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风流不改

  “九魂主。很奇怪吗?你不是应该早就猜到了吗?”陆云旗有些奇怪的看着他。

  南宫景大吼,“没事我干嘛要猜你的身份啊!”

  “……”陆云旗无言。

  “好吧。看来是我高估你的智商了。”陆云旗悠悠的喝了口茶水,淡然道。

  “你!陆云旗,你的嘴巴能不能不要那么损啊!”南宫景气急败坏的大叫。

  “吃完了?吃完了我就该走了。”陆云旗瞥眼他,道。

  南宫景一愣,低头狂吃,“没有。我没吃完。”

  “……”刚才谁说的撑不下去了?现在又像只猪一样狂吃?也不怕撑死!

  果然,过了一会儿他可怜兮兮的抬头,“好饱。”

  陆云旗忍俊不禁,“活该你!也不怕撑死。”

  南宫景呆呆的愣住了,看着那张风华绝代的脸上展开的笑容,竟有些头脑发热,脱口而出的竟是句,“真好看。”

  qZ酷`匠e网,t唯}一%正|}版,sD其他HL都|z是…盗"g版L

  “……”陆云旗脸上的笑容僵住,嘴角抽搐。

  他这算是被人调戏了吗?

  南宫景好半天会回过神,“你笑起来真好看,能不能再笑一次?”

  陆云旗脸色发黑,“南宫景,你找死是不是!”

  “我实话实说。”南宫景大叫一声,抱着脑袋。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同样是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魂主,那边传消息过来了。”

  “知道了。”陆云旗不耐烦的道,“过去。”然后丢下南宫景,抬脚就往外走。

  南宫景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手,“你这就要走了?”

  陆云旗眉头一挑,看着自己被他握住的手,眸中划过一抹异样的神色。

  那个黑衣男子脸色一冷,随即带着几分佩服的看着南宫景:真有胆量!竟然敢抓他们的魂主大人?还没被拉下去杖毙,太神奇了。

  “我要走了。”陆云旗淡淡的吐出几个字。

  南宫景有些尴尬,“我刚才出门急,忘了带钱。”

  “……”他没记错的话某人说的是他请客是吧?结果到头来这人说没带钱?是想在他们天云楼吃霸王餐吗?

  陆云旗苦笑,“魑,去吩咐一声。”天云楼是九魂下的产业,的确只要吩咐一声。

  “是。”黑衣男子点头。只是看到陆云旗唇边的笑意有点发呆。这是他的魂主没错吧?这是他们冷血无情,杀人如麻,冷厉狠酷,没有一丝人情味的魂主没错吧?

  可是他竟然笑了?他竟然笑了啊!还是对一个男人笑了?虽然那个男人长的眉清目秀,甚至可以说是清秀,但是再怎么说……他是个男人啊!

  他们高贵冷傲的魂主,就这么对一个人笑了!

  他多看了眼南宫景,然后才推门出去。

  “松手!”陆云旗冷眼看着南宫景。

  “不。”南宫景摇头,耍赖的道,“我怕你卖了我。”

  “你不值钱。”陆云旗真想一巴掌把他从窗口扇下去。

  “你才不值钱呢!陆云旗,你这个混蛋!给你几分颜色就想开染坊了啊!”南宫景一听可就炸毛了,他堂堂南宫家小少爷,最起码也价值连城!这个该死的竟然说他不值钱?太可恶了!

  这一声吼恰好让回来的魑听到,面部僵硬的站在门口。

  他没听错吧?那个男人说他们魂主不值钱也就罢了。竟然还……还骂他们魂主是混蛋?可是魂主的反应……

  “南宫景,你得寸进尺了!”陆云旗沉着脸警告。

  好吧!真的没有愤怒的大吼大叫,然后让人宰了他。魑惊讶的看着陆云旗的反应。

  真是个奇迹啊!

  魑真诚的喟叹。

  “魂主,一切搞定了。”

  “可以松手了吧?”陆云旗无奈的看着南宫景。

  “你什么时候会回来?”

  南宫景很识趣的松手,然后又抬头问道。

  “不知道。也许几天,几月,几年,也许一辈子也不回来了。”陆云旗皱眉。

  “什么?不回来了!”南宫景大叫起来,“陆云旗,你这混蛋!你敢不回来!”

  陆云旗刚刚缓和的脸色又沉了,“南宫景!!”

  魑倒是没有注意到南宫景的称谓,但是南宫景的话却被他抓住了话柄。敢不回来?这人和魂主什么关系?怎么一副被抛弃的怨妇似的?

  南宫景瘪瘪嘴,“你这没良心的混蛋!滚!滚了就别回来了!亏我还舍不得你。你的良心让狗吃了!”

  舍不得???

  魑眼角抽搐,这人没病吧,敢对他们魂主大人说舍不得什么的?难道是想作死?

  陆云旗无奈得头疼,“南宫景,你别无理取闹行不行?”

  魂主你不理会不就行了吗?管他无不无理取闹,走了就是!管那么多干嘛?

  “我哪有啊?陆云旗,明明是你忘恩负义嘛。”南宫景吸了吸鼻子,又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了。

  陆云旗忽而有些心疼和不舍,“好了。办完事就回来。整天像个女人一样哭哭啼啼的,也不嫌丢人!”

  南宫景破涕为笑,“你说的啊,一定要回来。下次我请你吃饭。”

  陆云旗翻了个白眼,嗤笑道,“又是我结账?”

  “呃……这次是意外。你别那么小气行不行?”南宫景尴尬的挠挠头。

  “好。一言为定。”陆云旗忍不住笑起来。

  “没问题。”南宫景又呆了,这个死妖孽长的好看就算了,要不要这么明目张胆的出来勾引人啊。不过这次他很快就回过神,拍着胸脯保证。

  这个笑把他身后的魑雷得不轻。他们的魂主又笑了,他没看错吧?又笑了!是的。是又笑了。第二次了啊。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啊?

  说是朋友吧,总感觉多了几分亲切。说是合作的盟友吧,又少了几分疏离淡漠。魂主啊魂主,这人到底是谁啊,有那么大的魅力,你已经为他笑了两次了啊。

  可怜的魑还不知道,陆云旗已经对他笑了很多次了呢。

  “我们走了。你回家吧。”陆云旗叹了口气道。

  “不!我去春和院。”

  “……”陆云旗无语。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

  “随你吧。”

  然后南宫景就丢下他们俩自己一个人先走了。

  “魑,派人跟着他。很有可能他已经被人盯上了。注意保护好他的安全。”陆云旗淡淡的吩咐。

  “是,魂主。”魑点头。

  “对了,以后每天的茶糕送一份去南宫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