天再喝。”陆云旗皱着眉头,轻声道。

  “改天?”南宫景眨眨一双秋水盈盈的眼眸,问。

  “嗯。”陆云旗无奈。

  南宫景咧咧嘴巴,“陆云旗,你真好。以后我就跟你混了。还有好酒……”

  “……”陆云旗哭笑不得。他真想问一句,你是酒鬼吗?为了喝酒连自己都卖了。

  南宫景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又端起桌子上的酒杯喝了一口,柔软红润的唇沾上了透明的酒,像是初绽的带露的花瓣儿。

  陆云旗有些发愣,吞了下口水,看着他粉嫩柔软的唇瓣,一股燥热瞬间遍布全身,他低头细细的描摹南宫景精致如画的五官,唇不由自主的贴上去。

  Il酷.!匠w}网u、正}版k}首K(发4

  南宫景眨眨大眼睛,迷茫的看着陆云旗,忽然咧嘴,伸手就勾住他的脖子笑了起来,“陆云旗,你长得真好看。”

  陆云旗猛地僵住身子,看着近在咫尺的小脸,竟有些恍惚。天!他这是要干什么?陆云旗慌忙挣脱他,第一次竟有些不知所措,微微红了脸,有几分懊悔,“你喝多了,我让人送你去休息。”

  差点他就把持不住了。陆云旗一身冷汗,南宫景对他的自制力差的要命,可是自己对他,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他会被自己的一个笑容就给魅惑,可是自己却被他一个无意的动作就给挑起了欲火。

  “不要。”南宫景被他挣脱后又不甘心的拉住他的袖子,像是怕他跑掉一样。

  “别闹。”陆云旗皱眉。

  “我跟你一起。我说了跟你混的。”南宫景不依不饶。

  “好好好。先放手。”陆云旗皱着眉,无奈的妥协。

  “不放。”南宫景抓住他的手臂蹭了蹭,像只贪恋温暖的猫儿,脸上是满足的笑。

  不知怎么,陆云旗突然就不忍心了。暗自叹了口气,不放就不放吧,抓一下又不会有什么。

  陆云旗无奈的摇摇头,将他打横抱起。怎么一个大男人还这么轻?像是几辈子没吃饱饭一样一点重量都没有。

  陆云旗和南宫景的离席并没有人在意,因为他们都已经喝高了,还管他谁是谁。

  不过他们俩刚走,陆攸宁后脚就找来了,扫视了一圈没发现陆云旗的身影,眉头皱了起来,找来了魑问道,“魂主去哪里了?”

  “啊?”魑一愣,然后也看了一眼四周,随后笑了笑道,“南宫少爷喝多了,可能是魂主送他去休息了也不一定呢。他们是朋友嘛,不奇怪。”其实说不奇怪那都是违心的话,第一次看见魂主那么纵容关心一个人,他们怎么可能会不奇怪?只是以他们的身份却没资格过问那么多。

  “什么?”陆攸宁一惊,怒斥,“那个人你们清楚他了解他吗?万一他对魂主不利怎么办?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怎么一点都不知道长个心眼。”他指着魑恨恨的叫。

  “……”魑愣住,“不会吧。南宫少爷那点子功夫连我都打不过,更别说魂主了。”

  “人心难测!人心,你懂吗?”陆攸宁大叫。

  “魍,怎么你对南宫少爷很有成见啊?”魑问道。

  “谁对他有成见啊?他也配吗?!”陆攸宁不屑。

  “可是我看南宫少爷挺好的啊,起码对魂主挺好的。”

  “那叫表象!”陆攸宁气的不行,走来走去的转圈,最后停住脚步,“不行!我得去看看,万一那个人真的对堂哥不利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