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小爷竟然被调戏了

  “相思病?你又在胡说什么?你的医术没见进步,胡诌的本领倒是见长。”陆云旗冷笑道。

  “难道魂主最近没有想南宫家的小少爷吗?那为什么老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笑,还总是心不在焉。”魑表示怀疑。

  陆云旗没否认,“我是想过他不错,可是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这个呢,其中的关系就大了。”魑一本正经道,“因为会经常想一个人,想到他就觉得很甜蜜,心里很满足,会不由自主的想笑。综合这个症状来看,魂主你就是得了相思病了。”

  陆云旗咬牙,“我是经常想他,可是想到他没有甜蜜,也没有想笑!更没有满足。有的只是被那个混蛋气的想杀人的烦躁!”

  “哎呀!大事不妙啊!魂主你的相思病还不简单。可能是因为爱之深恨之切,所以才会觉得与众不同。”

  “爱?!”陆云旗声线陡然升高,“卫龙,我看你是找死吧!执行完任务连长幼尊卑都给忘了?!”

  看到陆云旗瞬间翻脸不认人,魑很识趣的闭嘴不语。

  魍可不管他,“相思病是怎么回事?不是说两厢情愿的爱人才会相思吗?你和那个什么南宫家的小少爷又是怎么一回事?”

  “攸宁,别胡闹!”陆云旗冷声喝道。

  “你不说我就要闹!”

  陆云旗无奈,“只是朋友而已。”

  }最新@章pu节上(b酷匠.网

  “朋友?朋友那叫思念不叫相思,魑你用词不当!”魍很愤怒的指责他。

  陆云旗这才松了口气。要是陆攸宁真的闹起来,那他别想得安宁了。

  和南宫景那混蛋一模一样,闹起来都让人头疼。

  奇怪!怎么老是想起他?

  陆云旗有些烦躁,不耐烦的道,“魑,你留下来处理后续,不管怎样,先把东西拿到手再说。其余人,撤。”

  魑苦着脸,好吧,他嘴贱了。魍开头的话题他也不应该接嘴的啊。

  陆云旗留下两队九魂杀手给他,然后自己带着其他人很快的从这血腥味弥漫的地方撤退了。

  一行人回到了南明国。本来是要会九魂总部的,陆云旗说这边还有事没办完,于是他的手下又不得不跟着他往南明国这边跑。

  他说的话就是承诺。他代表了九魂,他的面子就是九魂的面子,当然算是公事了。

  陆云旗心安理得的想着。

  南宫景鄙视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纨绔子弟,心中冷笑不已:我操!在南明国竟然会有人不长眼来惹他?真是他妈的找死!

  而对方显然不是南明国的人,而且也不知道南宫景的身份,要不然就算是几国中南宫家的名号也是响当当的,谁敢不带眼睛的得罪他?

  “小美人,相请不如偶遇,不知道在下有没有荣幸与小美人共饮一杯?”对方色眯眯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南宫景绝美的面容,笑的狠欠揍。

  南宫景不由得咬牙。小美人?是在说他吗?南宫景愣了之后才反应过来,小爷这是被人调戏了?

  “你这王八蛋,敢调戏你家小爷,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你!”南宫景愤怒的大吼。

  “小美人,别这样嘛,生气多不好啊。”对方依旧笑嘻嘻的,甚至有几分猥琐。

  南宫景气的想杀人,“你再啰嗦一句,小爷我就宰了你这只王八!”

  丢人啊!他堂堂南宫家小少爷,竟然被人调戏了啊。他能不气愤吗?

  “啧啧!脾气这么暴躁可是不好的。”他笑起来,目光是赤裸裸的调戏,毫不掩饰。

  南宫景气闷。他这是踩了狗屎了是不是,出个门吃了饭都要被人当街拦住调戏,偏偏他还脑子抽风的不带家将,这不是自找的吗?

  不过这下却引来很多人围观。身为南宫家少爷,自然是人尽皆知的,所以有人便对那人指指点点的笑话起来。

  “这人是谁啊?竟敢找南宫少爷的麻烦?”

  “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他肯定死的很惨。”

  “我看是死无全尸吧。得罪南宫少爷,那还不得被五马分尸,千刀凌迟啊。”

  那人不慌不忙,“原来你姓南宫。那就好了,在下也算是名门望族,配你是足够了。这可真是天作之合,门当户对的啊。”

  南宫景暴怒的大叫,“天作你妹的!还门当户对?也不看看你那副德行,还想配你家小爷我?撒泡尿照照吧。”

  天云楼的第三层雅间。

  “外面什么事这么吵?”陆云旗把玩着手里的酒杯,皱着眉头问道。

  “魂主,有人在门口闹事。”天云楼老板恭敬道。

  “闹事闹到天云楼门口来了,你们是吃干饭的?这是对九魂的不尊重!”陆云旗冷着脸厉声道。

  “魂主息怒。”他一怔,然后迅速道,“属下这就派人去打发他们。”

  魍斜眼看着老板,“你不知道魂主喜欢清静吗?还让那些人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赶快去解决了。”

  “是。”他点头,然后转身出去吩咐了一声,又推门进来,“魂主,已经吩咐了。”

  陆云旗没理他,只是淡淡的喝着小酒,放松着心神。

  怎么那个声音听着那么熟悉呢?感觉好像在哪里听过。

  不一会一个小厮推门进来报告,“老板,对方是南宫家的小少爷。他不肯听劝。还说非要把那人碎尸万段,不然就不走了。”

  “什么?我亲自去。”老板一听对方是南宫景,顿时脸色一沉,连道。他们魂主都下命令了,什么南宫少爷,也敢跟他们魂主对着干,难道南宫家是想自取灭亡?

  陆云旗却耳尖的听到南宫家的小少爷这几个字,轻轻地皱了皱眉,难怪!他说怎么那个声音那么熟悉呢,原来还真是熟人。

  “站住。”陆云旗冷冷的喝令住老板,起身走到窗户边打开木窗,就看到南宫景一脸愤怒的对一个年轻男子又吼又骂,还说什么“敢调戏你家小爷,死不足惜”之类的话。

  陆云旗蹙眉,心里一团莫名的火升起,调戏?!他确定他没听错,以他的功力,要听清根本不难,何况距离也不远。他沉下脸,浑身冷气“嗖嗖嗖”的直冒,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生气的原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