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有种病叫相思病

  “魑,派人跟着他。很有可能他已经被人盯上了。注意保护好他的安全。”陆云旗淡淡的吩咐。

  “是,魂主。”魑点头。

  “对了,以后每天的茶糕送一份去南宫家。”

  更7I新/n最快上,酷8匠1/网、i

  “……”魑无言。他确定他没有听错,他们魂主亲自吩咐了,每天的茶糕送一份去南宫家。那人就是南宫家的咯。

  可是……他就算再是南宫家的人,至于让魂主你这么上心吗?魑在心里疯狂吐槽。

  “走吧。”陆云旗又恢复的淡漠的神色,看了眼南宫景离开的方向,淡淡道。

  南宫景,既然你说了要做朋友,我就成全你好了。让我看看你这个朋友,到底能够为了朋友做到哪一步。

  半个月过去了。

  南宫景出门的时间越来越少,可是去天云楼光顾的时间却越来越多。只要一出门,目标就是天云楼。

  因为不仅可以打听陆云旗的消息,吃饭还不要钱。

  肯定是陆云旗吩咐的。不用说南宫景也知道。

  可是为什么吃了十八年的美味的菜饭,吃着吃着就没了胃口呢?

  南宫景百思不得其解。

  最近就连春和院都懒得去了,是不是真的变懒了啊?吃饭没胃口不说,好嘛,连那方面的欲望也消停了。

  这还是个正常的男人的生活吗?以前他三天不去春和院就浑身不舒服,现在去了春和院浑身不舒服三天。这叫什么事儿啊?特别是那脂粉味,难闻死了,哪有陆云旗身上的那股清雅淡然的味道好闻?

  呃!莫名其妙的,说他干嘛?南宫景甩甩脑袋。

  身后的家将看着自家小少爷失神的漫游着,不知道要去哪里,好言出声提醒他,“小少爷,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去哪儿?”南宫景回过神,问道,“对啊!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身后的家将很无语的看着自家小少爷。他们怎么没发现这半个月以来他们小少爷好像变傻了好多。

  “去天云楼。”南宫景很快就找到了答案,往天云楼出发。

  东启国雷州。

  面对着血腥味弥漫的院子和堆积如山的尸体,陆云旗抬手擦去剑身上的血迹,脸色没有丝毫变化,依旧淡漠如冰。

  “魂主,一个不留。我们要找的东西不在。”一个黑衣妩媚的女子对陆云旗道。

  “魅,都找过了?”陆云旗皱着眉头,还挺狡猾的,捉迷藏吗?不过,这招对他来说可没用。

  “都找过了。没有。”被称作魅的黑衣女子点头。

  陆云旗悠悠的吐了口气,声音冷厉,“那就掘地三尺。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

  魅一怔,然后点头。

  “魂主,朝廷那边我们已经联系上了,他们最近会封锁住雷州的所有出口,助我们拿到那样东西。”

  魑无声的出现在陆云旗的身后,冷冷的报告着成果。

  “很好。他有没有提什么条件?”陆云旗满意的点头。

  “没有。他说只要是魂主想要的东西,尽管放手去搏,他会为魂主解决一切后顾之忧。”魑恭敬道。

  “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陆云旗叹了口气,有些无奈。

  “他也是为魂主好。毕竟江湖还是太黑暗了,有朝廷做后盾还是好的。”

  陆云旗怔了一下,这话他似乎也说过吧?江湖黑暗,不适合那个天真的小混蛋。陆云旗苦笑摇头,奇怪!怎么莫名其妙的想起他来了?

  看到陆云旗忽然笑起来,魑有些莫名其妙,魂主这是在莫名其妙的笑什么呢?

  “魂主?”魑试探着问。

  “嗯?”陆云旗回过神,眉头一挑。

  “我们该走了。”

  这时一个黑衣男子嬉笑道,“魂主,这次任务完成得这么快,请大家伙吃一顿呗。好久没有那么痛快的杀人了,还是那么多人。”

  “魍,你还是滚回九魂宫守大门去吧。”听到黑衣男子的话,魑不由得戏谑。

  “去你的!我就想让魂主请客。山珍海味不说,还有好酒。”魍嬉笑道。

  每次执行完任务,他们都会有一些放松的节目,比如喝花酒,逛窑子什么的。只是陆云旗从来不参加。

  “想吃饭?没问题。”陆云旗唇角轻轻勾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弧度,“去南明国,那里有人请客。”

  南宫景不是说他回去之后他就请客吗?那就请他们九魂宫的人吧。奇怪!怎么莫名其妙的又想起他来?陆云旗苦笑不已,看来被那家伙荼毒了几天的耳朵之后,好不容易安静下来反而不习惯了。

  习惯????

  陆云旗一惊。他从来不会有什么习惯的,为的就是不让自己有弱点留给敌人。他都是随遇而安,见招拆招,可是为什么听不到那家伙的唠叨,总觉得好像少了什么似的。

  心里空落落的,有一个地方生长出寂寞的枝芽。

  “魂主,你这几天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感觉好像魂儿都飞了。”魍奇怪道。

  也就只有他,敢在魂主面前这么放肆的说话了。魑无奈摇头。咦!不对!还有一个人!南明国的南宫家小少爷!

  哦!难怪魂主说要去南明国,有人请客吃饭,不就是南宫家小少爷吗?真是的!他怎么忘了这个茬?

  “魂主心不在焉,是因为生病了呢。”有了魍开头的戏谑,魑也跟着瞎起哄了。

  反正只要是魍开头的话题,他们接嘴就不会被罚。也不知道为什么魂主那么重视魍,还这么纵容。虽说魍的确是个人才,但是九魂的人才绝对不在少数。

  陆云旗眉头一挑,“本座什么时候生病了?”

  “对啊!我怎么也不知道?”魍着急的问。

  “魂主的病,还是疑难杂症哦。”魑为难的摇头。

  陆云旗眼睛一眯,带着威胁的看向他。敢吊他胃口,这家伙该收拾了!

  魑连忙举手投降,“其实也不是疑难杂症,就是相思病而已啦。”

  “相思病?你又在胡说什么?你的医术没见进步,胡诌的本领倒是见长。”陆云旗冷笑道。

  “难道魂主最近没有想南宫家的小少爷吗?那为什么老是一个人莫名其妙的笑,还总是心不在焉。”魑表示怀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